人文地理/去丽江,看什么?

星球研究所 2020-05-14 17:08 30427


这里是风景聚集地。巍峨屹立的玉龙雪山近在咫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水肆意奔流。

触手可及的玉龙雪山 | 图片来源@VCG

这里是时光穿梭机。曲径通幽处回荡着流水叮咚,青瓦白墙间流露出典雅质朴。每走一步都带有时光的印记,仿佛穿越古今。

丽江古城中幽静的街巷 | 摄影师@刘剑伟

 

仅2018年间,慕名来此的人们就超过4600万。

然而,嘈杂喧嚣的酒吧、千篇一律的商铺,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让大多数人难以再看清这座小城最原本的色彩。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丽江的“本色”?故事要从一场洪荒之力讲起。

 01 

江山本色

丽江位于云南省西北部,与昆明相距近350千米,深居内陆,远离繁华。虽然偏居一隅,但一股洪荒之力早已注入其中。

这是一股源于大地的力量。

数千万年前,印度洋板块与亚欧板块持续推挤、对抗,在青藏高原东部、云南省西部,地表褶皱、高山隆起,一列列巨型山脉就此诞生。它们纵贯南北、横断东西,人称横断山脉。

丽江位置示意 | 制图@陈志浩&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而丽江,便坐落其间。

这里超过5000米的山峰就有13座之多。其中万峰之巅属玉龙雪山主峰扇子陡。它是全境最高峰,海拔5596米。而海拔最低的华坪县塘坝河口却仅有1015米,相较之下,高差足足有4581米。

多样的地形、悬殊的高差,自然的伟力即将在大地之上,塑造出一系列极其迥异的自然景观,也塑造出一个万千色彩的丽江。

丽江地形图,老君山、玉龙山、绵绵山三列山脉从西到东依次耸立 | 制图@陈志浩&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群峰之巅,是纯净的雪山白。

最高的玉龙山脉,十多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连绵排列,守护着这片土地。其地处北纬27°,是整个亚洲最靠南的雪山。

这些山峰形态尖锐而崎岖,是古冰川雕刻打磨的杰作。而至今仍留存的10余条现代冰川,如白色玉龙一般,在山谷间蜿蜒曲折,庄严而肃穆。

请横屏观看,丽江境内连绵的群山,近处为玉龙雪山 | 摄影师@崔永江

但每到日升日落之时,温柔的日光映照山巅,清冷的纯白被染成金黄,冷峻的高山似乎也多了一些温柔的色彩。

从黑龙潭遥望日照金山 | 摄影师@熊伟

由顶峰向下,山坡之上,则是一片葱郁。

每逢夏秋季,西南季风带来的水汽在群山间汇聚,形成降雨。有降雨滋润的山坡,植被茂密、遮天蔽日。远远看去,绿色铺满山坡,白色装饰峰顶,一山之上如有四季。

玉龙雪山的云杉坪,一席翠绿 | 摄影师@姜轲

四季轮回中,红的山茶、五颜六色的杜鹃、紫的格桑渐次开放,把葱郁的山坡涂抹成不同的色彩。

正如著名植物学家约瑟夫·洛克曾说:“与其躺在夏威夷的床上,我更愿意回到玉龙山的鲜花丛中。”

约瑟夫·洛克是奥地利植物学家,曾在丽江考察多达27年之久,著有《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纳西英语百科全书》,铺满大地的格桑花海 | 摄影师@刘珠明

