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冯国平:新春随笔

封面新闻 2020-02-12 18:52 34438

文/冯国平

月去年换,新春又过去了。

俨然一轮旭日,一弯新月,一缕春风,一把扫帚,轻轻扫去冬日的阴霭,扫过一月霜粉的晴空。

“身加一日长,心觉去年非。”扯一片云霞裁衣,捉一把清风洗面,果然一切都是新的。阳台刚开的花是新的,楼下绽开的海棠红是新的,路灯下的广告牌是新的,城市中刚冼过的道路是新的,婴儿张口呀呀学语冒出的牙也是新的。沐浴这新日子的亮丽,艳妍和洁净的心情何尝又不是新的呢?

总在这个时候,在“邻墙旋打娱宾酒,稚子齐歌乐岁诗”的时候,我便沏一杯茶,翻阅一卷书,想着新春过去新的打算,新打算里的新路子,我已置身于人生最美好的境界中。

作家林清玄说:“离开真实的生活,世间一切的美都显得虚幻不实。”由此,我对生活的理解更递进了一层,对人生的感悟也更诚挚了一些。那些可做可不做的事要不要做?那些可发可不发的牢骚要不要发?那些可争可不争的名利要不要争?

即刻便想得透彻了点,人生也豁然显得洒脱开来。时值天命之年,岁月静好,俗事繁多,多少东西都是淡淡的,无足重轻。最赶紧的,还是去干点正儿八经的事儿,别狂妾也不自大,别肤浅也别虚庸,别冷酷也别迟疑。事情成功与否,关键是要把路子找对,把步子迈起来。因为新春也会老,新春也会过去,新日子说过去也就溜去后不见踪影。

“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手握黄昏。一年很短,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丰子恺先生说,新春,是在混沌的寒暑中用人工划分出来的时间段落。

于是,便长了精神,以弹性的步伐走在大街上。以仁慈的心态去待人,以求真的胸怀去读书,以包容的理性去做人。街市买炭,当体贴对方“晓驾炭车碾冰辙”的艰辛;人我相交,当有“退后一步自然宽”的胸怀;恋爱持家,当怀一缕“南来北往两相当”的温柔;面对措折和困难,当具“野渡无人舟自横”豪迈而乐观的气魄……

新春是如此之乐又如此之快呀,人生的年轮由四季的轮换镌刻而臻熟至真。细细想来,一生的时光中又有多少个新春呢?如果你是父母,你会感到大手牵着小手不经意间度过咿呀学语的年月。如果你已经跨越了不惑之年的门槛,你会备感少年不识愁滋味遥不可及的回味。如果你近中年,在事业最丰沛辉煌成功的人生巅峰之时,晚年的人生之路也正向你招手致意呢!

岁月如滨纷的落英无声的飘洒,时光又浩浩荡荡如春水淌向远方,迎来一个新的轮回。过去已成为人生一段经历,一段美好的回忆,新春是人生旅途中一个意味深长的驿站。它让你在辞旧迎新的欢愉中去感受时光的魅力,然后大踏步向前方走去。应对这般的新面貌新精神,新气节和新举措,才觉得在岁月风雨的成长中不负韵华备添喜悦,不负时光的修斫与培植。

新春过后,多少旧景会被雨露打扫,多少颓唐会被岁月振鼓,几多炎凉几许冷暖,都会被新时代新气象调节与慰抚。种子渴望生命的出土,便会在这个季节涨得如此饱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随着新日子的到来潜滋暗长,枝繁叶茂,在阳光的朗照下一同进入一个丰收的乐园。

【作者简介】

冯国平 ,四川平昌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1980年代中期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诗集《红高粱》《花开的泥土》,报告文学《热土情衷》(与人合著)。有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获奖并录入选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孤独的牧羊人 2020-02-12

    深有同感.

  • 老街孤人 2020-02-12

    好文字很美。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