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音乐战事升级 巨头入局长音频寻新增长极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5-01 18:05 35669

封面新闻记者 欧阳宏宇

关于耳朵的争夺战再一次打响。

近日,腾讯音乐发布长音频战略,旗下酷我音乐推出长音频新产品“酷我畅听”。酷我音乐副总裁肖轶表示,酷我畅听将“通过打造‘听见国漫’‘榜样阅读’‘酷我自制’等品牌计划,为年轻人们创立一个耳朵经济时代的C站”。

长音频或成下一个内容风口

腾讯音乐入局找新增长点

开拓增量市场,一直在腾讯音乐的计划内,酷我畅听的出现也并非偶然。三个多月前,酷我音乐还发布了“百亿声机”全领域长音频募集计划,宣布加码长音频。

除了腾讯外,着迷于长音频市场的玩家众多。从类似于在线广播的聚合入口进化而来的蜻蜓FM,定位为UGC音频分享平台的喜马拉雅、荔枝FM,以及随着私家车普及逐渐走入用户车内娱乐生活的考拉FM,长音频市场的竞争从2016年开始便进入白热化。在经历几轮竞争后,2020年,网易云音乐也商业化重点设置为语音直播和视频直播,通过UGC形式在主播电台板块上线有声书。甚至还有抖音通过社交直播搅局语音领域,最近,抖音推出#Dou来听我说#活动,并宣布内测语音直播交友板块。

腾讯音乐之所以突然杀入长音频,也与其当前的在线音乐业务趋于饱和有关。 腾讯音乐公布的 2019 年 Q4财报显示,腾讯音乐产品矩阵的月活数为 6.44 亿,与 2018 年 Q4 持平,这意味着用户群体的想象空间没有了。而长音频市场中,仅有声书一条赛道,在2020年的国内市场规模预计就达到了82.1亿元,对于整个Q4营收了54亿元的腾讯音乐而言是很有吸引力的。

两眼活棋,隔手提劫。围棋“两眼即活”理论,放在腾讯音乐的商业模式上同样可得以映射。以2019年Q4为例,社交娱乐业务占到腾讯音乐收入的七成。这意味着,腾讯音乐眼下的关键是寻找另一个增长点。虽然全民K歌海外版 WeSing在东南亚市场均进入了非游戏榜单Top100,但如果一直都靠一条腿走路,对于腾讯音乐而言始终都不会有绝对的安全。

变现难题仍待解

加码内容尝试破局

酷我畅听要活下来,也并不会很容易。探寻长音频发展的生态,前面的玩家们还没有找到一条可持续的路径。

在2019财年,荔枝收入11.86亿元,同比增长47.8%,全年净亏损1.33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934万元。仍在上市路上的喜马拉雅和蜻蜓FM其行业商业化落地仍然有待破局。

不过,积极求变已经开始。喜马拉雅投资千万开发《三体》广播剧,请流量明星代言并制作有声互动悬疑剧;荔枝FM和蜻蜓FM也分别推出明星电台和明星直播间,希望用明星的号召力变现。而家底更厚的腾讯音乐除了有大量网文、国漫IP以及声优资源外,也在通过《王刚老师讲故事》系列、《榜样阅读》等向自制长音频节目一侧发力。此后,在长音频内容端各条赛道上的竞争势必均会越来越激烈。

伴随着腾讯音乐娱乐加入,2020年音频领域迎来全新一轮的洗牌已是必然。不过,由于首批尝试头部、热门IP的网文长音频玩家,已经在流量红利期度过了通过这些作品前期积累用户流量的阶段,并已开始进行二次开发从而挖掘更多价值,这时候才进入战局的腾讯音乐通过生态压制能否迎头赶上,实现跨越只是一个阶段性问题。砸重金探索的模式是否可以真正带来变现,才是长音频市场中所有的玩家都不可回避的根本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