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的礼物

瞭望 2020-05-10 21:40 30220

◆ 一篇关于母亲节的散文,无甚波澜,日常而有情

母亲节的礼物

文/韩水海

母亲节,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照例我会赶回乡下,陪母亲聊聊天,做老人家爱吃的饭菜,和母亲美美地过上一天,算是尽为人子的一点孝心。

每年的母亲节礼物都让我颇费思量。学城里人送束康乃馨吧,一定会收到母亲的数落——太浪费——母亲生于乡村长于乡里,欣赏不来城里的浪漫。

实实在在地包个红包吧,母亲是不会收的——时至今日,母亲依然认定靠工资过日子的我不富裕,以至于每次我回家,母亲总要问一句:“囝仔,你有钱吗?要是没钱,我还有钱,给你吧。”其实,她所谓的“有钱”,都是逢年过节儿孙们给的心意,母亲舍不得用,积攒下来以备儿孙不时之需。

买别的吧,母亲也未必高兴,虽然收到礼物时,布满皱纹的脸笑得很像春江的涟漪,但免不了从她口里要吐出“讨债”两个字——母亲一生节俭,是不会舍得儿孙们为了她破费的。

所以,每年的母亲节礼物我都很纠结,不知送什么能让她笑到心里。

现时情况是,不太环保的食物禁锢了人们的味蕾,返璞归真、DIY便流行起来。前一段我在朋友们的鼓动下买了台面包机,学会了用面包机发面、做面包。

正好馒头吃完了,便灵机一动,趁着周末打开面包机,做起馒头来。依量放入面粉发酵,发好面后,再手工和面,慢慢的加入面粉,使劲的搓、揉、挤、压,直到面团不粘手。要知道,这样做出的馒头才会有劲道,有嚼劲。

和面是需要时间和劲力的,揉面的过程中,不由自主勾起童年记忆……

上世纪60年代末我出生在闽南乡下,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从记事起,家里大大小小七口人,基本上每顿饭都是粥,用半斤左右的米煮一大锅稀粥,粥煮到稀烂,烂到米粒不会沉底,这样勺起的时候,才不会有稠有稀。

如果是在夏季,还要加入一堆空心菜,以增加稀饭的稠度,再撒上盐巴,就当是佐餐的菜了。如果是春节,还要往粥里放自家磨的粗面团。

就是这样的稀粥,我家也不能天天保证能有。

妈妈是个爱面子的人,每当家里粮食青黄不接,无米下锅的时候,她常愧疚的央求我去找亲戚邻里借米下锅。小时的我在村里是个乖乖儿,很讨人喜欢,出门借米,邻里亲戚一般不忍让我空手回家。那时的我,为了让家人减少饥饿的次数,必须拎着用河草编的点心袋,方言叫“胶至(Ga读平,ji读入声)”,到友善的邻里或亲戚家赊米,东家借一斤西家借两斤, 让家人度过饥饿时节。

这样的经历,这样的记忆,一直陪伴着我,直到今天,尽管日子越来越好,但我家从不浪费一粒五谷,这也算是经历过苦难的美德吧。

参加工作以后,我在城里的蜗居离家乡也就三十分钟车程,不算远,我屡次三番恳请母亲来城里住,希望有个照应,但母亲从未答应,原因很简单:她觉得住城里,家像个鸟笼,街里邻里的很少往来,忒无趣。我也就随她愿,就是周末和节假日,只要有空就回家看看母亲,陪她说几句话,尽点孝心。

母亲节,便更是如此。

所以你知道了,昨晚和面回忆时,我已经想好了给母亲的礼物,就是蒸一锅胡萝卜馒头给她,让母亲尝一尝旧时味道,在熟悉的味道中告诉她,咱们的日子真的好了。

我想,这份礼物,母亲一定会喜欢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