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成博领略佛造像的艺术之美,这份观展攻略拿走不谢

封面新闻 2020-01-13 20:10 34014

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驻足于佛像艺术品之前,你是被其从容安详的微笑所感染,还是被其精致繁复的配饰所吸引,抑或被其直抵人心的气势所震撼?

佛教在东汉末年自印度传入中土后,其造像艺术也随之落地中国,在之后的时间里中国佛教在吸收学习印度佛教文化与艺术的基础上不断进行民族化的创新,每个时代的审美、信仰和社会风俗都深深烙印在佛像上。

展览海报

2020年1月14日,成都博物馆的开年大展“映世菩提”特展将在一层特展厅开放,来自南北朝时期佛教重镇益州、邺城、青州等地的102件/套佛教艺术作品跨越千年汇聚蓉城,邀请观众共享一场佛像艺术盛宴,领略佛造像的艺术之美。展览将以全新角度重新审视成都南朝造像,阐明其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并通过与当时凉州、建康、青州、邺城等地同时期佛造像的比较,阐释文化交流与中外文明的融合。

杜牧笔下“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风采,将在成博的展厅里得以重现。看不懂佛像艺术品的精髓?这里有一份观展指南,拿走不谢。

贴金彩绘菩萨立像 青州市博物馆藏

穿越千年的“最美微笑”

佛像寄托着人们心中的美好愿望,历朝历代的造像在工匠们的巧手下都呈现出庄严和谐的美感。尽管每个时代人们对“美”的理解不尽相同,但“微笑”却始终是表达真诚与善意的最佳表情。从龙门卢舍那大佛的神秘微笑,到云冈第20窟禅定佛的威严微笑,再到安岳卧佛院涅槃佛的淡然微笑......中国佛像面部多以微笑来面对世人。

贴金彩绘石雕佛立像 青州市博物馆藏

1996年,青州龙兴寺出土400余尊造像,以出土数量之大、种类之多、雕凿之精美闻名于世界,是迄今中国发现数量最多的窖藏佛教造像群之一。除了外来特征最为鲜明的“青州样式”,青州造像令人难忘的,还有佛造像的微笑。微微一笑,是最生动的表情,含蓄恬静,抚慰人心,似乎在其身体中都涤荡着一种愉悦。本次展览中,青州市博物馆的彩绘石雕思惟菩萨像,人情味十足的微笑尤为动人。走进这尊独自沉思的思惟菩萨像,让人不由得陷入美的沉思中。

菩萨立像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藏(供图: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江滔 张雪芬)

“璎珞庄严身”的菩萨

在佛造像中,作为佛的胁侍,菩萨像是被大量使用的雕塑题材。菩萨一般穿戴极为精美,服饰优雅,且多佩戴璎珞饰品。璎珞是菩萨像上戴冠、耳铛、颈饰、胸饰、臂钏、腕钏等严身之具的统称,源于公元 1-5 世纪的犍陀罗地区(今巴基斯坦北部及阿富汗东北边境一带),以出家前贵族装束的悉达多太子形象为基础。北周时,长安地区的菩萨像流行精美的璎珞装饰,既是对早期犍陀罗风格的继承,又在其基础上有中国化的发展。成都下同仁路、商业街等出土的北周佛像亦流行璎珞装饰,可见在北周逐渐控制四川后,南北造像风格的融合。随着佛教文化的盛行,菩萨身披璎珞的形象也开始影响到我国的服饰装扮,经过数年的汉化,璎珞成为了人们日常的首饰,也成为流行元素之一。

侯朗造立佛像 四川博物院藏

从“褒衣博带” 到“青州样式”

自魏晋时期起,政治动荡、经济衰退,很多文人士大夫或欲实现政治理想却又怯于宦海沉浮或彻底看透世事觉得无力回天,于是返归内心,开始寻求自我超脱和精神释放,洒脱不羁、不拘一格的服饰风格成了时代风尚,宽袍阔带的儒生服饰蔚然成风,谓之“褒衣博带”。从南齐永明元年(公元483年)造像碑上出现的最早有明确纪年的褒衣博带式佛像,到北魏孝文帝实行汉化改革后具有典型南朝风格的褒衣博带式造像大量涌现,具有时代特色的审美在佛像中国化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彩绘石雕思惟菩萨像 青州市博物馆藏

而到了北朝晚期,“青州样式”成了该时期佛教造像的突出代表。青州处于南北两大佛教板块之间,在南北佛教文化的交流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北魏至东魏早期,青州佛造像体现出南朝“秀骨清像”“褒衣博带”的特征。东魏晚期,受印度笈多造像艺术与南朝张僧繇“面短而艳”的艺术风格影响,青州地区的佛造像艺术一改“秀骨清像”的审美,形成了“面型渐趋丰颐,衣纹渐趋简洁”的薄衣佛像新风格,并逐渐发展出具有地方特色的“青州样式”。“青州样式”在整个南北朝晚期造像中外来特征最为鲜明,同时体现了汉式佛像艺术与印度笈多艺术的融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