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特免血浆疗法首倡者刘本德:血浆如“援兵” 给重症患者病情踩了“急刹车”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2-15 11:45 78589

刘本德接受封面新闻记者专访

刘本德向封面新闻记者揭秘治疗过程

1

“不是说只用血浆就行,它只是一个很重要的辅助。”患者治疗过程中仍必须配合抗生素等药物。

2

一个人捐献的只能救治一个人,而且需要血型对应。

3

“已经多器官衰竭,命在旦夕,这种病人用血浆治疗,我个人认为也不会很好。”

4

通过观察分析,把起作用的免疫球蛋白分离出来,以后就不需要大量的血浆。就简单做疫苗或免疫球蛋白。

封面新闻记者 田雪皎 梁波 陈彦霏 谢凯 廖秀 发自武汉

“血浆疗法”,已在武汉展开。

2月13日夜间,湖北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发声:患者康复后体内含有大量综合抗体,能够对抗病毒。随后,他呼吁康复后的患者伸出胳膊,捐献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实际上,一周以前,非典时期昙花一现的“神奇疗法”——血浆疗法,就已经回到了新冠肺炎临床治疗上。开展的医院并非武汉市新冠肺炎定点医院,而是更接近武汉市郊的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该医院的副院长刘本德,也是江夏区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便是新冠肺炎”血浆疗法“的首倡者。

2月14日,刘本德向封面新闻记者揭秘治疗全过程的同时,也明确提出“血浆疗法”只是“援兵”,患者治疗过程中仍必须配合抗生素等药物。

“血浆疗法病人,病情都像急刹车一样控制下来了。”刘本德说,一位病人有望几天之后出院,但未出院之前,仍无法乐观。“而免疫球蛋白、疫苗,还有更长一段路要走。”

请“援兵”

血浆疗法是重要辅助

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并非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春节时,第一批定点医院名单发布时,这里已经住进300名-400名疑似或确诊病人。

“离郊区近,去不了市中心的病人都来这里了。”刘本德掌握的数据显示,除了金银潭医院医院、武汉市第二医院后湖院区,他们医院收治病人数最多,也是非定点医院收治病人数最多的。

献血浆第一人

疫情蔓延,刘本德成为江夏区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我负责治疗,就要动脑筋,死亡率这么高,怎么解决?”刘本德说,他首先想到了2003年“非典”时期的血浆疗法。“其他能用的方法都用了,都试了,危重症死亡率还很高,这个办法应该试试。”

刘本德对新冠肺炎的认识简洁明了:病毒破坏免疫系统,继发细菌感染,然后引起脓毒血症。“形象一点,就是坏人来了,攻进城了,哨兵会跟坏人打架。”

刘本德形容这是一场身体里的“暗战”,如果哨兵足够多,很快把坏人打败了,那就是很轻的病症,很快就恢复了。如果哨兵跟坏人势均力敌,就可能是中度患者,可以扛一段时间,养精蓄锐后还可能打赢。但是,哨兵越来越少了,就要请援兵了。“我们这个时候外援就是康复者的血浆,有助于我们把坏人全部赶跑,这样人体才会迅速康复。”

“不是说只用血浆就行,它只是一个很重要的辅助。”刘本德说,有了这一个“援兵”,细菌感染治疗仍需使用抗生素。

选病例

多器官衰竭者不适用

1月20日,刘本德发出倡议,希望康复者捐献血浆。

随后,不足百字的倡议在微信群转发。很快,江夏区中医医院感染医务人员内部群收到这则倡议,已经出院的该院党委书记宗建带头响应。

2月5日开始,来自江夏区中医医院、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33名新冠肺炎治愈医务人员献出血浆。最终,制备出特免血浆约3000ml,用于临床治疗。第一批超过10例重症患者患者接受该项治疗,同时有3份血清提供给外院重症患者治疗。

怎么选择第一批病例?

