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拆光2000万英镑的豪宅,只为抹去丈夫前妻留下的痕迹

英国那些事儿 2020-02-11 14:36 190324

一个人的成功可能需要付出无数的努力,但走向陨落也许只是源自一次不够明智的选择,或者没能抵御一次突如其来的诱惑......

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劳辛家族(Rausing Family)是一个听起来些许陌生的名字,但提起大名鼎鼎的利乐集团(Tetra Pak),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利乐集团是一家跨国食品包装和加工公司,今天大家能够方便的喝到软包装的牛奶和饮料,基本可以说是拜这家公司所赐。

利乐公司最由出生于瑞典的鲁本·劳辛(Dr.Ruben Rausing)创立,自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鲁本就和朋友联合开设了自己的食品包装厂,在鲁本的苦心经营下,这家工厂在欧洲颇具影响力。

不过,当时鲁本制造还是传统包装,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大批的农村人口涌入城市,人们对速食等需求进一步加大。

此外,随着工业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食品生产地也逐渐搬离了人们聚居的地方,因而,社会上也急需一种使用更加方便,能让食品储存更久的包装。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已经在该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鲁本嗅到了商机。

1944年3月,鲁本推动公司实验室发明了一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型牛奶包装,命名为“利乐包”。

这种包装盒替代了原有的玻璃瓶,改变了玻璃瓶必须在用完后归还给厂家的局面,不仅给消费者提供了便利,也间接提高了牛奶厂商的销量,因此大受欢迎。

随后,鲁本还为这项发明申请了专利,并成了专业的包装公司,也就是今天的利乐集团。

和很多家族企业一样,在公司创办后,鲁本将主要的销售业务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老汉斯(Hans)和盖德(Gad),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利乐公司也做得越来越大。

虽然,只是靠一个小小的包装盒,但大家千万不要小瞧它。如今,利乐公司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拥有员工近3万名,每年销售的利乐包超过了千亿个,仅2018年一年的销售额就达到了百亿欧元以上。

而随着利乐公司不断地发展壮大,劳辛家族(Rausing family)也成为了瑞典鼎鼎有名的上流家族之一,掌握着巨额的财富。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以实业发家,经历了几代人勤勤恳恳才取得成功的家族,却也一直是风波不断,这其中,老汉斯的儿子汉斯·克里斯蒂安·劳辛(Hans Kristian Rausing)和他的第一任妻子伊娃·劳辛(Eva Rausing)更是引发了曝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吸毒丑闻。

和自己的父亲鲁本一样,老汉斯也是一位极具商业头脑的天才和名副其实的学霸,不仅在经济、技术、医学、自然科学等领域获得了七个博士学位,还曾在瑞典和俄罗斯两个不同的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并且还是五个不同研究院的名誉成员。

尽管后来离开了利乐公司,但他却在70岁的高龄创业成功,开办了自己的包装公司,专门致力于环保包装的爱克林公司。在2019年的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老汉斯更是以120亿美元的财富值排名第112位。

除了事业有成,老汉斯还十分热衷于慈善事业,不仅一生捐款无数,还因对慈善事业的贡献被授予了荣誉爵士称号。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在外界看来十分成功且善良的父亲,却拥有一个性格腼腆的儿子。

出生于1963年的小汉斯是老汉斯唯一的儿子,家里也给予了很多的厚望,但事与愿违,据一些报道称,小汉斯在小时候曾受到过精神上的创伤,而且,他父亲在商业上的成功是他永远难以企及的。父亲的光环和周围的环境给他带来了巨大压力,也正是这种永远不满足的感觉,驱逐着他在年轻时逃往了印度,而正是这次印度之旅,让他走上不一样的人生。

很少有人知道小汉斯在印度经历了什么,但由于心智上的不成熟,加上家人的疏于管教,他在印度的旅行后染上了毒瘾。

虽然,家人发现后及时制止了他,但早年的这些经历塑造了小汉斯孤僻的性情,他的姐姐西格丽德(Sigrid)曾在书中这样描绘小汉斯:他似乎一直神情茫然、沉默寡言,除了整天看电视,什么也不爱做。

