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双城志:山水相依⑩ | ​产业兴人气旺 一半山水一半城 成渝两大新区共建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5-06 07:30 123641

封面新闻记者 谢燃岸 刘秋凤 摄影 雷远东 纪陈杰

平地起高楼,沧海变桑田,荒芜成繁华,千年漫长的时光,山水环境和社会生产力,雕琢了成渝两大城市的形态。

进入21世纪的头两个十年,中国新区版图在成渝新增两大板块,两大国家级新区,重庆两江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横空出世,成为国家开发开放和改革的试验区,肩负起西部大开发和区域协调发展的重任。

至此,两地城市空间拓展发生剧烈变化,重点产业的导入,牵引出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配套、商业设施、居住社区等大量空间资源的聚集。

一片空白之处,最终成为主城区城市拓展主引擎。

“十年前,这里是一片荒地,连路都没有。”忆起过往,无论是重庆市社会科学院院长唐青阳,还是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CEO、首席研究员汤继强,都感叹新区建设发展的速度。

   两江新区数字经济产业园全景图(张坤琨)

2010年挂牌的两江新区,在中梁山、龙王洞山、铜锣山和明月山四山相夹的槽谷地区多组团融合开发,建成区已扩大到244.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从150万到265万,这里以不到重庆1.5%面积,贡献了重庆约15%的经济总量、20%的工业产值和数字经济增加值。

2014年成立的四川天府新区,规划总面积为1578平方公里,产业功能区和城市组团已在成都城市中轴线天府大道南端、兴隆湖和雁栖湖铺开,建成5年来全域地区总值年均增长8.9%,在成都直管区,年均增长率达到12.42%。

   天府新区俯瞰(白桦)

如今,当我们从星空之下凝视这两片区域,能够看到直线距离不到300公里的它们,呈现出璀璨夺目的光团。

两个新区已经召开了两次联席会议,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西部两大国家级新区牵手,内陆开放门户建设驶入快车道,它们将助力成渝双城经济圈,成为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又一增长极。

山水相依共融共生

两大国家级新区横空出世

冰川消融,夹着砾石泥沙而下,经百万年冲击,终成平原;岷江、沱江穿城而过,沃野千里,地势形便,成都生衍。百川向东,汇于四川盆地东部平行岭谷,半岛绕水而生,因江而兴;名城危踞山岭重丘,错落有致,重庆繁庶。

大自然奇雄诡谲,光阴作斧刃,雕出这西南腹地的天府与山城。

时光走到21世纪,两大国家级新区,重庆两江新区和四川天府新区横空出世,新区与山水共融共生,城市空间开启加速拓展之路。

2014年10月正式成立的四川天府新区,刚刚走过了自己的第一个五年。它落到成都平原的这块沃土,并非偶然。

攀西的战略资源独一无二,川南工业基础好,且坐拥黄金水道。不过,更多的专家声音支持成都,认为天府新区将与重庆两江新区形成双中心的互动,可助力实现成渝地区的“双核”发展。

意在成都之后,从耕地保护的角度,首先排除了西边。彼时,南部方案将成都高新区、成都经开区以及资阳、眉山部分地方纳入。而北部方案将高新西区、新都区、青白江区以及彭州、广汉等地纳入。

最终,“向东向南”入选。东南区域有平原、山地、丘陵、湖泊等多种地貌类型,拥有三岔湖、龙泉湖、龙泉山“两湖一山”、岷江等自然生态资源。从经济区位的角度来说,天府新区位于成德绵乐和成渝经济流的交叉口,并能向南激活川南城市群,为下一步四川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如今,这片土地已成为“公园城市”建设的首提地,山湖错落有致,三岔湖犹如一颗“明珠”,一百多个岛屿星罗棋布。在4500余亩湖水面积的兴隆湖,能看到近百种候鸟,凌空飞跃,轻戏湖水。

300公里外的重庆两江新区,成立已有10年了。

2010年6月18日,它挂牌成立,是继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之后,我国第三个、内陆第一个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范围包括重庆主城区长江以北、嘉陵江以东,包括江北区、渝北区、北碚区三个行政区部分区域和北部新区、两路寸滩保税港区,规划总面积1200平方公里,可开发面积550平方公里,已建成区面积238平方公里。

长江、嘉陵江“两江绕山城”,明月山、铜锣山、龙王洞山和中梁山“四山烘三台”,大小公园,依山就水,“两江四山多廊道”,区内山地、森林、水域等原生态面积达650平方公里。

