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金球奖,又在获奖感言里触碰美国最敏感的女性生育权话题,这个女星厉害了

英国那些事儿 2020-01-14 17:43 48785

作为2020年里第一场好莱坞盛宴,金球奖的颁奖典礼刚刚结束。在这场颁奖典礼上,有两个令人颇为感慨的影后时刻:

一个,是亚裔女演员Awkwafina凭借《别告诉她》中的表演赢得喜剧类最佳女主角,成为了金球奖历史上第一个亚裔影后;

一个,是美国女星Michelle Williams凭借《fosse/Verdon》获得了限定剧最佳女主角后,出人意料的一番感言:

前者让人印象深刻,在于Awkwafina的亚裔身份;后者让人感慨不已,在于Williams的谈论了一个2019年在美国最敏感的公共话题:

女性的生育权。

作为一名出道二十年多年、成名已久的女明星,Williams过去已经获得过不少极有分量的奖项和提名。比如,2006年凭借《断背山》获得奥斯卡、金球奖最佳女配角提名;2011年凭借《蓝色情人节》获得奥斯卡、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提名;2012年凭借《我和玛丽莲的一周》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并最终赢得了金球奖最佳女主角2017年凭借《海边的曼彻斯特》第二次获得奥斯卡、金球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算上这次凭借《Foss/Verden》获得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她已经拿下60次最佳提名,摘获24个奖杯了。

但是,相比过去获奖的经历,这次Williams成为金球奖最佳女演员的状态,还是比较特别:她不仅仅是一个女演员,也是一个待产的孕妈妈。

她并没有在舞台上谈论关于即将再次当妈妈的喜悦,也没有将重点放在感谢家人同事上。而是出人意料地分享了一段关于“女性生育权”的感想,令台下的明星、屏幕前的观众感慨万千。

在简短地感谢了主持人后,Williams神情严肃地切入了正题:“当人们把这个奖杯交到某人的手中时,就是在承认他们作为演员的选择。我很感激我自己所做的选择,也很高兴能在这个有选择空间的社会中生活。因为作为女性、作为女孩,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常常不是我们的选择带来的。

我竭尽所能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动地接受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回过头来看看,我能看到自己选择的痕迹,有时候非常草率、有时候又很正确,这些都是我自己雕刻的人生。

如果女性无法拥有选择权,我就无法做到这一点——尤其是选择何时生育孩子、和谁一起生孩子、选择怎样去平衡自己的生活。因为所有当妈的人都知道,一旦当了妈妈,重心就会不自觉地向孩子倾斜。

现在我知道 ,我的选择可能和你的生活有所不同,但感谢上帝,我们生活在一个追求自由的时代,对自由生活的信念是这个国家的根基,所以任何18岁到118岁的女性,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进行投票。

这些事过去都是男人在干,这也是为什么世界看起来就像是属于男人的。但不要忘记,我们(女性)也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投票群体。请让这个社会,更加像我们的社会。”

这段鼓励女性争取自己选择权的演讲,令台下的明星们非常激动。尤其是在Williams谈到“女性应该有权利选择何时生孩子、和谁在一起”时,镜头很快切换到台下另一个女明星身上。

这个女明星就是Busy Philipps ,是Williams的好友,也是过去这大半年里为了女性堕胎权而奋力抗争的公众人物。

在听到Williams呼吁女性选择时,Busy激动地流下眼泪。全场的人都知道,Williams不仅是在为自己发声,也是在为Busy发声。

 

Busy在2019年6月份时,曾经作为证人出席美国众议院司法小组委员会的会议。当时,路易斯安那州通过了一项加强堕胎限制的法案,成为美国第八个高度禁止堕胎的州。Busy的这次出席,就是希望以公民的身份呼吁给予女性堕胎权。

为此,她还还讲述了自己15岁时堕胎的经历,引起了巨大的关注。

当时,15岁的Busy在被强奸后怀孕了,她完全不想生下这个孩子。在父母的支持下,她选择了堕胎。

“那不是我能轻易做出的决定。虽然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堕胎)对我是正确的选择。

