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下架、中小团队缺位,云游戏正在面临内容困局

游戏葡萄 2020-04-27 20:07 29027

云游戏行业最近出现了几个不太积极的消息。

Nvidia上个月正式上线了他们的云游戏服务GeForce Now(以下简称GFN),这一服务让玩家能够以云游戏的方式,在本地PC上(尤其是低配硬件)运行自己在其他平台已有的游戏。

GFN对所有注册用户免费,玩家也可以选择5美元/月的付费方案来提升某些体验。比如让本地游戏画面的光线追踪效果、获得更长的单次游戏时间等等。Nvidia称目前已经有1500款游戏登录了自家的云游戏平台。

然而最近两个月内,从动视暴雪、Bethesda、2K等几家大厂,到《Long Dark》开发商Hinterland这样的中小工作室,先后发布声明,要求GFN从游戏库中移除自家游戏。

这种情况并不是刚刚出现的,去年Capcom也对Nvidia提出了相同要求。Hinterland表示,他们对于自己的游戏出现在GFN平台上不知情。

而就在本周,Xbox Game工作室、华纳兄弟以及《饥荒》系列的开发商Klei,也都加入了“要求NVIDIA下架”的队伍中。

无独有偶,Business Insider前段时间的一篇文章也指出了现阶段云游戏面临的类似尴尬。一篇中小开发团队采访当中,受访的多数都提到,Google Stadia在合作方面给出的价码过低,合作方式、支持政策以及平台规划也不甚明朗,这让他们完全没有入驻的兴趣。

云游戏并非全新概念,近年随着硬件、网络的提升,又被不少厂商纳入了业务版图。国内也有不少游戏或相关企业,公布了云游戏相关布局。不过眼下不止一家欧美大厂在云游戏业务上都遇到了“内容供应”的问题。这不由得让人担心这一领域接下来的走向。

难产多年的GFN,更像是“云服务器租赁”

到今年2月,Nvidia的云游戏平台GeForce Now才算是正式上线了,而这距离它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已经过去了多年。

根据PC Gamer整理的时间线:GFN在2014年最早的雏形叫GRID,当时串流只限于Nvidia自家的平板、游戏机等硬件。可选游戏也十分有限。

随后2016年面向Nvidia自家游戏机Shield的GFN出现了,当时的价格是8美元/月,并且有一些附赠的免费游戏。同时Nvidia对开发者开放了GFN平台。

2017年GFN公布了面向PC和Mac的方案,计划按时长收费,配置越高的服务器收费也越高。同年,GFN开启了面向Mac的Beta测试,支持100多款游戏,但必须是玩家已经在其他平台购买的。此前规划的付费方案并没有出现。

2018年,面向PC的Beta测试也开放了,直至最近正式上线,收费方案也改成了更灵活的模式:注册用户免费,但每次只能游玩1小时,之后可能需要重新连接服务器,也就意味着可能要排队;付费用户每次最长则可以游玩6小时。

不同于Google Stadia等一些典型的云游戏服务,GFN的运营模式,本质上更像是“云服务器租赁”。玩家只是利用服务器端的硬件运行游戏,再将画面串流到本地的设备上。但运行的游戏必须是自己在Steam、Epic等平台已经拥有的游戏。Nvidia并不直接售卖任何游戏,只是在串流服务的环节收取费用。

而或许正式这样的收费模式,引起了一些厂商不满。就像前面提到的,GFN上的游戏接连被要求下架,从去年的Capcom,到动视暴雪、Bethesda,然后是《Long Dark》的开发商,接着是2K。到本周Xbox Game、华纳兄弟的游戏也要从GFN上下架了

在向媒体回应的时候,Nvidia表示动视暴雪游戏下架的情况“是一场误会”。动视暴雪的产品在GFN免费测试期间就加入到了游戏库中,Nvidia错误地认为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而在正式上架时,动视暴雪方面则需要Nvidia与之签订商业协议。

不过对于其他要求下架的厂商,Nvidia没有给出解释。同时,《Long Dark》的开发商对媒体提到,自己对于自家游戏被加入到GFN的情况毫不知情。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Nvidia将一些游戏加入GFN,并且对“提供云游戏服务”收费这一点,一部分厂商大概是不知道的。而随着消息传开,这份要求下架的厂商名单或许还会继续扩充。

一些玩家对此表示不解,毕竟GFN串流的是自己花钱买过的游戏。对此,《Long Dark》的开发商大概也代表了不少厂商的立场——“开发者应该有权决定自己的游戏出现在哪些平台上”。2月下旬,Nvidia的公告称已经有100万玩家加入到了GFN,后续计划上架的游戏多达500款。只是这其中有多少是在游戏开发方完全了解情况的前提下上架的,仍然要画一个问号。

当然,也有一些游戏公司很认可GFN的存在。Epic Gamer的老板Tim Sweeney就对这一业务模式表达了支持,并且称会鼓励Epic平台上其他厂商也加入GFN。育碧也在最近加入了GFC,《刺客信条》《孤岛惊魂》等系列都已经可以在GFN的服务中体验到了。

“大户人家”Stadia也面临着内容供应问题

Google Stadia也在面临游戏内容供应的难题。在Business Insider对多个开发团队的采访中,一些游戏开发者指出,他们没有选择与Stadia平台合作,最主要是基于两个原因,其一是Stadia给出的价格不到位;其二是 Google现有的各种投入,让他们不太相信Google能对Stadia这项业务保持长期的支持。更没有动力加入这样一个新平台。