山城秀美,水运通达。

20公里半径内,水港、空港、铁路港、保税港、信息港五港交汇。向东,通过长江黄金水道联结长江经济带各港口城市群,再经太平洋面向亚太地区;向西,可直通中欧班列(重庆),面向我国西北及中亚、欧洲;向南,可直通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面向我国南方沿海及东盟、南亚。

山水宜居宜业

新区聚人才兴产业

2018年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天府新区时指出“天府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节点,一定要规划好建设好,特别是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天府新区,成为“公园城市”的首提地。

“和其他国家级新区不同,天府新区整体规划布局非常有特色。”天府公园城市研究院所长王波曾描述它的“特别”。

中国绝大部分的大中城市,是以环放道路为基础骨架,或者呈现七横八纵的城市空间。天府新区则以山水本底的城市组团化布局。城市最核心区域和最生态区域互相交融在一起,这种城市形态,不论是在北京的国贸,还是上海的陆家嘴都无法找到。

   天府新区俯瞰(白桦)

山水宜居宜业,兴产业聚人才,一张白纸,挥毫泼墨,描画出成城市新中心。

兴隆湖畔,天府新区发展最早的区域,高层次人才汇聚,新经济企业蓬勃生长;不远处,天府中央商务区拔地而起,绘就成都未来城市新中心。

五年来,年轻的新区核心区吸引了13万余名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学历的青年人才安家落户,已然形成了人才汇聚洼地。10名硅谷博士曾在这里开始创业生涯,公司从白手起家到估值超过10亿元,不过短短3年时间。最早的合作伙伴,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现已有了244名科研人才,包括35名海归博士,70名清华大学校友,硕博比例达到80%,研究院3年争取到1.2亿元的科研合同。

“一半山水一半城”,依山傍水,优化生态环境,打造生态环境的,还有重庆两江新区。

在两江新区经济运行局副局长、两江新区打造内陆开放门户助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李建彬看来,两江新区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初期是成立之初,在三个行政区内分别成立鱼复、龙兴、水土三大工业园区,由两江新区管委会来主导经济开发。第二阶段是2013年,将四个重要的开发平台,包括江北嘴投资集团、悦来投资集团、港务投资集团等划归到两江新区管理,“两江新区不能仅仅开发工业园区,这次划归对于新区体制来说是一次很大的提升”。第三个阶段,走到了2016年,是撤销北部新区的职能划归两江新区。彼时专家评价为类似上海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从行政区经济走向区域经济,该举措减少了行政层级,提升了效能。

如今,在这里,汽车、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四大产业已让人瞩目,大数据智能化正在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数字经济增加值达到511亿元。金融、物流、服务贸易、商贸文旅、会展构筑起现代服务业体系。

这一历史过程,也是两江新区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新区,全力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的过程。

到2018年底,这里已建成公园109个,建成区绿地率32.08%,绿化覆盖率42.17%,人均公园绿地面积28.16平方米。大小公园星罗棋布,实现“开门见绿,7分钟可达”。

置身其中,城在林中、家在园中、人在绿中的生态美景随处可见,青山绿水成就了两江生态版图。

携手共建

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5年来,天府新区经济增速高速发展,全域天府新区地区生产总值5年来年均增长8.9%,从2015年在国家级新区中排位第6,到2018年开始持续在国家级新区中排位第5位。其中直管区地区生产总值平均年经济增长率保持了12.42%的高速增长。

“天府新区要勇担国家使命,更好发挥带头带动引领示范辐射作用。为世界城市生态文明时代可持续发展提供新模式,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提供动力源,为推动国家高质量发展输出新区范式。”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战研局副局长黄玖辉说。

而发展10年的重庆两江新区,以不到重庆1.5%面积,贡献了重庆约15%的经济总量、20%的工业产值和数字经济增加值,集聚了重庆30%的实际利用外资总额、40%的进出口总额、50%的世界500强企业、60%的汽车产量。

   两江新区果园港(张锦辉 万难)

“2019年,新区全域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391亿,经济总量在19个国家级新区中排名前4,10年来GDP年均增速14.9%。”李建彬说。

围绕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今年2月以来,两个新区之间的互动更加频繁。

2月28日,天府新区和两江新区共同打造内陆门户第一次联席会议召开,双方将在产业、创新、开放、公共服务等方面加强合作、优势互补、共同提升,共同打造内陆开放高地。

3月26日,西部两大国家级新区再度携手主办产业服务峰会,确定将联合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加强数字经济、人工智能、5G产业、智能制造、云计算、新基建等领域务实合作,共同打造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和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

