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遗事丨北洋海军“龙旗舰队”最后阅兵照片首次曝光

封面新闻 2016-07-03 20:36 4411

龙旗飘飘的舰队最后的悲壮背影:依次为,济远舰、致远舰、超勇和杨威舰(姊妹舰,无法具体辨别)、经远和来远舰(姊妹舰,无法具体辨别)、定远和镇远舰(姊妹舰,无法具体辨别)。此前北洋舰队未留下编队照片,此后沉没于渤、黄海,目前仅发现这一张影像记录。


北洋海军的最后遗影!珍贵史料图片首次曝光

军史专家:拍照后两个月甲午战争爆发,是龙旗舰队最后的阅兵影像

幕后故事:应为阅兵观礼的俄国军官拍摄,鲜为人知流落海外120年

渤海湾内龙旗飘飘,北洋舰队一字排列向远方驶去。

“定远舰的飞桥上,很有可能是李鸿章正和管带刘步蟾观看演习;致远舰一侧,舰名熠熠生辉,飞桥上人应该就有管带邓世昌;济远舰上,水兵舰尾列队,可能是管带方伯谦正在对将士训话……”

这不是出现在影视剧上的一幕,而是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通过北洋海军留下的最后阅兵照片做出的分析,在留下这些照片不到两个月后,中日甲午战争爆发。

本照片拍摄地点应在大连湾,盛装满旗。从左至右:康济舰、经远或是来远舰、旗舰定远舰、南洋水师南琛舰、广东水师的广乙或广丙舰。

121年前北洋海军全军覆没后,只留给我们最悲壮的画面想象,龙旗舰队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大家都没有见过。

如今,一组共11张从俄罗斯发现的照片,让我们有机会看到北洋龙旗舰队留下的最后遗影。

旌旗猎猎,炮口高扬,舰船游弋。

光绪二十年四月初三至二十三日(1894年5月7—27日),清廷举行了规模最大的一次海上阅兵,汇集了北洋海军、南洋水师、广东水师21艘军舰,整个过程历时21天,创历届之最。

致远舰:船舷舰名显示清晰,中速航行。司令塔上的飞桥有一群人站立,邓世昌很可能就在其中,这是管带指挥的位置。


这也是北洋海军成军后的第二次大阅,也是最后一次大阅,因为在两个月后的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除未参战的南洋水师外,参阅的北洋海军、广东水师军舰全军覆没,至此龙旗舰队,留给世人的只剩照片上舰队远去的背影。

陈悦认为,这批照片“应该说在中国海军史研究上又一次里程碑式的发现”。

“我们终于掌握到了一次北洋海军大阅过程中的影像记录,能够从中看到这些军舰当时的一些状态。”陈悦说。

北洋海军旗舰定远舰。图中飞桥上站了很多人。后桅杆挂有北洋海军军旗,顶端挂有长绺归航旗,表示正在驶向驻泊地。

最后遗影

清朝最大规模的军舰集结

龙旗猎猎,炮口高扬,舰船游弋。

这是陈悦看到这11张照片的第一感受。

特别是其中一张北洋舰队的编队航行照片,作为国内目前最资深的甲午史研究者之一,陈悦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

“北洋海军,我们都说是‘龙旗舰队’,但之前我们一直没有看到过北洋海军编队航行的影像,这次有了。”陈悦说,“以前一说龙旗飘飘的舰队都是在脑海里的想象,从来没想过形容北洋海军的这个词采会出现在眼前。”

