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诗歌专辑9:一朵花怎么免疫

草堂诗刊 2020-02-12 14:39 34732

全国人民在行动!大家同舟共济,众志成城。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很多人一往无前奋战在抗战病毒的第一线,为我们负重前行。
作为诗人,理应传承发扬杜甫诗歌伟大的现实主义精神,记录时代,见证时代,为时代发声。鉴于此,《草堂》诗刊将于“诗草堂”公号陆续推出“抗疫诗歌”专辑。

现在,离开我吧

文/魏天无

我坐在书房的阳光里
电脑已黑屏
书桌上的书沐浴着阳光默默无语
风被隔离。笔筒里的笔投下的影子在倾斜着生长
爬向我
窗外,邻居戴着淡蓝色口罩坐在休闲椅上
这么漫长的时间里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
但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习惯了在深夜出门,戴双层口罩
换上有更大边框的墨镜,镜片被穿透口罩的热气
模糊——不是梦,也不是依稀梦中
这世界已不允许我看清它的面目,看清脚下的路
鞋底的病毒
这世界教我去爬楼梯,让我好好听一听自己的呼吸
这世界指示我在阳台换下穿出去的衣服,鞋,帽子
我把墨镜浸泡在肥皂水里,它何时能洗白?
我把手放在水龙头下,像另外的手,陌生的手
无力地垂落。我把马桶盖盖上
像是压住一条阴谋的通道

现在是二月四号,十二点四十八分
阳光盛大。乔治·斯坦纳,这个不知道自己母语的人
终于长久地沉默。我与他远隔高山与大海
他的沉默提前感染了我,让我不能对那些被疑似、被确诊
被自我隔离或被强制隔离的人说
你看,阳光来了,春天来了
一切终将过去,连同恐惧,邪恶,道貌岸然,昧良心,无良知
阳光盛大,有人已经看不见了
羞辱在持续※
必须唤醒屏幕,敲打那些被消毒的词语

现在,窗外的邻居已在椅背上左右伸展着他的双臂
这样的姿势让他仰望着天空。口罩替代了他的脸
它是你我身体的一个必要的
补丁,服从某个程序
我和他都习惯了长久的沉默
我们的舌头不由自主地缩了回去;我们吞咽自己的口水
我们说话一律朝着另一个方向;世界是这样教我们的
不在此时,就在彼时。拥抱已不可能
然而,“其他人的出现哪里比得上
我自己更令自己感到陌生?”※

现在我躲在春天的阳光里;我只在黑夜里进出
观察着四周的动静。门洞旁的那只流浪猫
不再向我乞食。它弓起背,警觉地盯着我的下一步
迈向哪里。它有同样的恐惧
我知道,不是针对我,是对它自己,犹如我
对自己不习惯的陌生……
这一切,这一切无须在阳光下曝光
黑夜早有它自己的世界
有人在四处流浪,不需要影子
就像阳光铺满复苏的大地,没有了人的影子

现在,离开我吧※

※引自张执浩《今日立春》。

※引自乔治·斯坦纳《斯坦纳回忆录》,李根芳译。

※引自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立春

文/张二棍

所有人似乎已忘了,春天来了
是的,这些日子,我们过得并不好
每天的疫情报告,依然揪心
我们像一个个伤心欲绝的谜语般
在惶恐中,等待着
冰冷,又毫无底线的谜底
——每天,仍将有一组人
以数字累积的方式
被开除出我们的行列
他们已经放弃这个春天了
他们已经不需要,像我们一样
一遍遍默念,立春、雨水、惊蛰了
还有春风、清明……
——呃,就数到清明为止吧
不能再数了。从立春数到清明
已经太悲伤了

院士钟南山

文/李海洲

出门前望天,这病的国
又一场风暴。你流下泪水的那个夜晚
大地干净,谣言自动偃旗
所有人都看见了悲伤。
即使动容的是钢铁
即使大地颤了一颤
国士也稳住身形,站住山川。

人们暗地里打气
要咬牙挺过这岁月。
你含泪动身远行,一日三地
战役大雾漫天,你忧愤成河。
多少肉身在迷途中困倦
唯有死谏的心胆
在暗夜里接通了所有轨道和黎明。

这些日子,诗人喊着苍白的口号
为著述活着的同僚开始辩解。
你屏蔽掉风雨,听诊天下
起身为这俗世把脉
这俗世,锦绣、繁华,藏有暗疾。
你摊开医家傲骨,划地为牢
你要隔离出一个没有病毒的春天。

多年来,人们只能在风暴的漩涡看见你。
更多时候,你悬壶书斋
用抱负放疗世间疾苦。
不愿意站上前台的国士,面容硬朗
胸怀大悲,他只身穿过战役的模样
感动了一国的人。
那天黄昏他风尘仆仆地出现
只一下,就修正了命运的脊椎。

今日所见,一见想哭

文/沉河

庚子正月初七上午十点
东荆河大桥南侧一群乌鸦飞起
一边鸦鸦叫着,一边盘旋在
东岸青青麦田上空。我停下
孤独行驶在桥上的车,录下了
它们麻麻点点的身影。蓝天下
东荆河露出了原本清亮的皮肤
桥上,一个农夫挑着担子
从东端的城区走过来
走到桥中央停下,歇口气
脱下毛衣放在扁担上
一个戴白色口罩的中年妇女
也从东端的城区骑车而来
上坡,迎风。我听到她经过时
呼呼的喘息。两岸野火焚烧处
黑得刺眼,放火的人在傍晚
又来了。他点燃了继续枯萎着的
杂草。风朝哪边吹,火往哪边跑
一辆仿佛搁浅的黑色轿车横在
大堤路口,大堤通向叫我小名的
地方。我用母亲的透析证挪动了它

