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小小说|流光溢彩:暖意

四川小小说 2020-02-12 19:26 34679

文/流光溢彩

“天啦,我活了几十岁从来都没这么关过,为啥子要这样关我嘛?”窗户前,母亲边捶胸顿足的吼,还时不时的拍打着防护栏。

“妈,求求你,不要吼了嘛,您看新闻视频,听小区放的广播这些,哪一样不是提醒大家尽量少出门。”儿子赶紧上前扶着母亲,生怕激动中的母亲摔倒。

年轻时的母亲比较好强。小时候父亲长年在外工作,只有农忙的时候回家帮忙,平常都是母亲侍奉奶奶还带着两个孩子。记得七八岁的时候,有一天,奶奶突然生病,村里赤脚医生说必须要去镇上的大医院,家里没有一个有体力的人可以依靠,村里人劝母亲给父亲带信,让父亲回来。母亲没有言语,手脚麻利的把奶奶的换洗衣服收拾好,怀揣存了几年的积蓄(那时候是真的穷,也就500多元钱),把奶奶背上铺好棉被的鸡公车上,让兄弟两人看好家,硬是自己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把奶奶送到镇医院住院。奶奶一直说母亲是个好儿媳妇,要父亲家里的事情都多听母亲的。村里的人都非常尊重勤劳持家、孝敬长辈的母亲。

现在两个儿子都在城里安家,父亲退休后,母亲咬牙把用来养老的积蓄在儿子们家附近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说是儿子们孙女们回来有住的地方。

今年春节受非洲猪瘟的影响,父亲母亲只做了少量的腊肉香肠等年货,再加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一家人没像以前,从大年三十到初五都在父母家过年,今年只有两个儿子轮流去看望父母亲。今天幺儿子和幺儿媳妇刚进门母亲就朝他们一通吼,读大学的孙女感冒没来。

“那些被传染的人不是都被隔离起了吗?我们是正常的,为啥不能出去?”母亲抓着儿子问。

“妈,正因为现在是病毒爆发期,你也不知道经过你身边的人有没有携带病毒?有没有症状?你看你都是要满80岁的人了,身体不比年轻时抵抗力好,都说了,这个病毒最容易传染给抵抗力差的人。”儿子望着母亲说道。

“有那么怪,就被传染上了!”母亲声音低了些。

“您看人家钟南山院士83岁了,为了防控疫情还在武汉一线,冒着生命危险带着一群不畏生死、不计报酬的医务人员抗击病毒!”儿子提高音量。

“比我年龄还大?”母亲抬头望着儿子。

“是呀,我们应该按照政府的要求:戴口罩、多洗手、室内常通风、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外出和聚会,不给国家添乱。”趁机儿子将注意事项重复一遍。

“我从来没有给国家添过乱哈。”母亲急切的说道。

“妈,我们都知道,您最有分寸!最支持国家的!您常说:爸是共产党员,我们不能拖后腿,现在政策又这么好,要珍惜!”幺儿媳妇赶紧补充道。

“妈,我是说万一哈,您不小心传染上了,您又传给我们两家人,我们又传给跟我们接触的人,您老说说,这该有多少人?全部弄来关起?传出去说是因为您老人家出去走了一圈传染回来的,我爸还是老党员呢,儿子、儿媳妇、孙女也是国家工作人员,在校读书的孙女还是优等生,您说全部都像拖死狗一样拖走,脸往哪搁呀?”儿子故意把事态说得严重。

“没那么严重吧?”母亲急切问道。

“所以才要听政府的,不出门、不串门、不扎堆、勤洗手,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了家人,也不会给国家添乱。”儿子再次强调。

“我不添乱哈!”母亲快速表态。

“你妈在家呆三天了,就是没去走路,脚有点僵,没事,她发泄一下就好了。”父亲递给母亲一杯水。

“来,我们一起把屋子收拾一下,消一下毒,中午让希儿过来包饺子。”幺儿媳妇马上接话。

“老头子,你一会儿给希儿打电话让她戴口罩才出门哈,我们先收拾屋子。”母亲喝了一口水说道。“还有,我们给武汉捐点钱吧,尽点心意!老幺,我和你爸来收钱,你负责捐哈。”

儿子儿媳俩相视一笑。

【作者简介】

流光溢彩,本名范敏,四川省小小说学会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理事,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嘉陵创作基地负责人、南充市网络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雾月 2020-02-12

    光溢彩:流动的光影,满溢的色彩.形容色彩明丽

  • 愁杀梦里人 2020-02-12

    流光溢彩:流动的光影,满溢的色彩.形容色彩明丽.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