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版《我和我的祖国》冲上热搜 天府音乐:不同的词曲 同样的传承

封面新闻 2019-10-08 17:33 58785

封面新闻记者 徐语杨

“忆往昔、弱小的你,受人欺凌,衣衫褴褛。他们将你家庭分离,掠走你的子女。如今你带我们飞上月亮,编织纵横交错的网……”你可能难以想象,这是新版《我和我的祖国》的歌词,搭配上轻快动感的音乐节奏,大大有别于原版的柔情诗意。此前,这首嘻哈版《我和我的祖国》登上微博热搜第一,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也为其转发点赞。

虽然如此,部分网友依然难以为这种混搭买单——“不是所有的主题都可以和嘻哈搭配,也不是所有的曲风都能衬《我和我的祖国》。”有人赞便有人踩,甚至是不堪入耳的谩骂。别人的不理解和看似的针对,这在创作者“天府音乐”主唱王梓鑫那里,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天府音乐乐队

缘起:“年初的快闪没唱过瘾”

嘻哈音乐是上个世纪在国外兴起的一种流行曲风,颓废与暴力通常被认为是嘻哈的主流。当几名中国四川的90后小伙要用嘻哈来歌唱中国时,他们在国外受到了广泛关注,国际知名媒体纷纷对其采访,然后将他们的创作曲解为长期受到政府的资金支持。

2016年国庆,王梓鑫与几名志同道合的伙伴在成都成立了“天府音乐”说唱组合,随着《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THIS IS CHINA》等歌曲以说唱的形式演绎后,他们也遭到了来自国内嘻哈圈的排挤——“这真的太不REAL”。

而事实上,这可能是“天府音乐”最“REAL”的表达。

1993年,王梓鑫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奶奶是一名老党员。他自小跟随奶奶长大,在他小的时候,奶奶最爱唱的两首歌,一首是《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一首便是《我和我的祖国》。如今,这两首歌都已被他改编成了嘻哈歌曲。致敬祖国,也是他与奶奶之间的亲情回忆。“这是我的童年,是伴随我长大的情感纽带。”每当有人DISS“天府音乐”的不真实时,王梓鑫总是笑得很无奈。另外几名队员,也同样来自于军人家庭。

当之无愧的,《我和我的祖国》应该是今年国内最火的歌曲。年初,受央视邀请,作为四川本土新生代音乐组合的代表,与台湾音乐人陈彼得、四川歌唱家马薇一起,在宽窄巷录制了快闪版《我和我的祖国》。歌曲融入了川剧、火锅等四川元素,“天府音乐”为其演唱了中间两句说唱。

只有两句,这对于有想法、敢于表达的王梓鑫来说,显然是不够过瘾的。

批评:不要用英文歌词改编歌曲

今年上半年,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策划的大型纪录片《我给祖国唱首歌》正在积极筹划中,以大量具有感染力的细节,抒发中国优秀艺术家及普通百姓对祖国矢志不渝的热爱。他们找到了在爱国青年群体里具有代表性的“天府音乐”,以及知名歌唱家李谷一,希望能通过两代人心目中不同的中国,讲述“我和我的祖国”的故事。

队长王梓鑫欣然应允了。正是这个契机,让王梓鑫产生了新编《我和我的祖国》的想法,经过共青团中央和央视的介绍,王梓鑫将自己改编的意愿告诉了李谷一,她只回复道,“只要他们好好弄,我都全力配合。”

得到了李谷一前辈的支持和鼓励,王梓鑫和几名队员干劲十足。要将已经烂熟于耳的经典歌曲,融于富有节奏律动的说唱,歌词必须重新填写。大量的英文说唱,是“天府音乐”一贯坚持的风格,这和他们的初衷是希望外国人了解真正的中国有关。

然而当“天府音乐”的几名小伙将熬夜填好的英文歌词交到李谷一手上时,却遭到了这位老艺术家的批评:“不要总觉得英文就比中文洋气。”从艺数十载,《我和我的祖国》是李谷一唱得最多的一首歌,她充满了自信与骄傲。

“我并非觉得英文不好,我的父亲就是外语教师。但是语言是交流的工具,没有好与坏,也不存在代替关系。”在李谷一的建议下,王梓鑫放弃了原本的英文歌词思路,转向中文创作。但是内容如何填充呢?王梓鑫很是“抠脑壳”。

连结:不同的词曲,同样的传承

“李谷一老师就像奶奶一样,”王梓鑫笑着向记者说道,“你知道爷爷奶奶们总喜欢给你转点链接什么的,李老师就是这样。”在李谷一转发的微信链接故事里,王梓鑫了解到许多歌曲原作曲人秦咏诚和作词人张藜的故事。

事实上,当年张藜也陷入过和王梓鑫同样的困惑。拿到曲谱已经半年,却迟迟写不出满意的字词,只怪秦咏诚这曲子太美。于是张藜将曲谱每天揣在兜里,时不时就琢磨。直到一次张藜前往张家界出差,早晨推开窗户的无意之举,给他带来了灵感:不远处巍峨的天门山伫立在祖国大地,青山绿水,天朗气清,有炊烟从山间的小屋里袅袅升起……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歌词一气呵成。

听完张藜的故事,王梓鑫当即产生了灵感。前辈写的是80年代的中国景象,是他推开窗户所见所感。那么新时代的我们推开窗看见的是什么呢?“我想到的就是高新区的高楼大厦。”王梓鑫笑了。

“天府音乐”心目中的新版《我和我的祖国》可以在曲风词作上进行更改,但歌曲的本意和精髓,必须继承原版。“我想这才是真正的传承吧,不是说不能创新,而是在尊重原作的情况下进行传承式的创新。”王梓鑫介绍道,“所以这也是我们可以新编这首歌的原因,因为我们真正了解歌曲的创作故事。”

纪录片《我给祖国唱首歌》

从李谷一那里,王梓鑫了解到原作词人秦咏诚的想法,是将曲调写成带有华尔兹色彩的舞曲,那种慢三拍的节奏原本就富有诗情画意。但嘻哈可慢不了,“天府音乐”将其一变为快三拍,再把秦咏诚原本的舞曲想法直接拟人化,将祖国喻为“舞者”:曾经的你弱小受人欺凌,连舞裙也衣衫褴褛;如今的你编织交错的网,已经强大而自信。

在新的编曲制作好后,李谷一为其重新录制了这个嘻哈版的《我和我的祖国》的副歌部分。在前往深圳录制节目的紧张行程里,李谷一还特地抽出一个清晨,来到公园为“天府音乐”录制MV。两代人的精神连结和情感纽带赋予了歌曲全新的内涵。为了致敬前辈,王梓鑫特意要求在MV的结尾处放上张藜和秦咏诚的照片和介绍。

“有些传承,需要我们致敬。”王梓鑫说道。

10月1日晚,《我给祖国唱首歌》在cctv-9纪录片频道开播,第一个故事正是《我和我的祖国》。20多分钟的纪录过程中,展示了李谷一与“天府音乐”的沟通细节,以及唤起的80年代歌曲的创作记忆。以往,每当国内有大事发生时,总有粉丝私信“天府音乐”的微博:“快出来吧,我们需要你。”有的时候,王梓鑫感觉自己仿佛背上了某种“使命”。未来,“天府音乐”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但是这种使命感,应该一直都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8

  • 小树518113 2019-10-10

    [得意]

  • fm805289 2019-10-10

    真的好棒!永远爱祖国!

  • jake690288 2019-10-10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