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美国疫情之下,末日地堡、末日食物、生存工具包行情大涨

封面新闻 2020-03-21 20:15 46559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日前,针对媒体指出“在美国有钱有名的人更有可能接受检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回应更是印证了,贫穷限制你的不只是想象,还有你生存的希望。

疫情之下,未雨绸缪的富豪不会憨憨地抢购卫生纸,他们会选择逃离,他们要么坐上私人飞机来到某个岛屿避险,要么躲进了他们昂贵的“末日地堡”中。

正如《纽约时报》刊文指出的那样,“1%的有钱人正在恐慌中涌向他们的第二个家”。尽管一小部分精英最初认为“新冠疫情只不过是一种流感”,但这还是吓坏了大多数富人。“疫情之下众生平等,但不等于社会地位界限不存在。”

25万美元的“末日地堡”30秒卖了两套

与大多数家庭预算可以支付洗手液和一般食物储备不同,富人们修建个人庇护所已成为当下的“刚需”。

纽约时报前几天就以《地堡卖家,生意火爆》为题报道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名地下庇护所经销商的故事,这名叫罗恩·哈伯德(Ron Hubbard)的地下庇护所经销商说,过去几周那些一直在犹豫购买“末日地堡”的人,纷纷下了订单。

哈伯德的地下庇护所

而他的大多数客户多是当地名人,按哈伯德的话来说,这些人就是“那些你几乎每周都能在杂志上看到的人。”

哈伯德的地堡从2.5万美元到25万美元的价格不等。地堡建在地下约13米处,内部设施齐全,大约100平方英尺,包括一间卧室一张大沙发和电视机,不像冷战时的避难所,“里面更像一个小型公寓”

哈伯德的地下庇护所外景

哈伯德说,他上周卖掉了大部分存货,只剩了“几件小的”。“今天我在30秒内卖出了两套,都是25万美元一套的那种。”

哈伯德的地下庇护所建成后整体埋入地下。

而与硅谷一些科技精英重金打造的地堡相比,哈伯德的地堡只算得上乞丐版。

近年来美国硅谷不少富豪因为担心“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纷纷涌到位于太平洋南部的新西兰购地建“避难所”。

一旦有迹象显示“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这些硅谷富豪就会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新西兰,躲进这些埋在地底下的“避难所”。

这些“地堡”的制造商Rising S公司的总经理林奇说,过去几年,已经有多名硅谷企业家购买他们的“地堡”。

豪华地堡内的客厅

地堡内的厨房

豪华地堡卧室内景

林奇称,修建“地堡”需要大约2周的时间,这些行动都是秘密进行的,所以当地居民并不知道。他说:“我们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甚至连门都没有。”而唯一能透露的是“这些掩体适合非常有钱人。地堡装有负压系统,酒吧和休息室,游泳池和水疗中心,数字气象站以及室内射击场。”

地堡里的防爆门

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曾表示:“在到达南极洲之前,新西兰是地球上最后一个巴士站。很多人对我说,如果世界面临末日,他们愿意在新西兰拥有一处房产。”

约翰基还说,新西兰人会觉得这种想法既疯狂又有趣,但对地球上许多富豪而言,这是有道理的。他说:“我们生活在少数人拥有巨额财富的世界里,当你有这么多钱的时候,将其中非常少的一部分用于‘B计划’,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疯狂。”

末日食物包、末日工具包热销

相对于有钱人的大手笔,最近美国一些大型连锁超市开始推出“末日食物包”,这些食物包的价格从几百美元到几千美元不等。虽然看起不可思议,但各大网购平台上的“末日食物包”在推出的几天内就已售罄。

据《环球时报》报道一款售价157美元的食品包,上面写着“两周应急食品补给(每天1500卡路里)”。食物装在一个黑色的塑料桶里,里面按照不同的食材分为一个个黑色密封袋,商家的描述显示这些食物的保质期为25年,黑色密封袋一共四层,并且建议在断电、自然灾害、疫病流行期间食用。食物的内容包括奶酪通心粉、炒饭、薄煎饼、燕麦粥、土豆浓汤等。


“末日食物包”

最让人惊讶的是那些价格高达四五千美元的超大食品套装,里面的内容可谓包罗万象——不仅有真空包装的粮食、肉类,还有脱水的蔬菜水果等,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纤维素等搭配齐全,能够满足全面的营养需求,这五六百罐食品的体积也蔚为壮观,放在一起堪比一个集装箱,商家宣称可以供四五个人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吃上一年,保质期也有二三十年之久,可以瞬间把家里变成一个“食物银行”。

而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在加州,一种生存工具包的销量也随着新冠疫情的扩散水涨船高,销量增加了300%到500%,而这种工具包一个的价格也是达到了5千美金。工具包里包括滤水袋、N-95面罩、抗菌空气净化器、手电筒、药品和急救材料、折叠太阳能电池板、无线电通讯器、两个睡袋,雨衣(是用来防新冠病毒吗?)对于这样的装备和如此不菲的性价比,你可能会说,里面还应该有牙刷、牙膏和润肤霜。据美国媒体报道,这些不可思议的、或许毫无用处的(当对于病毒遏制)生存工具包有数千个已经售出。

生存工具包

美国生存产品市场营业额达45亿美元

早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英美等国家就已产生了对“世界末日”的忧虑,主要的恐惧来源于核战争、宗教冲突、经济崩溃等,那时候的人们就有修建防空洞、避难所、储备生活物资的习惯。“冷战”和“大萧条”的出现更是坚定了人们应该随时为意外事件做好准备的心理。上世纪60年代,“生存主义”一词诞生,主要是指用储备生存物资、学习生存技能等方式来防备以后可能会出现的灾难。

许多人认为这是因为美国这个国家从立国至今,并未在本土遭受过太大的灾难,因此美国人普遍认为自己对大型危机的承受能力并不是很强。另外,出于对政府的不信任感,许多人也有一种“与其等待救助,不如依靠自己”的思想。

根据调查有20%的美国人相信全球会爆发大灾难,其中大部分人愿意把大把钞票花费在这种“未雨绸缪”上。而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仅在美国,生存产品市场营业额就达45亿美元。富人正在囤积这些世界末日用品,就像其他人囤积卫生纸一样。

封面新闻记者 李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