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逆行者”的行囊:妻子给他装了一沓纸尿裤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1-28 00:58 46780

张立营(右一)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日渐紧迫,全国多地开启“战疫”模式。按照统一部署,各省组建“援汉医疗队”,陆续赶赴武汉。

四川省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检验师张立营,也“幸运地”成为“逆行者”之一。“腊月二十九(1月23日)下午,我主动报名要求去武汉,当时没和家人商量。”

张立营没去过武汉。对于武汉,他唯一概念是“武昌起义”。有朋友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去一个和你毫无关系的地方送死?”

张立营对此只能苦笑。 1月27日,即将动身前往武汉的前一天,38岁的张立营问了自己同样的问题,“或许我只是不想当一个看客。”

突然的电话

“1月28日,先到成都集结,接下来的目的地:武汉。”

1月24日晚,单位同事打来通知电话时,张立营正在吃年夜饭。

电话来得有点突然,张立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妻子。张立营和妻子是大学同学,也是研究生同学,如今又在同一家医院工作。近20年,两人感情非常好。对于张立营的决定,妻子大体是支持的,“她只是有些矛盾,希望我去,但是又怕我去。”

与张立营一起赴武汉的,还有10多个同事。得到通知后,大家建了一个微信群。在群里,大家互相发着祝福的话,以及相互提醒注意事项,“其实每个人都很兴奋。”

在家里,张立营和妻子尽量避免讨论“武汉”,“一旦说起来,怕控制不住……”

最坏的打算

1月2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信息称,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医务人员被感染”,让人把记忆拉回到了2003年。

对此,张立营查了很多资料,并“做了最坏的打算。”

临行之前,张立营和妻子并排着坐在沙发上,从孩子将来的成长,到对家里老人的照顾,事无巨细,全部作了交代。

妻子听着,一边点头,一边流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和我一样的专业,对很多事情都很清楚。”张立营装作没看见妻子在落泪,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这边的发展会怎么样,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我走以后,她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孩子。”

1月26日,四川省宜宾市发布消息,已经有了一例感染病人,第一人民医院全员开始上班,“如果实在忙不过来,只有从河北把我父母接过来。”

“其实我也怕”

2003年,“非典”肆虐时,张立营在读大学。

张立营说,他当时只知道“死了很多人”,“但对于当时环境的可怕,其实是工作后,才知道的。”

“如今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和‘非典’,其实差不多。”张立营的职业是检验师,副高级职称。

38岁副高,很多人看来,张立营可谓前途无量。

为什么要去武汉?

“报名时,没有多想,就想着,能够学以致用。”张立营说,作为一个医护人员,他之前一直感觉在岗位上没有能够尽展所学,如今,有了机会,不可以放过。

但当看到坐在一旁看着动画片的儿子,张立营沉默良久,“其实我也怕。”

成人纸尿裤

1月27日晚上10点,张立营开始收拾行囊。1月28日,他将前往成都,与其他成员会合后前往武汉。

张立营的行囊中,有一件妻子为他准备的特殊用品:一沓成人纸尿裤。

进入武汉工作区,医务人员都是全副武装,“防护服多穿脱一次,就多一次感染几率。加上物资紧缺,我这一次过去要尽量节约。”张立营已打定了主意,除从工作岗位上下来,自己绝不脱掉防护服,纸尿裤已成了必备之物。

一边收拾,妻子眼泪又流了下来,张立营开始尝试笨拙地安慰,“医院说了,我们这次出去,都要争取零风险,大家都安全回来,零风险你还怕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老胡 2020-01-29

    [得意][得意]

  • 老胡 2020-01-29

    [得意][得意]

  • 老胡 2020-01-29

    [得意][得意]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