到达深谷之底,迎面而来的将是江水黄。

丽江共有大大小小91条河流,它们接收沿途的支流和雨水,逐渐变得声势浩大。

其中金沙江,发源自青藏高原,一路从西北方向奔袭而来,在群山间狭窄的沟谷中咆哮弯折,裹挟着的泥沙上下翻腾,令水流遍染黄色。

奔涌的金沙江 | 摄影师@田卓然

这条大江,不惧巨石、不畏群山,江水在与山体的角力中,先后塑造了万里长江第一湾、玉龙湾、永胜湾三个巨大拐弯。

金沙江大拐弯位于德钦境内,此处仅作示意,金黄的江水与两岸绿色植被对比鲜明 | 摄影师@李贵云

而一旦冲出群山,便霎时风平浪静、蜿蜒静卧,竟是一派浅绿淡蓝。降雨的滋润、流水的滋养,令两岸的土地植被更加繁茂,与江水交相辉映。

静静流淌的金沙江 | 图片来源@VCG

河流不断向低洼处汇聚,便形成星罗棋布、形态各异的湖泊。

或是在山间谷地前后串联,如同绿树掩映间的一串碧蓝珍珠。

蓝月谷中一连串的湖阶梯下降,与两岸植被相映成趣 | 摄影师@刘珠明

或是静卧于山间盆地,如同镜面般倒映着夕阳的橙黄,水草丰美、生机勃勃。

夕阳中的拉市海 | 摄影师@嘉楠

又或是水体更广、更深,湖面也透露着更加深邃的湛蓝。

泸沽湖,是中国第三深水湖泊,最大水深有93.5米。终年不结冰的水体随时都在与天空、山体互动,倒映出天的蓝,山的青,树的绿。

泸沽湖,远处格姆女神山巍峨屹立,近处为鳄鱼嘴长岛 | 摄影师@王伟

程海,水面面积达78.8平方千米,位列丽江境内第一。它呈长椭圆形,碧波荡漾,是水生动植物的乐园。

山谷中铺展的程海 | 摄影师@陈剑峰

此外,还有冰川遗迹形成的文海、人工疏浚创造的中济海,以及文笔海,九子海等,丽江的高原湖泊多达数十个之多。

雪山、江水、湖泊、绿树、繁花,自然界以山水为画幅、动植物为笔墨,点染出丽江丰富多彩的江山本色。接下来,一股新生力量将来到这里,演绎更加多彩、鲜活的故事。

 02 

人间本色

这股力量就是人类。

数万年前,人类便踏足这片土地。最初的他们,辗转于高山谷地,一路寻寻觅觅,只为一处舒适的落脚之地。

有的在峡谷的陡坡上,建起村落,与江水为伴。

金沙江岸边的坡地上,人们建起了宝山石头城 | 摄影师@和照

有的在宽阔的谷地中,繁衍生息。

其中丽江坝可谓是一处绝佳的存在。

它面积广阔,超过168平方千米,是全境最大的坝子(盆地)。它一马平川,四周还有群山环绕,俨然是一个不被打扰的清净世界。

于是,人们清理蛮荒,开垦农田。绿色的稻田、黄色的油菜花田星罗棋布,铺满山谷。

在云南,周围较高、内部相对低平的小型盆地、河谷都称为坝子。农田布满大地 | 图片来源@VCG

逐渐,人们开始建造城镇,照管作物。束河古镇、白沙古镇、大研古镇,一众古镇点缀山谷。

其中,大研古镇便是口口相传的丽江古城。城中的一街一巷,一水一院,自建造之初起,便被注入了人类精巧的心思,而后幻化出各种色彩。

这里屋顶如黛,鳞次栉比地在大地上铺展开来。

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在《滇游日记》中写到:“居庐骈集,萦城带谷,民房群落,瓦屋栉比。”

俯瞰白沙古镇 | 摄影师@刘珠明

人们似乎偏爱红色,他们不仅用红色装点纳西特色的“七星披肩”,也用红色涂抹院落。

于是,这里庭院红栏,明亮而充满活力。

每个屋子的前方都有一个独特的走廊,宽度一般在1.5-3.0米,可供会客、休息等使用,是一个半开敞的空间,当地人称之为厦(shà)子。

厦子为酷爱户外活动的丽江人提供了舒适的空间 | 图片来源@VCG

这里青砖铺路,棱角磨平的青色石板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见证了古城的往昔。

街巷的走向不受约束,或与河水相伴而行,或与河水交叉而过。水网与路网密密匝匝地交织在一起。

河流之上,一座座古桥横跨而过。古城内共有365座古桥,其密度居全国前列。桥上行人如织,桥下流水潺潺。这里曾被俄国人顾彼得在其所著的小说《被遗忘的王国》中称赞为小威尼斯。

跨河而过的古桥 | 摄影师@刘珠明

更加精巧、科学的用水设施也随之诞生。比如三眼井,由从高到低排列的三口不同用途的水井组成,分别是饮用水井、洗菜水井和洗涤水井。

三眼井 | 摄影师@刘珠明

然而,在古城的色调背后,却是古人在天长日久下积累的智慧。

首先,是它独特的位置。

北依象山、金虹山,西靠狮子山,高山可以阻挡冬季的北方寒流。东南面向沃野平川,可以收纳夏季的西南凉风。

人们选址于此,气候宜人。每年3月至10月的月均温在10-20℃,即使是最冷的1月,月均温也有6℃,可谓是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四季如春。

大研古城的位置示意 | 制图@陈志浩&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其次,是引水入城。

在城北近1千米处,玉龙雪山的融水汇成黑龙潭,而后沿着山脚流入城边。人们将河流一分为三,进而再细分为数十条更小的分支,于是一个网状水系便遍布城中。

大研古城的水系示意 | 制图@陈志浩&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河流之畔,人们布街辟路。

