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陈春海:清明雨

封面新闻 2020-04-29 09:46 35930

文/陈春海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新社刚过,清明又至。

今年清明节,正应了杜牧《清明》诗中所描绘的“清明时节雨纷纷”。清明节前一天晚上,天气骤变,阴霾迷蒙了整个苍穹,一大早,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清明的雨,如烟如梦,如诗如画,素净淡雅。放眼望去,雨雾笼罩了周围的村庄,房舍人家皆在水雾里,伴着清晨袅袅的炊烟,泛起阵阵青色的雾。在袅袅的青烟里,我仿佛闻到了千年的杏花酒香,看到花开花谢的四季交替,听到牧童悠扬的短笛声。

最入境的当是在细雨中摇曳的梨花,那一树树雪白的梨花,随风飘落,落下一地曼妙的旋律;岸边的垂柳,袅动着婀娜的身姿,旋着美妙的春天芭蕾,给大地献上春的情意;田野里,遍地的菜花在细雨和春风中纷纷飘落,洒下一地金黄。

清明的雨,如烟如雾,依然带着几分料峭的寒意。云雾弥漫了四周环绕的山峦,群山逶迤,烟雾紧锁,天地变得触手可及。一阵寒风掠过,山间的霏霏细雨中夹杂着细碎的雪花,霎时,起伏的山峦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傍晚时分,天空开始慢慢放晴,一抹夕阳从云缝里穿过,斜照在逶迤的群山之间,苍山如黛,泛出淡淡的灰色,宛如国画大师手下的一幅水墨山水画。

一位作家曾说,雨是前世的情结,是今生割舍不了的牵挂。不错的,淅淅沥沥的清明雨,不急不大,时断时歇,带着几分淡淡的忧伤。雨水洒在房屋上,流过瓦当,滴落在屋檐下,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那嘀嗒嘀嗒流下的雨滴,像是人们思念亲人的泪水,低沉哀婉,如泣如诉。

五代词人冯延巳在《鹊踏枝·清明》中写道:“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想必词人亦是在清明节这天看到几缕阳光,几丝烟雨,柳絮飘飘,想到转瞬间,桃花辞了旧梦,柳絮谢了春风,心生了万千的感慨。

而我,再也寻找不回词人当年的那种情思,在这春和景明的清明时节,赏烂漫的山花,观如烟如雾的细雨,是何等的惬意。在霏霏细雨中,追忆逝去先人,感恩祈福当下,又是何等的温暖。

【作者简介】

陈春海,四川凉山盐源人。喜欢读书和写作,并有作品见报见刊。现为盐源民族中学校副校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深:度:袭:击: 2020-04-29

    写景抒情肯定的

  • 不俗即仙骨 2020-04-29

    散文写得很好点赞!

  • 神的生死簿 2020-04-29

    都是漫山遍野得多,而且色彩明丽.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