“已经多器官衰竭,命在旦夕,这种病人用血浆治疗,我个人认为也不会很好。”刘本德认为,“血浆疗法”不可能让所有的脏器恢复,只有个别器官受损,效果才会比较好。

医务人员献血浆

特免血浆少,一个人捐献的只能救治一个人,而且需要血型对应,刘本德把病例选择“规矩”定得十分严格。“危重病人,而且他只打无创呼吸机。”刘本德说,已经进行了气管切管和气管插排,或者用上了ECMO,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而且已经出现多脏器衰竭,是不可逆损害,“血浆疗法”就没有意义了。“就像我们的城墙,刚开始摇摇欲坠的时候,我们增加援兵可以把它固定,但是城墙彻底垮了,你派再多援兵都来不及了。”

“病人需要选择合适时机,也还不适应于大面积的治疗。”刘本德坦言,轻症也可以用,但是血浆资源有限。

“急刹车”

重症病人第二天就想吃东西了

“神奇疗法”效果到底怎么样?“第一批病例,病情都像踩了急刹车,稳定了。”刘本德说,几乎所有采用“血浆疗法”的重症患者,第2天就有变化了,“但也有其他的药物在治疗,抗病毒、抗细菌的都在用,血浆是一种很重要的辅助手段。”

2月5日第一批采血浆,2月8日第一批患者使用上,但目前尚无一例转阴出院。“第一例患者,病情危重,10多天持续恶化。”刘本德说,用了血浆后,第二天病情稳定下来,病人也想吃东西了。血浆疗法一周后,第一例患者的“大白肺”也开始透明起来,“一周后可能就可以出院。”

怎么判断是血浆起的作用,还是说其他药物起的作用?“现在我们不敢做对比。”刘本德坦言,目前只能参照患者的炎性指标,而不敢进行临床试验,“我们不敢加这两患者去做对比,或者采用安慰剂,这个时候要救命。”

刘本德也无法得知是血浆起了作用,还是其他药物起作用。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这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可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反正你用了以后,进行大数据比对,他的病情发展速度,致死率,都有所好转,这是肯定的。”

局限性

武汉之外开展难保证安全

血浆疗法引发关注,2月14日,湖北以外的地方也宣布启动这一疗法。

“目前有条件的城市,只有武汉。”刘本德甚至认为,这一疗法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启动,也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

这所医院紧邻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国药集团武汉血液制品有限公司、武汉血液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几家单位,在湖北省科技厅的支持下,成立了科技公关小组。

“病毒研究所是最核心的安全保障单位。”刘本德说,这个研究所只有武汉有,血浆样品取出来首先要送到病毒所,对病毒进行灭活,“不能拿来就用,这是一个甲类管理的乙类传播疾病,首先要保证样品的安全性,再进行后续的实验。”

刘本德特别提到,无论是捐献者还是受捐者,对抗体滴度的检测必不可少,这项指标通俗来讲就是人体内对该病毒的抗体浓度,抗体滴度过高、过低都不能进行血浆采集及输注。如果患者体内本身抗体滴度高,此时再输入血浆就可能产生“炎症风暴”,引发多脏器损伤。“所以生物制剂单位非常重要,我们现在采血24小时后,基本可以用于临床。”

往前走

探索疫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刘本德总结新冠肺炎为三个特点,一是艾滋病毒的特点,能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二是普通流感病毒的传染性,所以要戴口罩,居家隔离;三是乙肝病毒的隐蔽性,病毒十分“狡猾”,检测会出现阴性,即存在健康带病毒者,所以密切接触者要居家隔离。

“原来SARS只攻击肺,不影响心脏。”刘本德说,新冠肺炎对人对肺、心脏和血液系统同时攻击,一些患者就是死于心肌炎,“所以我们观测指标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小心,非常的仔细。”

刘本德说,“血浆疗法”的课题还会继续往前走,通过持续观察,分析到底是哪一种免疫球蛋白在起作用,把这种免疫球蛋白分离出来,以后就不需要大量的血浆。“就简单做疫苗或者免疫球蛋白,但整个过程需要数据的积累,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朱信怡 2020-02-15

    刘本德真棒。

  • 未来在哪里 2020-02-15

    武汉加油

  • 未来在哪里 2020-02-15

    我们一定会胜利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