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小小说|欧阳明:温暖的雪花

四川小小说 2020-02-12 19:22 32944

文/欧阳明

大年三十,下午六点。

夏雪给七十六床的李阿姨测完体温,就该下班了。

窗外,雪还在下。夏雪心里却像装了一个火盆,热乎乎的。今年,终于可以一家人在一起吃顿年夜饭了。去年三十,她值夜班,从下午五点,到初一上午八点。下午的时候,老公秦越发来信息,说婆婆已接到家了,香肠腊肉都煮好了,汤也炖好了,等她回去就可以炒菜了,边吃边炒。

想起秦越,夏雪心里便甜蜜蜜的。秦越对她很好,更重要的是,一个大男人,还很会家务,家里什么事都不让她操心。她唯一愧疚的是,不能把婆婆留在家里。去年春天,婆婆突发脑梗,落下个半身瘫痪。由于她和秦越都要上班,不能随时照顾,不得不把婆婆送去了医养中心。那里条件不错,可毕竟不是家里,总感觉有点过意不去。

今晚一定要好好陪婆婆吃顿饭。夏雪想。掏出手机给秦越打了个电话,便急忙换上羽绒服,进了电梯。从八楼到一楼,就一两分钟。可这次夏雪觉得太慢。她两眼一直盯着楼层的数字。8、7、6、5、4、3、2、1。终于,电梯门开了。

雪绒花,雪绒花一一刚出电梯,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催啥呀?夏雪以为是秦越打的,一看,竟是猪头。

猪头是科室主任,姓朱。大家就开玩笑叫他猪头。

你在哪?没等夏雪问句好,猪头就问,语气急切。

一楼,刚出电梯。她说。

快回来,有急事!猪头说。

年三十了,有什么急事?夏雪心里想着,又返回了电梯。

护士室除了猪头,还有六个护士,都是三十岁以下的,连休班的两个也在。猪头说,刚接到院办通知,叫我们科室派两个三十岁以下的人去武汉,明天一早就出发。你们每个人家里都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不知道派谁,只好先问问你们,有没有主动去的,如果没有,就抓阄来决定。

我去!六个声音同时发出,六只右手同时举起。

猪头惊呆得像截木头,半响才回过神来,说,只去两个,你们想好,那可是疫区,弄不好会死人的!

秀子先说话,死就死吧!我儿子七岁了,父母身体还好,没什么负担。

灵儿说,你去啥?你身体那么瘦弱,去了吃不消,反过来要抢救你,不是添乱么?我身体结实,我去!灵儿是科室里最胖的。

夏雪说,我最该去!地震那年,我被压在水泥板下面,要不是解放军救我,就没了,现在,同胞有难,我不能忘恩负义啊!

其他三个理由也一套一套的,都说自己该去。

猪头没想到,这几个女人,平时加点班都要抱怨,现在面对危险,居然争先恐后的。便更加拿不定主意。

夏雪见状,说,猪头,我们不为难你,全部报上去,由院办定,定谁谁去。

猪头想了想,一咬牙说,也只有这样了,你们先散,我这就去院办,等结果出来了电话通知你们。

雪绒花,雪绒花一一猪头刚走,夏雪手机又响了。这次是秦越。

怎么还不没回呀?秦越问。

快了,医院还有点急事。要不,你们先吃。夏雪说。

等你,抓紧点。秦越说完挂了电话。

护士室只剩下夏雪了。她想,六个都报上去,万一没安排我怎么办?不行!得想想办法!她想了想,急忙拿出纸和笔,写了一份请愿书。

尊敬的院领导:

我主动请求去武汉,这次不去,我会一辈子内心不安,请给地震中获救的孤儿一次报恩机会吧!

夏雪

2020年1月24日

写完,便拿起一颗针,扎破食指,在名字上按了个血印。按完,拿上纸就往外跑。

把请愿书交给院办后,夏雪立即往家赶。一进门,秦越就说,姑奶奶,你终于回来了,快坐。说着,急忙给她舀了半碗汤。

夏雪喝了一口,便放下了筷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不吃呀?菜不合胃口?秦越问。

夏雪摇了摇头,拿起筷子给婆婆和儿子夹了一筷子菜,说,婆婆,多吃点啊。婆婆笑着看着她,说,你也吃啊。

雪绒花,雪绒花一一这时,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猪头。

夏雪啊,医院批准你去了,你准备一下,明早八点,医院门口集中,到省上集合。猪头说。

挂了电话,夏雪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举起杯子,笑着对婆婆、秦越和儿子说,来,今天过年,干杯!

吃过年夜饭,夏雪和秦越一起,把婆婆送回到医养中心。离开的时候,对婆婆说,婆婆,这几天我们医院要加班,估计没时间来看你,你要开开心心的啊,等忙空了,就来看你,需要啥,就对秦越说。婆婆直点头,说,注意点身体,别忙坏了。

回到家里,已是十一点。儿子正在看春节联欢晚会。

说吧,你有什么事?秦越给她倒了一杯水。

你怎么知道有事?夏雪很惊讶。

你的事都挂在脸上,我是谁呀?这点都看不出。

大事,说了你可别怪我。夏雪说。

只要不是你外面有人了,都不怪,说吧。秦越哈哈一笑。

明天,我要去武汉。

院里安排的?

自己请求的。

就这事?

嗯,事前没和你商量。

可以带家属不?

狗都不能带!

你说我是狗?

你没意见?

去吧去吧!我怎么能抱着你的大腿不放呀?

你是想我走?

乱说啥呢?谁想孤枕难眠呀?现在那里太需要人了,我要是学医的,都坚决去!

夏雪一下子扑倒秦越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腰,抬起头问,我要是感染了,死了怎么办?

闭嘴吧!你不是去死的,是救人,我老婆这么好,这么会死呢!秦越把嘴贴在夏雪的耳朵边,放低了声音,又说,回来再生个女儿,好品种齐全。

想得美!我又不是母鸡。夏雪挣脱出来,给了秦越几拳头。

今年的年夜,很静。比任何时候都静,静得似乎可以听见雪落的声音。

早晨七点,夏雪和秦越就起床了。行李,昨天夜里就收拾好了。夏雪吃过秦越煮的汤圆,就出发了。

你要好好照顾好婆婆和儿子,最好每天去看看婆婆,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夏雪对秦越说。

放心吧,你都说了几十遍了。关键是你,要好好的回来。秦越说。

到了医院大门口,夏雪看到了灵儿。灵儿见到她就抱住说,雪姐,我太高兴了!

同行的还有几个医生和护士。家属们都来送行,个个依依不舍的样子。

马上就上车了。夏雪抱住秦越,说,我说的你记住没?秦越只是点头,把她越抱越紧。

回来我一定给你生个女儿。夏雪小声对秦越说。说完,便离开他的怀抱,朝车门走去。

后面是亲人,前方也是亲人。雪还在下,无声地落在每个人的衣服上,脸上。不知为什么,夏雪居然感到脸上的雪花,并不冷。不仅不冷,还有一丝温暖。

【作者简介】

欧阳明,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主席,四川省小小说学会会长。发表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作品一百多万字,出版有《遭遇情人节》《穿越2012》等五部小说集。有作品入选各种选刊或选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第幾種人 2020-02-12

    看完之后内心一阵的舒适

  • D+調+曲+ 2020-02-12

    暖手暖心,好有爱啊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