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杰狂儒辜鸿铭

团结网_文史E家 2020-04-29 09:02 31709

年轻时的辜鸿铭

编者按: 辜鸿铭生于南洋马来西亚的槟榔屿,一生获13个博士学位,掌握9种语言,足迹遍天下,学问贯中西。他的声名显赫西洋,在中国却以“怪”著称。辜鸿铭对东方古国文明的痴迷、对现代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深刻剖析,无不表现了他对东西方文化的透彻理解。但是,他又视文明的残渣为良药,就免不了为有识之士所挞伐了。

生在南洋,学在西洋

清咸丰七年闰五月二十七日

公元1857年7月18日

槟榔屿的天后宫。

南洋马来半岛西北侧的槟榔屿,尼蒙橡胶园本就燥热难当,地处热带的槟榔屿,更是沉闷难忍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直射,仿佛要把这个橡胶园烤熟、熔化,整个橡胶园的活力,正在一分一分地被蒸发掉……

午时,橡胶园内响起阵阵孕妇临盆的痛苦呻吟,夹杂着西洋语言的呻吟仿佛正在将生命从呼喊中一丝丝耗尽,又仿佛是要将生命的活力注入新生儿的体内。

“哇……”新生儿一声长长的啼哭,终于结束了母亲长长的呻吟。接生婆推门出来,对辜紫云说:“恭喜,恭喜,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手忙脚乱的辜紫云,一阵忙碌之后,心思宁定下来,急忙拿出家谱,按照传统的谱序,小心翼翼、一丝不苟地在辜紫云的名下、长子辜鸿德的后面,添上一个新的名字—辜鸿铭。

辜紫云的一家子,完完全全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东西方联合体。辜紫云,祖籍福建同安,标准的中国人,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珠,操一口流利的闽南话,还能讲英语、马来语。辜紫云的妻子,标准的西方人,金发碧眼,一口流利的葡语、英语。长子,辜鸿德;次子,辜鸿铭。两个儿子,长得一副混血儿模样,黑色的头发微微泛黄,黑色的眼睛泛着蓝光,皮肤白晳。

这一家子,生活在马来半岛西北侧的海岛——槟榔屿上,这里是大英帝国的“威尔斯王子岛”。辜家是在辜鸿铭的曾祖父辜礼欢时开始从福建同安出发闯南洋,辗转来到槟榔屿的。

辜鸿铭的父亲辜紫云,在英国人布朗先生的尼蒙橡胶园中担任总管,他的忠诚勤恳、精明能干、认真负责,赢得布朗夫妇的信任,交谊很深。无子女的布朗夫妇,就是辜紫云第二个儿子——辜鸿铭的义父义母,就是他们日后帮助辜鸿铭练就了一种具有透视能力的眼光。

少年时代,辜鸿铭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氛围中度过的。在他懵懂的儿童时代,他父亲经常领他到供奉着祖先牌位的大案前,按时祭拜,案上总是摆着水果、牺牲,祭拜时总是献上水酒一杯,其父首先恭恭敬敬地点上香,然后让鸿德、鸿铭哥儿俩跪到地上,叩下头去,再接受父亲的告诫:

“我们的祖国在遥远的地方,不论我们身在何处,千万别忘了那里是我们祖先的家园。”

年幼的辜鸿铭总是用迷惑的眼睛盯着案上的牌位,对于他来说,这是太严肃、太深奥的问题,远比不上树上的鸟儿、水中的游鱼、沙滩上细沙堆成的转瞬即毁的堡垒有趣。对他来说,祖国,太遥远了,甚至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遥远。星星虽然微渺,倒还能看见。

也许是那个遥远的祖国之梦太神秘了,日后,在西洋世界丰满了羽翼的辜鸿铭,渴望着追逐这一漂亮的梦幻。

1869年,布朗夫妇厌倦了在槟榔屿的生活,决心回到故乡苏格兰。他们跟辜紫云商量想带聪颖的义子辜鸿铭一同返回,决心对这孩子好好培养一番。

一切谈妥,年方十三的辜鸿铭就要随义父布朗先生前往英国,开始漂泊四方的生涯了。

临行前,辜紫云在祖先的牌位前摆上供品,焚上香,让辜鸿铭拜倒在地,告诫他:

“不论你走到哪里,不论你身边是英国人、德国人,还是法国人,都不要忘了,你是中国人。”

还指着他脑后的辫子,说:“有两件事我要叮嘱你,第一,你不可信耶稣教。第二,你不可剪辫子。”辜鸿铭似懂非懂,却牢记于心。

这一年,辜鸿铭随布朗夫妇来到布朗先生的故乡—苏格兰故都爱丁堡,在一幢古朴的建筑里安置下来。布朗先生开始着手安排辜鸿铭的教育。

“今天,我们就从弥尔顿的《失乐园》开始,我要你把这部伟大的诗篇倒背如流。”

布朗先生拿出弥尔顿的这部名著,递给辜鸿铭。这部书,辜鸿铭早已在布朗先生的书房看到过很多次了,现在他以惊人的速度背下去,一行一行,总共六千五百多行的无韵诗,很快就背得滚瓜烂熟。这部诗篇,辜鸿铭一生总共背了50余遍,每次稍有忘记,他就反复诵读,直到完全能背诵为止。

背熟之后,布朗先生着手给他讲解。

接下来布朗先生把厚厚的一堆莎士比亚的作品放在辜鸿铭面前,告诉他:

“弥尔顿的精义你以后去体会,他可以让你受用一辈子,咀嚼一辈子。从现在起,我们开始学莎士比亚。学莎士比亚就不必那么费力气了,你开始背,然后我们边背边讲。莎翁著作的精义,在于通达的人情世故,这一点,你一定要边读边思考。莎士比亚的三十七本戏剧,你至少两礼拜完成一本。”

就这样,辜鸿铭埋头苦读,布朗先生随时讲解,到后来,进度加快,两礼拜可以学三本。很快,莎士比亚的戏剧就学完,背熟了,不仅背熟了,而且辜鸿铭对莎士比亚有了自己的看法。

听得布朗先生连连称赞,他说:“现在,你的英文算是可以了,英文著作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来看了。但是,有一部英文著作,卡莱尔的《法国革命史》,你切不可忽略,当随时拿起慢慢看。另外,为了让你把握德文,我看这里没有很好的语言环境,咱们还是再来利用这种死办法—背。我只要求你背歌德的《浮士德》。要学好德语,非把这书背熟不可。”

就这样叽里哇啦、不明不白地搞了半年多,辜鸿铭终于把一部《浮士德》夹生饭似的装进了肚皮,输入脑袋。

在安排辜鸿铭的语言教育的同时,布朗先生也对他的科学基础知识的充实毫不放松。一到苏格兰,就亲自教他数学,整整教了他半年时间。接着,又请了位老友住在家里,继续教辜鸿铭,上午数学,下午物理、化学。而且布朗先生很注重让他把握实际经验,正好布朗家有一个很好的科学实验室,既学理论,又能做试验,这些学习为以后辜鸿铭学习土木工程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辜鸿铭以优秀的成绩完成了布朗为他开设的各种课程,现在是该到高等学府深造了。他以优异的成绩被爱丁堡大学文学院录取。(严光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