陈悦仔细分析了这张龙旗舰队照片,其中包含了北洋舰队中的济远舰、致远舰、超勇、杨威、经远、来远、定远和镇远,除了平远和靖远,北洋舰队的主力舰只都在。

在其余10张照片中,分别可以看到康济舰、定远、南琛、广乙、靖远、致远、济远、开济、南琛、保民、镜清等舰只,汇集了当时北洋海军、南洋水师、广东水师的主力舰只。

靖远舰:船舷左后侧隐约可见舰名牌,后桅杆挂长绺归航旗。前桅杆悬挂的航速标在中部,表示中速航行。


根据记载,在这一次大阅中,是清末规模最大的一次出海校阅,共有21艘军舰参加。有来自北洋海军的定远、镇远、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超勇、杨威、威远、康济、敏捷12艘战舰;来自广东水师的广甲、广乙、广丙三艘军舰;南洋水师的南琛、南瑞、镜清、寰泰、保民、开济6船。

“我们终于掌握到了一次北洋海军大阅过程中的影像记录,能够从中看到这些军舰当时的一些状态。”陈悦说。

广乙舰,原隶属广东水师,甲午战前调入北洋。广乙舰丰岛海战中,遭日本舰队重创,搁浅后,为不被资敌,燃火自焚自毁。为甲午战争中损失的第一艘中国战舰。

这是清廷组建水师、海军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阅兵,是北洋海军成军后的第二次大阅,也是最后一次大阅。

在这次大阅结束不到两个月,1894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

参加这次大阅的的军舰中,除未参战的南洋舰队外,广东水师三艘军舰中广甲舰被俘,另外两艘战毁;北洋海军的9艘军舰中,定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超勇、杨威、威远8艘战沉,镇远、济远、敏捷被俘。康济舰战争结束时,被解除武装,载着海军提督丁汝昌、定远管带刘步蟾、镇远管带林泰曾等人的灵柩从刘公岛悲凉离开。

作为甲午海战后唯一幸存的北洋海军军舰,康济舰在1896年清廷重建北洋水师时,改名“复济”,寓意“复兴”。

而现在看到这张舰队远远驶离的照片,正是北洋海军留下的最后遗影。

远去的背影,苍凉而悲壮。

照片来源

在俄罗斯档案发现

据这组照片的收藏者,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介绍,这11张照片来源于俄罗斯。

今年4月,陈悦收到一封邮件,发件人是俄罗斯人,中文名字金马,用中文发的邮件。

“俄罗斯人做事很直接,就直接在信里说,看到了一批照片,据他所了解的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见过,总数一共是目前发现的是11张。”陈悦说,“在邮件中,他还给我列了一个表,就是每一张照片的内容是什么,同时还在里面附了3张照片的缩略图,非常小。邮件中说如果想要购买的话,大概的价格是多少钱一张多少钱。”

“看到邮件后,我仔细看了那三张缩略图,其中有一张就是北洋海军编队航行的照片,虽然非常小但是已经看得很壮观了,”陈悦说,“这三张确实都是前所未见的照片,当时我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就回信说要买这批照片。”

因为双方一直是通过邮件沟通,一直到五月中旬,金马才再次回话。

金马在邮件中再次直奔主题:我现在中国,你要是要的话很简单,根据今天的外汇排价,算成美金,把零头末掉,一共是这么多钱,如果今天下午,我能收到银行的短信,那么我就立刻把照片传给你。

“我这一看,这也太直接了。我也就当天下午就把钱打过去,打过去以后,他就用QQ把11张照片全传过来了,然后还有额外赠送的一张俄罗斯水兵的钢笔画。”

超勇或扬威舰:正在快速航行,背景是大连湾炮台。照片稍微模糊无法辨认是具体哪一艘。


是谁拍的

阅兵观礼的俄国水兵

陈悦说,因为这组照片是在俄罗斯档案中发现的,这让他非常惊讶。

当时金马说,这组照片的拍摄时间是1894年5月份。结合照片陈悦立刻意识到,这组照片是拍摄于北洋海军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大阅兵期间。

镜清:隶属南洋水师。福州船政局所造第26艘舰。1918年除役后售予三北航运公司,作为商船使用,改名“升有”。


史料记载,光绪二十年四月初三至二十三日(1894年5月7—27日),北洋海军进行了成军后的最后一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出海校阅,共有21艘军舰参加。

当时邀请了俄国、日本、英国、法四国军舰观礼。而这组照片就是出自当时观礼的俄国军舰上的一个军官之手。

金马告诉陈悦,照片是当时外国巡洋舰上的一个低级军官拍摄的,但他后来在俄国的海军历史上并没有什么作为。

更让陈悦惊讶的是,金马居然知道这名军官的后裔现在就住在西欧洲。

那这名会中文的俄罗斯人会不会和那名军官的后裔认识,甚至他就是那名军官的后裔呢?