“目前,两江新区正携手天府新区加强规划战略协同,在‘十四五’总体规划和专项规划上加强对接,尽快建立两地规划编制实施统筹协调机制。”李建彬告诉记者,两个新区将通过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发挥示范引领和龙头带动作用,进一步出台方案,明确两个新区合作的总体要求、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

4月23日,重庆两江新区、四川天府新区共同打造内陆开放门户第二次联席会议在重庆两江新区召开。会议上,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确定共同打造内陆开放门户2020年十项重点任务,涵盖了规划、创新、会展、开放、产业、改革、城市、人才、战略、工作机制等方面。

专家观点

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CEO汤继强:

双城经济圈建设增加国家经济发展回旋空间

两大新区应把握重大历史机遇

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天府新区发展已达到预期效果

封面新闻:您之前有参与过天府新区的一些筹建工作,在您的印象里,天府新区是如何从“零”发展为一个区域新中心?

汤继强:从早期的产业倍增计划,从一片山丘、农田开始,发展为现在以兴隆湖为重要架构的整个天府新区,不到六年的时间,我觉得非常欣慰。

我之前说过,“新区,改变中国”,是指新区以产业经济现代化的方式,使得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能级有了一个大的跃升。

四川天府新区成为国家级新区,对于积极探索西部地区开发开放新路子、构建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等具有重要意义,它将为四川、西部乃至国家发展提供的有效支持。可以说,在促进区域经济发展方面,天府新区的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预期的效果。

从国家级新区到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园城市”首提地,再到成渝双城经济圈国家战略的新赋能,这是多重历史机遇的叠加,天府新区应该在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中承担先锋。

把握时代机遇

建设高质量发展重要增长极

封面新闻:成渝双城经济圈国家战略,您认为对天府新区和两江新区来说,有哪些历史机遇?如何把握?

汤继强:成渝经济圈上升为国家战略,不仅仅对成都和重庆两大城市,对整个西部来说,在国家发展格局中的地位是一个跃升。

有一点可以关注,今年成渝双城经济圈这个范围,也在过去“三线建设”的范围内。这是国家基于战略安全的布局,由许多完备的产业集群,包括集成电路、重型装备制造、国防科工等。

未来成渝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也将会成为我们国家一个重要的战略大后方,它增加了国家经济发展的回旋空间。或者讲得更通俗,它可以成为我们‌‌产业经济的一个“备胎计划”或者“备胎工程”的一个重要支撑地。尤其是疫情以后,全球经济格局发生大变化,有许多国家和地区提出要和我们产业脱钩。‌‌在这种背景下,成渝双城经济圈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支撑,利用好回旋空间,结合新发展理念,最后将实现川渝两地自身发展,为西部发展注入动力,促进国家可持续发展和抗风险能力。

对于天府新区和两江新区来说,都会在一个‌‌巨大的历史机会窗口里面‌‌扮演独特的角色,可以好好把握好这个历史机遇。

对川渝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窗口,‌‌是世界和时代留给我们的一个机会窗口,把握住了,‌‌那么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建设,还有成渝双城经济圈,这些国家战略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落实。未来,这里会成为我们新发展理念的‌‌一个示范区,一个高质量发展重要增长极,也是我们国家发展的一个新的动力源。

   天府新区成都科学城 (白桦)

做好战略规划有机协同

探索内陆开放新模式

封面新闻:成渝双城经济圈国家战略的提出,您认为天府新区和两江新区如何更好地携手协同发展?

汤继强:我最近应邀去重庆考察了几次,我的感受是成渝两地的干部群众对建设双城经济圈有着极大的热情和期待,成渝双城经济圈国家战略的提出,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机遇,成都向东、重庆向西,共同把西部的产业经济发展高地托起来,两大新区一定要利用好这一历史机遇,携手协同发展。两地的合作最重要是要高水平、高起点、前瞻性、开放性的做好战略规划有机协同,把握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机遇的叠加,探索寻找内陆开放的新模式,内陆地区要实现新的发展,要做到比沿海地区更加开放,要寻找到一系列开放性的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成渝两地要携手高水平推进交通的互联互通,打造新的内陆大通道,依托双方在中欧班列、蓉欧快铁、航空枢纽、国家物流枢纽等方面的互补优势,全面加强航空协作、铁水联运等方面的合作。

此外,两地在产业上的联动发展,将扩大两个国家级新区在国家战略实施中的领头作用,打好西部牌,共同托起和建设西部产业经济发展新高地。

专家观点

重庆市社会科学院院长唐青阳: 

两大新区通力合作    

探索设立“利益分享机制”

跳出传统思维

从互相竞争转变为通力合作

封面新闻: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两江新区与天府新区同为国家级新区,是两地的经济引擎。同时,双方的同质竞争,是绕不开的话题。您认为两个新区的“相遇”,如何从互相竞争转变为通力合作?

