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报名新冠疫苗临床试验 18岁志愿者:不怕 相信科学家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5-01 13:25 47816

封面新闻记者 滕瑾

“第一期疫苗临床试验招募志愿者没被选上,我就一直关注着。4月9日看到招募二期志愿者消息,我就拉上朋友一起报了名。”臧伟烨4月30日对封面新闻记者说,“我虽不是武汉人,但我想为武汉出份力。”

接种疫苗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近日,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院士陈薇在2020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主题直播活动”中透露,目前,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二期临床试验的508个志愿者已经注射完毕,现在正处于观察期,如果一切顺利将在5月“揭盲”。

何为揭盲?在人体临床试验结束后,需要进行试验药和对照药的安全性疗效比较,需要知道受试者具体使用的是哪组药剂,这个过程就是揭盲。

而在这批志愿者中,就有刚达到志愿者最低年龄标准的臧伟烨,他的编号是007。18岁的他是哈尔滨人,目前只身在武汉某大学就读。因疫情原因,臧伟烨今年春节没能回家和父母团聚。

疫苗接种第14天做抽血检查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4月15日是臧伟烨体检合格接种疫苗的日子,“当时为我抽血的护士说,我是这两期志愿者中年龄最小的。”臧伟烨告诉记者,“这一次试验,我们分为三组。有低剂量组、中剂量组,还有安慰剂组。至于我接种的是哪种,还要等揭盲才能知道。”

在接种疫苗的第6天,臧伟烨开始将自己的接种日记发布在社交平台。“有人问我接种疫苗是否害怕,我说‘有啥怕的,相信科学家、相信解放军。’”臧伟烨对记者说,“也有人会问疫苗是不是灭活疫苗,我会告诉他这次临床试验的是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然后再解释什么叫‘重组’、为什么能预防新冠肺炎病毒。我希望通过我的分享让更多人了解这次试验的疫苗。”

虽然告诉网友做疫苗临床志愿者“有啥怕的”,但臧伟烨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远在哈尔滨的父母,“他们不懂这些,即使解释他们可能也不太明白,所以不想让他们担心,还是等试验结束后再和他们说吧!”

臧伟烨告诉记者,“招募一期招志愿者的时候,我就报名了,但没被选上。4月9日一看到要招募二期志愿者,我就拉上朋友一起报名。我当时还想着如果没被选上,就报名参加第三期。幸运的是我俩都入选了,我朋友编号006,我是007。”

武汉长江二桥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从武汉“封城”起,臧伟烨就想做志愿者,“通过网络了解到武汉当时的情况,觉得特别闹心。我虽不是武汉人,但我生活在这里,我也想为武汉出份力。只是做志愿者需要解决交通问题,我住的地方有些偏又没有车,所以还挺遗憾的。”

为了少一些遗憾,臧伟烨在做疫苗临床试验前曾捐过血。“当时是4月初,武汉血库告急,呼吁市民捐血,我就去了。能为武汉做点事,我很开心。”臧伟烨告诉记者,借着出门的机会他还会观察街上熙来攘往的路人,“因为太久没有见到人了。”

现在,臧伟烨会趁外出接受抽血检查,和朋友顺便去东湖绿道看看,因为这是疫情发生前他们常去的地方,“看着熟悉的地方人流变多,感觉武汉正恢复它原本的模样。”臧伟烨说,“欢迎大家‘五·一’来武汉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fm0135 2020-05-01

    点赞点赞

  • fm0135 2020-05-01

    点赞点赞

  • fm0135 2020-05-01

    点赞点赞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