陈悦说,有这种可能性,但根据收藏界的一些规矩,他不方便追根问下去。

“因为这组照片很珍贵,我还问他会不会有更多的发现,他当时说,非常遗憾,目前为止没有再见到其他的,”陈悦说。

保民舰:隶属南洋水师。中部桅杆顶部可见帅字旗,目前是该舰质量最好的照片。

因为有了这批照片作为参照,陈悦此前获得的拍摄日期不详的照片也能初步做出结论了。

“在没有得到这批照片之前,我以前掌握过一些北洋海军很奇怪的照片,舰上也是挂着满旗,有的就停泊在旅顺。当时我们判断这些照片可能是英国或者日本拍摄的,也怀疑可能是北洋海军某次阅兵时拍的,但因为没有明确记载一直不能下结论。”陈悦说,“通过与这组照片做对比,基本就可以判断,以前我们见过的为数不多的那几张北洋海军挂满旗的照片,就是在这一次阅兵上拍的,应该就是在场的日本军舰或者是英法军舰上的人拍摄的。”

济远舰:在军舰后部,官兵列队疑似管带方伯谦进行训话。后部可见帆布风筒,为强行通风使用,这在当时是一件比较先进的做法,也是首次在北洋舰队上见到。


珍贵细节

清晰可见“致远”“广乙”

陈悦说,根据照片判断,这艘俄国军舰当时是位于这次校阅舰队的正侧   方,视野非常好,对于船上的细节可以看的非常清楚。

“当时的情况应该是,俄国军舰没有动,受阅军舰刚好是一艘一艘从它前面经过,整个军舰侧面就全部展现在摄影者面前,所以照片上细节展示很多,而且拍到了舱上人员的活动情况。”陈悦说,对于海军研究者来说,拍摄时间是1894年的5月份,而7月25日甲午战争就爆发了,“那么就意味着我们掌握到了距离甲午战争爆发前最近的北洋海军军舰的姿态,等于是战前拍摄到的最后一批照片了,这对于研究北洋军舰的装备在战时的改装细节意义非凡。”

作为多年的甲午历史研究者,仍然有一部分舰船的历史照片是陈悦没有掌握的。

“在这批照片里面出现了非常清晰的广东水师的军舰‘广乙’号,这是第一次见到,舰名‘广乙’两字非常清楚,”陈悦说,“还有南洋水师的军舰照片,特别重要的是出现了‘保民’号的照片,‘保民’号当时是江南制造局造仿造的一艘巡洋舰,以前没见过特别好的照片;另外,像邓世昌的致远舰,舰名都非常清晰。”

开济舰、南琛舰隶属南洋水师。与北洋现代海军不同,南洋水师还保留了很多传统中国水师标记,比如在桅杆顶部悬挂帅字旗。

另外,陈悦认为,通过这次发现,也为以后的的甲午资料寻找提供了一个方向。

“以前找北洋海军、甲午战争的资料,在国外偏重于日本、英国、德国等几个方向,从来没去考虑过俄罗斯还有北洋海军的历史照片,”陈悦说,“这次给我的启发非常大,可以说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根据那位俄罗斯卖家介绍,19世纪俄国的远东舰队对北洋海军非常关注。”

陈悦说:“我现在觉得俄罗斯的档案馆里应该还会有更多的甲午史料等待挖掘。”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

甲午遗事系列稿件系封面新闻独家首发,文字及图片如无授权严禁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stella@thecover.cn。投稿及交流请联系306600930@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