街道由采自附近的角砾岩(常被称为五花石)铺设而成。这种特殊的材质具有天然的清洁功能,使得街道雨季无泥,旱季无尘,洁净无比。大雨过后,街面波光粼粼。

大研古城的街道示意 | 制图@陈志浩&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至此,一座环境宜居、水系独特、街道纵横的古城,一座中国少有的没有城墙的古城在丽江诞生。

春日到来,庭院繁花似锦。

天井之下,各色石子拼合成各种寓意图案。院落中,屋檐下,四时花草繁盛。丽江素有“丽郡从来喜种树,山城无户不养花”之说。

庭院中种植的花木,交替装点院落 | 摄影师@刘珠明

庭院外,街巷中也是百花争艳。

山玉兰、滇藏木兰、云南樱花、海棠花、木莲花、滇楸,繁花盛开之时,景象非凡。

古桥旁,竞相绽放的各色鲜花 | 摄影师@刘珠明

盛夏之中,则是绿树参差,点缀其间。

人们的住所主要采用“三坊一照壁”和“四合五天井”两种。它们虽形态规整,但走势却灵活自由,或随着地势高低起伏,或随着地形曲折蜿蜒。

束河古镇中的院子布局 | 摄影师@刘珠明

秋高气爽时,青瓦之上、绿水之间,植被也随之染上浓烈的金黄。

古城的秋天 | 图片来源@VCG

而隆冬腊月,偶然一场冬雪,又装点出一个银装素裹的诗意世界。

从高空俯瞰,黑白交织的屋顶层叠错落,极有层次感。

鳞次栉比的民居屋顶上落满了雪花 | 摄影师@刘珠明

红花、绿树、青瓦、白雪,相映成趣。

至此,人们用自己的双手,在这里的江山之间,完成了一个多彩的人间的创造。那么,我们今天看到的丽江,还是它原先的样子吗?

 03 

丽江的颜色

从某些方面说,当然不是。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间,人们在古城的西边开辟了新城区,去容纳各种商业、行政与文化活动。每当夜幕降临,便是灯火璀璨,这是一个现代丽江的独特色彩。

丽江的新城区,远处为玉龙雪山 | 摄影师@刘珠明

南北走向的狮子山,更是分隔了古城与新城两个世界。

请横屏观看,画面的左边为丽江新城,右边为丽江古城,远处为玉龙雪山 | 摄影师@和照

但从另一些方面讲,丽江仍是那个丽江。

新城中,建筑物的高度得到了严格的控制,很少会超过10层。放眼望去,新城与古城似乎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古城中,前后耗时2年时间,一座占地46亩的木府建造完成,再现了往日的辉煌。

气势恢宏的木府 | 摄影师@刘珠明

现代生活的便利与传承多年的传统也不断融合。

无论是古老的东巴文字。

装饰品上的东巴文 | 图片来源@VCG

还是传统的民族习俗,对它们的保留和保护,让历经岁月洗礼的文化继续为这片土地增添新的色彩。

玉水寨的东巴香炉 | 摄影师@和照

所以,丽江究竟是什么颜色?

当晨光洒向冰川,亘古不变的寒冷却透露着极致的温柔,此时的丽江,是金色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满玉龙雪山,出现日照金山的盛景 | 摄影师@熊伟

当沉静的湖水如明镜般,辉映着浩瀚的天空,此时的丽江,是蓝色的。

蓝月谷的湖水,山上的多彩植被,远处的白色雪山,画面富有层次感 | 摄影师@王伟

当古老的房檐默默挺立,无声地诉说着陈年的往事,此时的丽江,便是青色的。

是的,高山深谷、江河湖泊塑造了五光十色的丽江,人类文明点缀出多姿多彩的丽江,昼夜更迭、四季交替、岁月变迁,更丰富了丽江。丽江不是某一种颜色能一语概之,因为这里足够多姿多彩。

这才是丽江的本色。

只有抛开各种标签、褪去商业纷繁,我们才能看清这片土地的真容,欣赏它最原始的色彩。“世界再大,请你留白”,那些最动人的,往往是这片土地最质朴、最真实的色彩,这是众多旅行者到访丽江的的初衷,也是华侨城坚持的理念。从色彩开始,与华侨城一起,重新发现丽江。

古城与雪山同框 | 摄影师@刘珠明

回首1868年,一场战争降临丽江,古城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所院落。1996年2月3日,7.0级大地震袭击了丽江,受灾最严重的街巷,有三分之一的民居倒塌。漫长的岁月中,丽江历尽波折。

但是,千万年来,雪山依旧。数百年来,古城仍在。

属于这片土地最本真的色彩,一直都在,从未离开。如果因为灯红酒绿、社会浮华而忘却了它的本色,那将是人们真正的遗憾。

丽江,属于江山,亦属于岁月 | 摄影师@刘珠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