在家人发现小汉斯吸毒的事实后,他便经常被送到康复所接受治疗。1989年,汉斯在康复所遇到了自己的真爱,25岁的伊娃。

伊娃是百事公司高管汤姆·凯梅尼(Tom Kemeny )的女儿,不仅出身名门世家,而且性格开朗大方,能歌善舞,在美国是有名的社交名媛,小汉斯一下子就被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吸引住了。

然而,不幸的是,和小汉斯一样,伊娃也是一位瘾君子,她在19的时候沾染上了毒品,并且戒毒多年都没有成功,但也许是经历相似的人才能明白对方的苦衷,才懂得如何报团取暖,两人也很快坠入了爱河。

1992年,在认识第三年后,小汉斯和伊娃步入了婚姻殿堂,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多人都在感慨,爱情也许将拯救两个同样疲惫的灵魂。

在结婚后的十多年里,夫妻二人一直尽力在生活中保持低调,共同抚育着四个可爱的孩子。

在这期间,他们再也没有传出过吸食毒品的消息,不仅如此,两人还继承了劳辛家族的传统,积极投身到慈善事业中,并向戒毒慈善机构Action on Addiction等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

然而,恶魔并没有放过他们!

2000年,新的千禧之前来临,而小汉斯和伊娃也再次迎来了自己人生的转折点。

在一次聚会中,他们不幸再次染上了毒瘾,而这次毒瘾的发作,也给劳辛家族蒙上了抹不去的阴影。

有家族成员表示:“汉斯和伊娃的毒瘾是我们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情。它把我们缓慢地拖入了无声、悲伤的深渊。”

最初,劳辛家族也曾进行了无数次的干预,甚至有报道称,他们雇佣了8名前英国空军特别部队(SAS)士兵,每月花费数10万英镑,只是为了跟踪这对夫妇的行踪。

但这些努力并没有太大的效果,最终,小汉斯和伊娃还是一步步滑向了魔鬼挖好的陷阱。

2006年夏天,伊娃在注射毒品时使用了不干净的针管,这引发了她的心脏感染,为此,她不得不安装一个心脏起搏器来调节心脏的律动,但这件事似乎并没有让她有所悔过,与魔鬼做交易的人是疯狂的,哪怕是有可能付出自己的生命。

2008年,在美国驻伦敦大使馆的一场晚会,保安在伊娃的名牌手袋里发现了几包可卡因和海洛因。

这一发现让人们大为震惊,警方控制了两人后,随即便对两人位于切尔西价值上千万英镑的豪宅进行了突击搜查,警察在他们的家中发现了价值2000英镑的毒品,小汉斯和伊娃也都被逮捕。

在被捕的几个小时后,伊娃在家门口对记者说道:“我对我造成的伤害感到非常抱歉。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非常后悔,我认为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走错了方向。”

但他们并没有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停下来。

在小汉斯和伊娃被捕后,他们被强制送往了戒毒所,得知这个消息后,小汉斯的姐姐西格丽德以他们不再适合抚养小孩为由,要求收养弟弟的四个孩子,并向当地法院提起了诉讼。

最终,在这场监护权之战中,西格丽德取得了胜利,小汉斯和伊娃失去了四个孩子的抚养权,孩子们也搬到了姑姑家,两家人的关系也变得格外糟糕。

也许站在孩子们的角度,西格丽德的做法是对的,但伊娃的父亲却坚持认为,监护权之争是逼迫伊娃最终走向死亡的一个转折点,如果孩子们没有从他们深爱的母亲身边被带走,伊娃今天就很可能还活着。

