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挺住”诗歌专辑(116)|孙梧:武汉的樱花开了(外六首)

封面新闻 2020-02-14 18:11 35259

文/孙梧

像藏不住的相遇,与三月
与梦醒后的武汉
我们制造出一场淋漓尽致的樱花雨

洗掉灰烬,便是洁白如玉的肌肤
在阳光里,你有百年的积淀
有花蕊的质地,再配上羽翼
我们相遇的速度,恰好等于每秒五厘米

似微风荡漾,尽情释放着一瓣瓣花事
在一杯茶里放三钱妩媚,在一杯酒里
放两钱溪水,我们会成为一首诗
有虹桥,小岛,斗门
也有鸟鸣,时时唤醒大片大片的樱白

谁也不提阴天,任落花覆盖伤口
我们像雪一样,拥在一起只呼吸不说冷
谁也不隐瞒语句,在新铺开的宣纸上
我们写下芬香,写雨后的大地是我们的脸

我们不多写一字,樱花那么美

庚子鼠年

庚子鼠年,目睹了冠状病毒的
美食计、反间计
我视为阴谋,一一识破它们
比如中间宿主,暗藏着高温、干咳和
白色肺叶,与中计的武汉亲人一样
有的离开了,有的还在抗争
眼泪已毫无意义,病毒一直想串联我们
我们用阳谋,用口哨,用一个人的孤独
隔离着另一个人的孤独,任病毒湮灭在灰尘
对于流水与野花盛开,我们向来不计较
尽管耗尽了一春的阳光

蝙蝠的家园

它们撞响寺院的钟,彷徨于岩洞
用空洞的眼神,寻找温暖的家
却惧怕光线,迟迟打不开黎明的窄门

它们不惧怕人类的影子。一次次狂奔
留尸体,留灰烬,留一双翼手
像乌云,像雨,洒下细菌与病毒

它们能找到的,只有仿制的生物链
像一个个的发酵体,像冠状
藏匿于人类的一个个肉身

像活过来的蝙蝠,乌压压的一片

疫殇

前天七十六岁的岳父走之前没了呼吸
今天岳母一个人卷缩在卧室,垂下了头
孤零零去了天堂,孤岛变成荒岛
他们在另一个小区不敢靠近,不能送最后一程
殡仪车是政府出的
没有仪式,没有悼词,更没有墓志铭
妻子只能隔窗相望,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他在另一间卧室拉起二胡,不说话
还好,楼上的哥们不让送,社区专车送他
农村老家的父母也不用送,他们用电话一遍遍
叮嘱,带湖北话的土味,很亲,也很近
庚子鼠年,年不是年,节不是节
街道突然空了,有救护车发出鸣叫
有口罩追赶医院
作为武汉人,看什么都觉得是病毒
看到新闻的数字也藏冷冰冰的病毒
他呆立,无泪,已死过无数回
在天亮之前又活过一回,只想把病毒
扼杀在自己体内,哪怕同归于尽
也替失去的亲人报了仇

熟悉的武汉又将站起来

蝙蝠练就了用毒术,借助果子狸、水貂
让它们怀揣病毒,潜入到人类的口中
当野味变成一次次的“福寿汤”
这些病毒在酒饱饭足后,依附在细胞壁
仅仅是一粒病毒,不到十天
就裂变成了一串咒语
随主人的飞沫,传染到另一群人

白色的肺部,病毒还在侵蚀武汉的肝肾
只有在显微镜下才露出真实的面孔,
成冠状、成椭圆,抗生素杀不死
消毒液杀不死,它们有顽强的生命力
也遇到了顽强的武汉人
隔离,居家,阻止它们的扩散
像阻止一场战火
而火,火神山的火、雷神山的火
恰恰击中了病毒的命脉

病毒丧失在春暖花开
熟悉的武汉又将站起来

窗外的月色

月光在窗外徘徊,我在老树下徘徊
月光一窜一窜的,想安抚楼上啼哭的孩子
我静静的,看溪水流动
院子里汽车在睡眠,远处的灯火灰暗
街道上空荡荡,万籁俱寂

此刻,草坪与楼房之间的距离是安静的
他们隔着一层厚厚的口罩,隔出了
月光投下的一两片碎光,散发出消毒水的
味道。但月光更像使者,带来早春的泥土味
钻进长长的影子里吟唱
灌木丛的草木扬起黑色的面孔,在聆听
裹着防疫服的两个门卫,他们不听
他们盯着栏杆不松手,像防窃贼似的
用假手枪防着病毒

而今晚的月光一直在等他们收工

歌者

一曲安魂曲在眼前奏响

入口在一间病床前

出口在远处的树林边

辛亏音乐没有被病毒感染
在一群蚂蚁身后
我安下心,聆听它们
它们能发出比静还静的声响
跳跃着,舒展着
承受着死去的灵魂
它们就是一切,在人间的对面

愤怒远远低于悲伤,有四分之一
的曲调,足以抚摸树叶
我能够揽进怀中的,还是那些花草
被风吹得直不起腰

【作者简介】

孙梧,本名孙晓蒙,男,山东蒙阴人,70后诗人、作家,《诗民刊》主编。诗歌曾入选多个年度选本,出版诗集《崮乡叙事》《背面》《孙梧诗选》、诗合集《辛卯集》。现居山东临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山君与见山 2020-02-14

    希望吧希望吧!!!不给我樱花,也给我点梅花看吧.

  • 饮尽盏中余温 2020-02-14

    嗯,现在已经开了,我的朋友就在武汉,他说已经开了,很美!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