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斤花生种

文画之旅 2017-04-05 15:06 6059

九十一岁的父亲,也许知道他的有生之年不会太多,就给我讲了二斤花生种的故事。

父亲说,因为二斤花生种,我让人给批斗了将近一个月。

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儿啦——

当时,父亲是生产大队的干部。县里派来的驻队干部在一个秋天里,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二十斤花生种交给父亲,说等到来年春天,生产队安排块适合花生生长的好地种上。父亲说,那年头,二十斤花生种,可以解决一村人秋后吃油的大事儿。父亲把这二十斤花生种交给了生产队的仓库保管员,还对保管员说一定要保管好,千万别让老鼠给嗑了。

可是,到了来年的春种时节,别的村干部说,那二十斤花生种得称秤,看还够不够二十斤。父亲当即说不用了,仓库保管员不会偷吃的。可是,父亲的话没有挡住其他村干部。结果一称发现二十斤花生种变成了十八斤。

父亲对我说,我不能让仓库保管员背黑锅,我承认那二斤花生种是我拿家吃了。那时,正赶上“四清”运动,作为一个干部,吃了上边给的花生种还了得,结果天天晚上在小学校的教室里接受群众的审问、批斗。

批斗最积极的是父亲的干儿子,也就是我的“干哥”。

每天晚上批斗会开始,时间不会很长,干哥就冲到父亲面前,厉声喊道:“看来你是很不老实,不想坦白。来呀,文斗不行咱来武的!打!”“干哥”手起灯灭,就听一阵拳打脚踢声……黑暗中,依然听到干哥的喊声:“打!打呀!打呀……”

父亲讲到这里时,浑浊的老眼浸满了泪水……

父亲说:“你哥喊得最凶,就在把桌子上的马灯碰灭后的一刹那,把我按倒在地,所有的拳脚,全都打踢在你哥的身上……”

父亲说,批斗我差不多一个来月吧,你哥只要参加,就带头喊打,碰灭马灯之后就……

父亲哽咽了,说不出话来。

……

“那二斤花生种是你吃了吗?”我问。

父亲乐了:“傻儿子,你爹能吗?你爹是解放前在高粱地里入党,背着小米袋子在树林子里开党员会的人,就是饿死,也不会吃花生种的。”

“那二斤花生种你到底弄到哪里去了?”我问。

“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人要知道感恩,要有感恩的心。”父亲告诉我说,花生种是驻村干部给搞来的,在快要过年的时候,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感激人家,就拿了二斤花生种表示一下心意。驻队干部说啥也不要,是我硬给人家的。其实,那二斤花生种驻队干部也不会自己吃,当时,实在推辞不掉,说,行,我收下,那二十斤花生种是县里的郝主任给搞到的,我拿这二斤花生种去给郝主任拜个年。

……

我问:“后来不再批斗你了?”

父亲说:“还用说吗?乡里乡亲的,谁看不出来你哥的的意思,那是不让审问我呗。后来你哥再高喊,也没有人动手脚了……后来,批斗会也就没人愿意参加了。”

父亲说:“那年头,好人和坏人表面上最难分清楚。可是,因为这事之后,你哥在村子里的威信愈来愈高,还被选为村会计。”父亲再次哽咽:“可惜啊,你哥却早早地走了,你哥临走的时候也不知道那二斤花生种的去向……”

“唉,人呀,这一辈子……”父亲揉了揉老眼,说,“不做亏心事,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父亲注视着我,“儿子,你要记住,老百姓的心比眼睛还亮啊……”

散文《二斤花生种》【原创:程湛馨】作者授权由【文画之旅】发布,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联系邮箱:mp@thecover.cn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