在监护权之争失败后,伊娃和小汉斯再次陷入了毒品,无法自拔,他们一直住在骑士桥的一栋豪宅里,但这个家不再像一个家,而变成了夫妻两人躲避外界的“堡垒”。

据一些照顾过他们的仆人称,伊娃和小汉斯几乎足不出户,他们一直待在二楼的两个房间内,仆人们被禁止入内,他们会把饭放在一楼的平台上,夫妻两人会自己来取。

一位朋友也透露说,这对夫妇完全失去了对白天和黑夜的感觉,他们会让为数不多的访客在深夜过来。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大概四年左右,2012年7月,警方在小汉斯的车里发现了一个吸食毒品的破裂的烟斗,并且逮捕了他,随后,警方搜查了小汉斯居住的房子,并且在二楼一个满是苍蝇的房间里发现了伊娃的尸体。

当时,这间房子的门是用工业胶带封上的,房间里肮脏不堪,伊娃的尸体被藏在一堆衣服的下面,腐烂得十分厉害,警方根据她的心脏起搏器,最终确认出了她的身份。

虽然,大家最初以为这是一起谋杀案,但警方很快确认,伊娃是因为吸毒导致的意外死亡。

在调查中,小汉斯告诉警察,“伊娃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死了,但我无法面对她死亡的现实……我试着继续生活,就好像她的死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应该是金童玉女的佳话,没想到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留下了众人的唏嘘。

在伊娃死去的两年后,小汉斯最终战胜了毒瘾,走出了曾经的阴霾。

2014年,小汉斯迎娶了茱莉亚·德尔夫斯·布劳顿(Julia Delves Broughton),慢慢地重新建立起了自己的生活,据说,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茱莉亚一直在身边鼓励他安慰他,让他摆脱了困境。

如今,夫妻两人已经在婚姻中携手走过了六个年头,为了与过去的生活彻底决裂,让小汉斯不再回忆起之前的场景,茱莉亚决定“重建”小汉斯和伊娃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一栋位于东加勒比海巴巴多斯岛上(Barbados)的豪宅。

这座豪宅位于巴巴多斯岛西海岸线上,坐落在一个私人岬角上,朝向两个单独的海滩。别墅的价值高达2,000万英镑,被当地人称为绿袖子(Greensleeves),也是巴巴多斯岛有名的地标。

绿袖子别墅共有11间卧室,整个装修都充满了热带风情,凸起的柚木屋顶和开放式的设计,连接了外部的游泳池和海景,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美景。

客厅的装修精致美观,撞色的设计让整个屋子充满了活力。

开放式的餐厅提供了绝佳的用餐体验,在吃饭的同时还能欣赏到四周的美景。

卧室也十分宽敞舒适,可以很好地放松身心。

从卧室可以直接通往外面的露台,躺在这里欣赏美景,心情再好不过~

厨房现代化的设施也一应俱全,别墅内也配有专门的厨师负责餐饮,从乡村美食到海鲜应有尽有。

整个别墅有超过11英亩精心修剪过的花园和庭园,水池里养满了色彩缤纷的锦鲤,还有很多绿色植物和热带花卉,花园里还有可供聚餐,举办派对的区域。

站在阁楼上,就可以眺望到远处的美景,院子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户外泳池。

泳池的设计也十分独特,掩盖在热带植物中,如同置身于自然之中。

据说,伊娃在生前非常喜欢这个奢华的别墅,经常举办持续数天的派对。

不过,对于现任主人来说,这间别墅虽然足够美,但却见证了太多的往事,留下了太多的记忆。

因此,除了保留原有的房屋结构,茱莉亚打算把所有的地方都推倒重来,以抹去对伊娃的所有记忆,对这个新的家庭来说,过去的日子留下了巨大阴影,而他们也正在极力的走出来。

虽然,一些去过绿袖子别墅的人觉得十分惋惜,对于它将成为巴巴多斯岛历史的一部分也感到很震惊,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也表示了理解,并认为新房子看起来会很漂亮,也相信小汉斯一家会在岛上迎来新的生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一寸光阴 2020-02-11

    我也喜欢这态度

  • 不想翻身的咸鱼 2020-02-11

    哇,有钱人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