从那以后,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果我今天还是亚利桑那州那个15岁的女孩,从法律上讲,我要堕胎就必须要得到父母的同意。我将被迫接受医学上不必要的一系列检查、去接受政府规定的必要的心理咨询。这些都是为了让我感到羞耻、让我改变决定。之后还要再让我思考24小时,来确保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最终,我将被迫向州政府提供一个堕胎的理由。如果非要说,好吧,我想说:我的身体属于我自己,而不是属于国家。女性以及她的医生,最清楚到底什么样的决定对她们来说是明智的,除此之外,没有别人。” 

Busy的一番言论曝光后,支持的人有,反对和抨击的声音也更强烈。因为如今的美国,有很多人是支持严格禁止堕胎的:

比如,2019年5月,阿拉巴马州州长签署了一条严格的反堕胎法案,禁止任何怀孕的女性堕胎,包括性侵、乱伦等非自愿情况下生下的孩子。医生如果执行堕胎手术,将被指控犯有重罪,面临长达99年的监禁。这个法案最快会在2020年初生效。之后,乔治亚州又通过了心跳法案:只要胎儿有6周大,也就是能感知到心跳后,就禁止堕胎。

2019年美国六个州相继推出了最严格的堕胎法案后,已经当妈妈、并且很爱自己女儿的Busy认为自己不能袖手旁观。她在节目中公开表示,这些法案是在剥夺妇女的权利。

“统计数据显示,四分之一的女性会在45岁前有过堕胎经历。这项统计会让人们感到惊讶,也许你听了会想:‘我就不认识堕过胎的女人。’好吧,现在你认识我了。我15岁时曾经经历过,我现在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我真的为全国各地的妇女、女孩们感到害怕。” 

如今,去年路易斯安那州通过的堕胎禁令也要生效了。从这个角度来看,Busy和Williams的发言都是充满风险和勇气的。

一方面,对社会名人而言,关于这些社会敏感话题,常常是多说多错、保持沉默才能不被挑错。另一方面,如今人们似乎已经对这一类女性权利话题开始疲倦了。

甚至,这次在金球奖颁奖礼上,开幕主持人Ricky Gervais在调侃了一众明星和电影后,还特意劝说明星不要发表政治言论:

“ 如果您今晚确实获奖,请不要将其用作发表政治演讲的平台。您无权向公众说教任何事情。您对现实世界一无所知。你们大多数人待在学校的时间恐怕还少于Greta Thunberg(气候女孩)。因此,如果您赢了,那就来吧,接受您小小的奖励,感谢您的经纪人,感谢您的上帝,然后滚蛋,好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Williams看似含蓄的发言,其实已经非常具有冲击性、敏感性。不用点得太明,台下的观众都能领会。

比如,去年金球奖得主、同样在获奖时发表了女性主义感言的Glenn Close,观看Williams演讲时的神情就充满了赞许和感慨:

多年来一直被“催生”、被追问“为什么不生孩子”、反复被媒体揣测“怀孕”的安妮斯顿,也在为Williams认真地鼓掌:

网上支持Williams的人也很多,认为她的发言很有力量:

“在明显能看到孕肚的情况下,有力地支持堕胎权利、谈论女性选择权如何成就了自己的职业,真的很勇敢。”

“如图,是我听到演讲时候的反应了”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女性争取选择权利的过程非常漫长、艰难;无论是受教育的权利、投票的权利,工作的权利还是堕胎的权利,都不是自古就有的。而且,即便是已经争取到手的权利,如果不时刻保持警惕、牢牢地去捍卫,它也可能会再次从女性手中流失:比如美国那六个通过高度严厉的堕胎禁令的州,又比如曾经开放包容的职场环境…

或许有的人会觉得这些呼吁都是陈词滥调,但对真正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这些问题的人,每一次呼吁都是一种力量。如果最受关注的人群、最受关注的时刻,她们也都完全保持沉默,谁又有能力去发声,引起关注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