信任

文/丁小炜

经受了无数风霜雷霆的土地
这个春天姗姗来迟,漫天的飞雪失去诗意
瘟神的魔爪从黄鹤起舞的地方
伸进中国的肺叶
楚天失色,江城告急

“解放军来了,子弟兵来了”
除夕夜,一队队穿军装的白衣战士从天而降
欣喜伴着镇定,在恐慌的人群中传递
这声音,曾响在1998年的荆江大堤
2003年的小汤山,以及2008年的汶川
灾难中的人民,呼唤着这支队伍的乳名

涨潮的眼睛,涌起长江急促的波涛
争着交上请战书,按下红手印
病中的父母,初生的婴儿,重逢的恋人
以及所有的疼痛和生活的锋利
随着集合的号令一并收藏进心里

靳桂明,中部战区总医院感染科退休专家
身有疾病仍请缨上阵
奋战48小时,现场指挥改造标准病房
为抢救患者赢来第一时间
李晓静,十七年前曾鏖战小汤山的退役护士长
回到老部队请战,随医疗队驰援武汉
军装穿在她们心里,永远脱不下来了
身负信任的人,在西波克拉提斯宣言里
写下了闪光的名字

疫病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火
千载白云,将传颂这个春天的故事
军装穿行的身影成为希望的身影
军徽闪耀的地方就是胜利的地方
逆身而行的战士,舍身为国的灵魂
誓死守护人民对一支军队的信任
大地上没有荣耀的必经之途
只有那些伤口和牺牲铸就的不朽荣光

一朵花怎样免疫

文/师力斌

飞快传播的病毒
想攻陷城市和那些肉体

蟹爪兰在花盆里守住底线
红色沉默,心潮翻滚
已经多少次突破
不食野生的极限?
它痛下决心,将猎爪
变成柔软的肢体
将四处掠夺
改为原地绽放

站在祖国的节气

文/郑兴明

1

和春一样想立起来的
是鞋尖

就到彭州园了

2

柳树在空中挽一蓬雨丝
一点滴,就是一颗新芽和音符

青苔返绿,那迈出的一微米
也叫拥抱

3

铁脚海棠从腰间
摸出体温烘热的火柴梗

枝干,水墨流淌

不仅写意,更写意志

4

红梅点着了自己
那从诗歌和大地逸出的枝条
凝着泪珠、血脉和力量

为了一树霞光
多少蓓蕾争先恐后
打开内心的太阳

5

看见马蹄莲站在水里
那碧绿的心形的叶子
箭一样,迎向寒风
那白色的花朵,多像一些姊妹
头顶护士帽,英勇逆行

6

看见从半腰锯断的白杨
那沧桑,那挺拔
多像华表,把天空当做头颅

7

站在彭州园
站在祖国的一隅
站在立春
站在祖国2020的节气里

看见口罩、口罩、口罩
就像雪、雪、雪
雪化了,就是春天!

武汉,待到艳阳高照之日

文/张天国

武汉,待到艳阳高照之日
我们
已经是另外的万紫千红

那时,病魔已被赶走
朝天门和黄鹤楼因大捷而紧紧紧握手
就像糖融入水
芙蓉花开,我们因香气而惊异

多少祈祷
多少战歌
我们让这个时代远离伤口
记住了最深的痛

感慨,感谢,感戴,感恩
向太阳,天空
五湖四海
向万众一心,向创造出的奇迹和光荣

谁说一个意义只是一个过客
我们记下一切
包括昼与夜,白衣天使
一位如高山般巍立的八十四岁老人

我们抖掉两袖乌云,向未来走去
当长江再一次经过
波涛拍岸,回响中尽是英雄
轰隆隆的名字

武汉,当艳阳高照之日
我们
已经是更新的万紫千红

隐瞒

文/彭志强

体温枪也是枪
不能枪毙坏人
至少不能放过路上发烧的冠状病毒
卫生院防疫员曾成栋握着他说的枪
在第二绕城高速同善出口防疫点
一辆接一辆检查试图瞒天过海的车
不许任何人隐瞒他
他还是隐瞒了母亲:放心
我不是去一线防疫
我只是去单位值班

防疫汤也是汤
是汤就烫
能烫死恐慌求个心安也好
药剂科科长曾长根端着他熬的汤药
从发热门诊到同善出口防疫点
给防疫一线的人送防疫汤
一碗又一碗叫作同善的汤
隐瞒了他的妻子:放心
我不是去发热门诊
我只是去医院熬药

大年初七,父亲偶遇儿子
相互要求继续对她隐瞒——
这是父子俩的秘密
就当我们没有遇见

仿佛意外的生活

文/王夫刚

蝙蝠们看到了,果子狸
也看到了;长江看到了
黄鹤楼也看到了;空空荡荡的街道
看到了,急救车,检测盒
肺部阴影,找不到床位的
呼吸,也都看到了——
一次性口罩不能阻止
语言的蒙面大侠通过不眠的微信
虐待语言;崭新的病毒
制造了眼泪,问候了眼泪
在没有城门的慌乱中
扮演守城的角色对抗春天
命令那个曾经穿着拖鞋
冒雨跑两里路去买橘子的人不再回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