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成为新冠疫苗志愿者 武汉女孩:接种疫苗那天见到了陈薇院士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5-01 13:42 41789

封面新闻记者 滕瑾

“做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我没有害怕过,现在我的父母也作为志愿者参与了疫苗二期临床试验。”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一期临床试验志愿者吴妮说,“毕竟,人生有多少机会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吴妮,28岁,武汉人,公司职员,疫苗一期临床试验志愿者,编号077。她的父亲60岁、母亲52岁,是疫苗二期临床试验志愿者,父亲编号381,母亲编号441。

新华社报道指出,在防控新冠疫情过程中,我国组织开展了多种技术路线的疫苗研发,其中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工作进展显著。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介绍,该疫苗以改造过的复制缺陷型腺病毒为载体,搭载上新冠病毒的S基因,进入受试者体内,使人体产生对S蛋白免疫记忆,从而达到将病毒“拒之门外”的效果。

4月30日,吴妮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他们一家三口做志愿者的故事。

接种疫苗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差点做不成志愿者

“我也没想到这一次能如愿当上志愿者,毕竟我们这108名志愿者里有从方舱医院直接过来的,有从雷神山医院过来的,也有从武汉封城第一天就做志愿者的。”吴妮对记者说,“我虽然曾报名参与各种志愿服务,但没有一次入选,我应该是算志愿者里‘成分’最差的。”

3月21日,吴妮接到体检通知,3月23日进行体检,3月24日接种疫苗。但在体检过程中,一个“插曲”差点让吴妮错过机会,“当时我的心电图有点异常,负责检查的医生建议我暂缓接种,我特别沮丧。”

回到家,不甘心的吴妮在咨询过医生朋友后,又去与试验专家组沟通,希望能再做一次心电图检查。“幸好这一次结果正常,我如愿成为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一期临床试验志愿者,并且是首期高剂量组36位志愿者中的一员。”

对于做疫苗临床试验是否担心存在风险,吴妮说她没有想过,“能参与其中我很兴奋,因为相信国家、相信陈薇院士。接种疫苗那天,我见到了陈薇院士,见到了‘女神’,很激动。因为她们是疫苗的第一批注射者,是真正的英雄,我们都不算什么。”

与陈薇院士合影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一家三口都是志愿者

对于做志愿者,吴妮的父母一开始是不太支持的,因为担心参与疫苗临床试验会影响她今后的生活。

为了打消父母的顾虑,吴妮每天都为父母分享她观察隔离期间的生活,并上网查资料给父母科普有关疫苗的知识,“比如我会告诉他们腺病毒是很温和的病毒。而且我是高剂量组,当时给我打了2针,他们看到我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应也就慢慢放心了。”

因为做志愿者,吴妮还掉过泪。结束隔离到家,吴妮看着刚收到的“感谢状”哭了,“当时心情很复杂,因为武汉这段时间挺不容易,而做志愿者对我特别有意义。毕竟,人生有多少机会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吴妮收到的感谢状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有了这样一番话以及在隔离期普及的疫苗知识,原本不太支持吴妮做志愿者的父母也转变了想法。“4月9日,我得知疫苗临床试验要招募二期志愿者,就问爸爸妈妈要不要参加,结果他们不到10分钟就报完了名。”吴妮告诉记者,4月12日她的爸爸妈妈在通过体检后接种了疫苗,现在他们一家三口都是疫苗临床试验的志愿者。

问及一家三口都参与疫苗临床试验的原因,吴妮回答说,“用我妈妈的话说,就是我们不去也会有别人去。武汉本来就是我们的家,现在我们为武汉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也算是不留遗憾。”

接种疫苗的吴妮父母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疫情结束继续做志愿者

吴妮告诉记者,虽然因为疫情,让她们的生活“停摆”了2个多月,但也让她有了更多时间陪伴父母,“不能出门的那段日子,我每天为他们‘操办’一桌下午茶、陪他们聊天,缓解他们的焦虑情绪、改善家庭氛围。”

回忆隔离观察的日子,吴妮说并不无聊,“我们一期的108名志愿者有一个群,我们36个高剂量组的志愿者还有一个群,大家会在群里聊天、讲段子。”

因为共同的经历和相近的理念,吴妮和很多志愿者成为了朋友,现在他们还会相约、聊天。“大家都想疫情过后一起做点事,比如参与志愿者活动关爱老人。”吴妮说,想从自身做起,潜移默化影响更多人传递正能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