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小小说|彭丽:珍贵的口罩

四川小小说 2020-02-12 19:30 34007

文/彭丽

晓静已经三天没有出门了。原因:没有口罩。

晓静是武汉姑娘,在都江堰一家公司当会计,因为公司放假晚,恰好遇到武汉封城,她便听从政府的号召,主动退掉了买好的动车票,不回去了,滞留在都江堰。同屋租房的另外两个姑娘回了乡下老家,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出租屋房里不知哭了多少回。

老家来电话了:“晓静,你放心!我们没有被感染。但这边冠状病毒疫情严重!你就不要回来了,就留在那边!好好保重,不要出门!出门的话,一定要戴起口罩!”对,口罩!这几天光顾着打电话,口罩都忘记买了。

晓静抓来一条围巾代替口罩遮住半张脸,下了楼,来到小区外面的一家药房,轻声问道:“老板,你们店里有口罩吗?我买十个。”“没有了!最后一个已经在上午卖掉了!到别家去看看吧!”

女老板戴着口罩,露出一双黑油油的大眼睛。晓静只好埋着头继续往前走,转过一个弯,便到了另一家药店,这家药店的规模比较大。“这里肯定有!”晓静心中一喜。“老板,我买口罩!”“没有了!卖完了!”老板的声音不大不小。“那有没有高价口罩?我买一个!”晓静不甘心。

“什么高价口罩?我们不发国难财!”老板呵呵一笑。晓静有点绝望了,她想说:“那你给自己留的口罩可不可以分我一个?”可是话到嘴边,又被她吞下去了。在这个时候,谁愿意呢?跟人家非亲非故的。晓静还是不甘心,又继续往前走。是不是运气太差了,几乎跑完了半个城市的药店,都说没有了。

晓静垂头丧气地回家了:“哼!没有口罩,我就不出门!”便到小区旁边的一个小超市买了许多方便面、大米、罐头、面包、零食,提着一大包进了小区。“晓静,新年快乐!你没有回家啊?”门卫大妈王阿姨穿了一件蓝色的羽绒服,拿着扫把,正在花台边扫树叶,回头看见了晓静,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王阿姨新年快乐!哎!暂时回不去了,封城了......口罩也没有买到!这不?用围巾当口罩!”晓静苦笑了一声,踢了踢脚下的树叶。“哦,那你多买一点蔬菜放家里,尽量不出门哦!注意安全哦!”“谢谢王阿姨!”

回到出租屋,晓静赶紧打开淘宝,准备在网上购买,网上倒是有货,可是最快都要等到正月十五以后才发货,这可怎么办?没有口罩就不能出门,根本不能进入一些地方。裸奔的话,别人会用什么眼光来看你? 晓静不是没有素质的人。怎么办?无论如何也要搞到一个,以备必须出门之需。

她打开手机,点开朋友圈,发现好多朋友都没有口罩,晓静深感形势的严峻,此时她想起了家乡,想起来了亲人,看到孤孤单单的自己,忍不住流下眼泪。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个比较要好的同事丽姐家里开了药店,说不定留有多余的口罩,给她求救吧!

“喂!丽姐!你们家药店还有没有口罩?”“哪里还有?早就卖光了!”“那——那你有没有多余的,分一个给我!我一个都没有,出不了门!”晓静憋了半天,好不容易说出口。“我——我——我也没有多余的!”丽姐言辞闪烁,支支吾吾。挂断了电话,晓静又忍不住地掉泪,看来,只有呆在家里不出门了。

接下来,晓静就在狭小的出租房里呆着,每天打开手机看疫情报告,看着感染冠状病毒人数急剧增加,晓静的心悬吊吊的。没有事情干,就看书、追剧、和远在武汉的亲人朋友聊聊微信,再玩玩手机游戏、打扫打扫房间,少吃多睡,这样总算过了三天。

哎,太无聊了!太憋气了!此时,晓静透过窗户看见天已经黄昏,大街上的人很少很少。她突然好想出去透一口气,哪怕短暂的十分钟也行啊!再说了之前没有打算在这边过年,家里什么也没有,牙膏没有了,洗发水没有了,最难受的是她已经三天没有吃过新鲜蔬菜了,她好想出去买这些东西啊!可是,没有口罩!

她打开窗户把头使劲往外伸,想多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哎!之前上班的时候总抱怨上班太累,总想睡到自然醒,轻轻松松在家休息两天,可这才三天啊!三天就快疯掉了!看来还是上班好啊!”晓静自言自语。

“砰砰砰!”突然想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晓静赶紧把伸出去的头缩回来。“谁呀?”晓静没有贸然开门。“我,王阿姨!快开门!”晓静急忙把门打开,要把王阿姨请进屋子,要给她泡茶。王阿姨接连摆手:“非常时期,我就不用进屋子了,我给你送来一个口罩!看你几天没有下楼了,一个人背井离乡,孤孤零零怪可怜的。”

“哪儿来的?不是早卖光了吗?......谢谢您!谢谢!”晓静很惊讶!很感动!“我的,我有多余的,分你一个,救救急!”说完,门卫王阿姨就走了。

看着这个蓝色的口罩,这个写满爱的珍贵的口罩,晓静又流泪了,之后回到屋子默默擦干眼泪,下意识地打开手机,点开朋友圈,却赫然看见同事丽姐给她发的短信:晓静妹妹,我搞到了一批口罩,给你送来五个,放在你门卫上了,非常时期,我就不亲自送上门了,赶快去拿!

看完这段文字,怎么说呢?晓静真是百感交集,眼眶又湿润了。晓静站起来,走到窗户边,往门卫室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见门卫王阿姨提着一个袋子朝她这栋楼走来,她抬头看见晓静时,大声喊:“晓静,有人给你送口罩来了!我给你送上来!”“我自己下楼来拿!我自己下楼拿!”

晓静反手抓起口罩,轻轻拆开,把两边的带子套在耳朵上,此刻,她感觉到口罩棉质的柔软,她获得了一种自疫情蔓延以来的安全感。她闭上眼睛,在内心深处默默地喊道:武汉加油!祖国加油!

【作者简介】

彭丽   都江堰市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字,有散文诗歌在《四川广播电视报》《华西都市报》《成都晚报》等报刊发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