对于一个刚起步的游戏平台来说,只有少量大厂的3A大作,并不足以撑起一个新兴平台。而在Stadia列出的合作名单中,很难看到中小团队的影子。前期上线的28款游戏中,只有4款来自中小团队。

当然,Google Stadia的团队并非没有考虑这些。一些匿名的开发团队表示,Stadia团队的确和他们有过接触,但能开出的价格实在太低,以至于他们都没有展开来讨论这方面问题。

同时,现存问题也并不仅限于经济收益层面。开发者还有其他的忧虑。

Stadia从前期规划到上线以来,并没有证明自己在用户聚集上有很突出的价值。那么,相比Steam和三大主机等,在一个没有表现出明显潜力的平台上投入额外精力是否值得,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另外,Google到底有多重视Stadia这项业务,在一些中小团队看来也难以评估。

的确,去年发布会上CEO Sundar Pichai亲自为其站台,能看出目前Google很看重云游戏。但Google同样也放弃、中止过不少表现尚可的业务,仅仅只是因为它们不够完美。Stadia几年后会不会成为Google关闭的又一项业务,这样的疑虑也是一些团队仍在观望的原因。

对于Stadia来说,当前的情况似乎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在资金、政策等方面支持力度不够到位,缺少平台用户,就很难吸引到游戏厂商,来扩展平台的合作游戏阵容。而没有充足的游戏来吸引玩家,自然也就更难和游戏开发方达成合作。

Stadia当然也在尝试解决方案,收购外部工作室Typhoon、《兽人必须死》系列开发方等;从Santa Monica挖来《战神》系列的资深开发者,负责第一方游戏的开发。这些显然都旨在扩充平台的游戏阵容。但这些举措,距离初步看到成果也还要很长时间。

对于一个新兴的平台来说,首发游戏30款上下,9.99美元的月费订阅价格,这些都很难称得上是有竞争力的。

或许是看到了服务方案的改进空间,上周,Stadia更新了基础的免费方案,向所有注册用户开放。用户可以单纯只是购买游戏,然后通过云游戏的方式游玩,而无需付Stadia的订阅费用。并且在前两周,Stadia还向欧美地区的用户,开启了两个月的“Stadia Pro”免费体验活动。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直接解决游戏阵容的问题。

暂时还看不到内容供应的最佳解决方案

谈到云游戏的商业逻辑、业务模式,业内在很多话题上都还没有定论。

比如用户画像,是更多地瞄准主机/PC游戏玩家之外的轻度玩家、中间人群,还是先从满足传统玩家的需求开始,再逐步向外扩散?使用场景上,是在尝试在多数场合下代替传统游戏硬件,还是更多倾向于地扮演一种游玩方式的补充?

再如,考虑到服务器等硬件上的巨额前期投入,以及后续支付给游戏厂商的费用,把价格定在怎样的区间,才能在“靠性价比吸引用户”和盈利之间取得平衡?

当前云游戏的付费模式,几乎只能看到订阅制这种“租游戏”的可能。而结合云游戏提供方前期投入来看,假如要提供一个有吸引力的价格,很可能意味着要在硬件的投入、运营上亏损不小的一段时间,这也是很多人质疑其可行性的原因。

Stadia这周要开发布会了,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大动作

Nvidia和Google的云游戏业务,虽然还在很多地方都有待完善,但至少是近两年布局云游戏平台的大公司中,已经在商业上初步落地了的。

除了索尼前几年上线的PS Now,此前我们很少能看到其他已经稳定运营数年的云游戏服务商。不过PS Now的运营,很大程度上也还是仰仗于PlayStation作为硬件平台的先天优势。有相对充足的游戏内容,能对(自家硬件平台上的)一部分用户产生吸引力。

而对于其他近两年入局的厂商来说,游戏内容供应仍旧是一个不容易解决的问题。对于近期正式投入运营的Stadia和GFN,以及其他后来者,都是这样。

放眼国内,近两年同样也有一些厂商公布了自家的云游戏业务,大多数都在试水的阶段,没有在商业上落地。在某些试运行的第三方云游戏平台,你能看到一些提供“云游戏版《魔兽世界》”之类的服务,或是向玩家提供知名3A大作体验的内容(但合法性高度存疑)。

这有些类似GFN的服务模式,不过一旦这些业务要进入到要对用户收费的阶段,或许会面临和GFN同样的问题。

上个月,杭州中院的公众号就发布了一则有关云游戏版权的立案消息:腾讯起诉某国内厂商未经授权,擅自将《英雄联盟》《DNF》等产品投入云游戏模式的商业运营。和GFC采用相近服务模式的,也在内容版权上面临着同样的尴尬。

对于“云服务器租赁”这样模式的平台,很多传统厂商并不愿意接受这种模式合作;而像Stadia这样的平台,产出具备吸引力的原生内容还需要不少时间。

至少从近期几家海外大厂的情况来看,短期之内,平台性质的云游戏服务商,恐怕都会面临“缺少游戏可云”的状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刀下论成败 2020-04-27

    云游戏对手机配置要求很低,计算在远程云上

  • 玫瑰少年在旅行 2020-04-27

    时代在进步,不管什么厂商都需要你们创新,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