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地理 | 中国城市的路名,藏了多少秘密?

国家人文历史 2019-12-02 10:55 27838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无论用哪种出

在没有手机导航的时代,开车靠记路名,打车司机会预先问你想走哪条路,不少公车站也以道路命名。

除了“让人找到地方”这种最基础的功能,路名还可以承载更多的意义:可能是为了纪念历史上某个重要的事件,可能是小情侣第一次牵手的地方,可能是当地居民想买哪样东西首先会想到的地方,可能是某首歌的灵感来源。

给一条路命名,可以说是在给水泥赋予意义,让它和其他地方的沥青、石板区分开来。

在中国,“路”是最多的

一条路的名字一般由两个部分组成:以广州的恩宁路为例,前半部分“恩宁”是“专名”,主要用来区分不同道路;后半部分“路”称为“通名”,一定程度上表示道路的性质,也能反映不同地区命名习惯的差异。

通过分析 OpenStreetMap 网站上中国道路名称的数据,如果从通名来看,中国道路名称中不同用字频率的差异还是挺明显的。

“路”以超过4万的数量遥遥领先,道路通名的首选与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印象比较符合。其次是“街”,不过数量已经降到1万左右量级。

再下来是“道”和“巷”,有几千条道路以它们结尾,也算是不小的数目。

“道”一般出现在XX大道这类场合,或者城市的主干道,或者是核心交通道路,一个城市当中这类型道路的数量有限,也不难理解。

看到上图可能会有人想到,像“同”(其实就是胡同)这类北京特色的道路命名用字,地域特征明显,所以总体数量不多,但对北京人来说就很熟悉。同理,“弄”“弄堂”常见于上海,其他地方则不多。

上面提到的结尾字,会不会也都存在南北差异?数据告诉我们,确实有差。

以“秦岭-淮河”为界划分中国地理意义上的北方和南方,上图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了通名选择上的南北差异。

“路”和“道”在南方的使用量更大,单纯从数量上而言南方基本是北方的两倍。当然,这也和道路数量有关。

中国的道路网密度也有一条“秦岭-淮河”线。北方城市道路网密度平均为5.07km/km²,南方城市道路网密度平均为6.62km/km²,北方城市道路网密度总体低于南方。

更为极端的情况出现在一些本来数量就不多的通名上,例如“条”“同(胡同)”仅出现在北方(例如北京的东四十条),而“弄”则仅出现在南方,很多都在上海。

这些具有明显地域特征的通名,可以说是所在城市的名片之一。

“街”则是南北差异比较小的通名,双方都在6千左右的量级。

你的城市,有没有建设路和人民路

说完通名,接下来说专名。“建设”“人民”“解放”“中山”这四个词是专名的“四大天王”。

有超过200条道路包含“建设”,接近200条包含“人民”,可以认为,全国300多个城市(地级行政区)里,大约2/3都有一条建设路或人民路。

“解放”和“中山”随后,超过一半的城市有一条解放路、中山路。有些地方甚至不止一条,例如广州,核心城区的交通主干道从中山一路可以数到中山八路。

专名“四大天王”的历史由来,一说如下:中山用于纪念孙中山先生,解放、人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被命名较多,用于纪念城市解放,而建设则是新中国成立后重心转移至发展经济的体现。

和通名类似,专名的常用词语上也存在一定的南北差异。

南方专名排名前三的用词,分别是“中山”“人民”和“建设”,各自都有超过100条路以此命名。位于第二梯队的是“凤凰”和“解放”,超过90条路以此命名。

“凤凰”竟然能生生挤进“四大天王”中间,也不简单。珠海除了有一条28公里长的情侣路,也有一条贯穿南北的城市主干道,正是凤凰路。

中国文化中重要的“龙”和“凤”,在道路命名中也很重要。数据显示,中国道路名称中有“凤”字的多达535条,有“龙”字的更多,有1628条。

其实在北方有不少词和“四大天王”的数量差不多,例如“朝阳”“文化”“新华”和“建设”“解放”“人民”的使用量都在80左右,差距并不大。

位于南方专名榜首的“中山”则未入北方前十,其实回顾辛亥革命的历史就不难理解,当时起义主要影响范围在南方,因此以中山为路名作纪念也更多地出现在南方城市。

相比之下,北方道路的专名政治色彩要比南方浓一些,南方不少常用的专名和经济发展有关,比如“工业”和“高新”。

路名上的城市

中山不仅可以代表孙中山先生,也可以表示广东省的一个市。在专名的用词里,除了“四大天王”一类具有特定意义的用语之外,还有另一类词常见于路名——那就是城市名。

作为首都,很多城市在为道路命名时,“北京”路成了必备。全国300多个地级行政区,大约一半有含“北京”二字的道路。

紧随其后的是“南京”路,有接近150条。排名第四的“上海”路则有139条。

上海不仅出现在别的城市的道路名称中,其本身市区的道路里就有很多城市名。南京路步行街全国知名,而在南京路附近,还有北京路、西藏路、无锡路、天津路、河南路等等。

有研究显示,上海道路中纵向、南北向的道路更多以省份命名,而横向、东西向的道路则多以城市命名,在方位分布上,与不同省份、不同城市在全国版图上的分布近似。

这么看来,无论是“四大天王”,还是巷同弄里,路名确实承载了不少意义。还有更多未能通过数据呈现的路名,是一个城市、一个地区的文化符号,也是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鲁迅先生在《故乡》里写过:“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路之所以为路,是因为走的人多了。而路上发生的故事,让路的名字有了更丰富的内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