唐青阳:过去,我们形容重庆与成都,两江新区与天府新区的关系是“既合作又竞争”,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竞争要远大于合作。现在,我们必须跳出这个传统的习惯性思维。

这里面有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两地“同质竞争,产业同构”的问题已经说了很多年,确实也是制约两地发展的一个大问题。然而,多年来,又有谁对此开出了有效药方呢?

一个地方发展什么样的产业,是根据当地的资源禀赋、发展基础、发展条件等因素来决定的。不论是成渝两地,还是两大新区,双方在前面这些产业发展因素中都存在很多相同或相似之处,这就意味着“同质竞争,产业同构”的问题是难以避免的。

实际上,我们不妨可以把视野放得更宽一些来认识这个问题。放眼世界市场,其实产业链是很长的,市场空间是很大的。成渝两地完全可以结成一个区域经济同共体,同向同行、同心协力、同频共振,通过产业的协同协作,共同打造产业链,共同发展战略支柱型产业,实现从“产业同构”到“同构产业”的嬗变。如果我们能形成这种产业发展的强大合力,并将这股合力往外使,肯定要比“互相盯着”效果好得多。

   天府新区廘溪生态公园(严永聪)

如何实际操作

探索建立“利益分享机制”

封面新闻:如何在实际操作中实现通力合作?

唐青阳:用大白话来讲,就是在协同发展的过程中,参与的每一方都需要得到实际的好处,大家才有动力和干劲。只要把彼此的利益给关照到,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过程中,建立一个大家都认可的“利益分享机制”是合作的关键环节。如果缺失了这一环,就可能造成“面和心不合”的实际困难,很多措施就难以落到实处。至于这个“利益分享机制”究竟怎么构建?以产业发展为例,我认为,双方可以考虑通过股权安排的方式建立一个股份制的产业发展共同基金,用这个基金来进行产业引导,对关键性技术进行共同研发,对目标市场进行共同培育和开拓。这样一来,不论产业项目最终落户在天府新区还是两江新区,因为是股份制的,那么双方都可以参与利益的分配。

引领区域发展

助力解决中部塌陷问题

封面新闻: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中,中部塌陷问题能否得到解决?两大国家级新区在其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唐青阳:由于诸多原因形成的成渝地区中部塌陷是一种客观存在,一直以来为人们广泛关注,但也一直未能有效解决。以四川遂宁和重庆潼南为例,2019年遂宁人均GDP42115元,而同年成都人均GDP103386元,遂宁为成都的40.73%;2019年潼南人均GDP为62368元,而同年重庆主城片区人均GDP为106107元,潼南为重庆主城片区的58.78%;2019年遂宁三次产业结构为13.8:45.7:40.5,同年成都市三次产业结构为3.6:30.8:65.6,2019年潼南三次产业结构为14.6:45.1:40.3,而同年重庆主城片区三次产业结构为1.09:30.5:68.41;2019年遂宁城镇化率51.52%,而同年成都城镇化率为74.41%,2019年潼南城镇化率为55.56%,重庆主城片区城镇化率为91.22%。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当然需要综合施策,其中两大新区的带动引领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两大新区作为成渝地区发展的两大引擎,应当担负起带动引领整个区域发展的使命和责任。从目前来看,两大新区在这方面都是做得不错的。不论是两江新区的电子信息业,还是四川天府新区的汽车制造业,都将许多配套产业分布在了成渝两地的中部地区,这对解决中部塌陷问题可以起到积极作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4

  • fm884953 2020-05-06

    要把抱出去的弟娃儿接回来家,加强两兄弟👬的关系和感情,天府之国才强强联合,兴旺发达!💪💪💪✌✌✌

  • 孙小姐 2020-05-06

    平地起高楼,沧海变桑田,荒芜成繁华,千年漫长的时光,山水环境和社会生产力,雕琢了成渝两大城市的形态。

  • 斜刘海 2020-05-06

    两个新区的发展方向是不一样的,前者偏科教文创轻制造,后者应该会以打造产业集群为核心。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