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蓝:机器人写诗启示录——“小封让我们看到了实现奇境生成的前景”

封面新闻 2019-10-22 11:22 34159

文/蒋蓝

2016年是“人工智能”大展神威的一年。谷歌公司用AlphaGO大胜围棋九段李世石,给全球科技带来的震撼开始迅速蔓延;各大巨头纷纷公开宣布或启动“人工智能+”战略,用人工智能改造各项产品和服务。人工智能不仅仅是技术,更是包含了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哲学,是可以前瞻人类未来的望远镜。

记得当年我采访成都理工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赵川教授时,她指出,自己和学生高度关注这场比赛。学生们事前进行过预测,除一人之外全部猜Alphago会获胜。这意味着,大学生明白了人工智能的无穷威力。不仅如此,理工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开发的软件已经可以“很轻松地创作”古体诗。

自2019年年初开通首个属于自己的机器人专栏,到现在,封面新闻编号240的正式员工——机器人小封,已在诗歌专栏《小封写诗》中创作了逾200首诗歌作品!《小封写诗》专栏是封面技术团队自主研发的人机交互产品,诗歌都是由人工智能自动生成。这些诗作表述新奇而突兀,打破了寻常诗歌的思维定势,打破了词语与词语之间的联想逻辑,很符合赵川教授提出的“相位理论”。其目的是要建立一个对世界进行描述的关于世界的理论,一个与高水平的智慧相伴,包含着众多相容性和不相容性的矛盾冲突的理论。定义是:相位是一个论域中,呈现出或划分的较稳定的存在和可区别的各组成部分,或者是从原有情形中涌现出的新的稳定情形,可被思维一定程度地把握的一种持在。

我认为,没有必要把诗人的创作与机器人写诗对立化,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写作也无需绝对化。小封让我们看到了打破既往思维惯性、破除词语定势,实现奇事崛立、奇境生成的前景。

在小封的诗集《万物都相爱》里,可以举一个新相位生成的例子——《自然的声音》:

刚好挡住上楼的视线
只能跟随光来滚动
进不去就出不来
面向平淡和宽阔
还是喜欢自然的声音
看到青草润泽
哪怕在别人的山上
因为你默诵着空虚

这在新诗中显得有点孤崛,恰在于其清晰的智性:这首诗就是在生成和描述“自然的声音”这一新相位,鉴于大音稀声,声音于是转为了可视的意象。一位诗人异于常人之处,恰在于常人难于觉知和对位的处境,在诗人那里是明晰,可以在思维上操作和把控。如果挑剔一下,此诗欠佳之处在于最后一句,应反其道行之,如改成“因为你心里装满了面孔和楼群”,也许就更符合诗歌的新相位。但这样一改,就不是出自小封之奇思,而是来自蒋蓝之手了。

《万物都相爱》让我进一步坚持东西方思想可以交流和互补。代表中国文学特质的“兴”,本义为起、发动、引申为“兴盛”。西方的逻辑都是命题逻辑与真值函数的逻辑,难以看到应用于现实的过程。美国纽约科学院院士约瑟夫·布伦纳博士指出:“你的相位变化像一个影响的序列,那正是我的实现逻辑的核心。并且我能把‘兴’看成是我逻辑的一个内涵的中心。”就是说,相位理论渴望打通、融合东西方思维的差异,求同包容是主旨,是对人工智能研究提出原创性理论。

机器固然战胜了围棋高手,小封未必就能让诗人心服口服。但我的判断是,小封再进化五十年,诗人也许会望尘莫及。因此,我最直觉的反应是人类要更加团结,彼此更加珍惜。置身一个“聚智”的时代,人类面临三大对称性整合:东西方差异、科学与艺术、物与识的关系。无疑这是人类将发生文明跃迁的关键时期。从发现引力波到alphago以及小封写诗,都是这一文明大流变的序幕。

20世纪初,爱因斯坦回答记者的提问“目前是一个什么年代?”他说:“这是一个启蒙的时代”。而目前并不是终结。人们的愚昧也有很大的库存,所以人类还有很长的路。当然能否通过目前的困难和瓶颈是巨大的挑战,也是关乎人类未来存亡的问题。需要更多的人能很好地把握科学和技术,为新文明的黄金时代的到来而准备。尼采说:“逻辑就是乐观主义”。Alphago 就是逻辑上的成果,小封写诗也是。“认识你自己”,比任何时代更为迫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