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龙无人机总设计师李屹东:中国无人机技术已跻身全球先进

封面新闻 2019-09-29 22:09 4279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李强 田源摄影报道

在世界无人机领域中,中国制造的旗帜已经竖起。

2018年12月23日,西部某机场,翼龙1-D无人机首飞成功,这是中国首款全复合材料多用途无人机,相较于之前的翼龙I,在起飞重量、升限、航时、通讯、内部装载和外挂能力等方面实现了大幅提升。

事实上,从2005年开始着手翼龙系列无人机的研发,到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具备世界先进“察打一体”无人机研制能力的国家。截至今年年初,翼龙系列无人机已经交付突破100 架,创下中国无人机出口的新纪录。

对此,美国《防务新闻》评价道,“在新一代察打一体无人机领域,以中国航空工业为代表的中国无人机行业已经开始赶超美国。”

9月夏末,成都,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内,翼龙系列无人机总设计师李屹东谈及此坦言道,经过科研人员的努力,中国航空工业瞄准大中型高端无人机领域,确已经站在世界第一梯队,但在动力性能、任务载荷、武器性能等方面,仍有改进和提升空间。

“从翼龙I到II,再I-D,表面看上去只是型号变化。可背后,是无数技术空白需要填补、关键技术需要突破。”

笑容和善,衣着简单,这位总设计师能够列举出,从翼龙I在外贸市场上引起关注,到翼龙Ⅱ首飞前就已收获中国无人机外贸史上最大一笔海外订单,再到翼龙I-D快速面世的新纪录。

但他更无法忘记,在整个系列研发中,团队靠自主创新走出的一条路。“我们不能用别人的昨天来装饰我们的明天,整个翼龙系列的所有技术都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我们启动这个项目时就定下了自主创新的原则。”

翼龙凌空

根植于中国科技与工业的发展

在李屹东看来,过去14年,翼龙系列无人机的发展,是根植于整个中国科技与工业的发展基础之上的。

2005年,开始着手翼龙原型机的研发时,他用“无人、无钱、无时间”来形容当时的情况。彼时,第一架翼龙的机翼,来自于滑翔机,刹车来自生资市场上买的摩托车刹车片……

“可能这边还在设计,那边就在生产了。团队的十几个人,可以身兼设计者、工艺员、试飞员等数职。”李屹东并不觉得艰苦。两年时间,研发团队就这样靠着“东拼西凑”,凭借着在三代机歼-10项目中探索积累的技术与经验,突破无人机自主起降和飞行、目标快速捕获与自动跟踪、自动攻击等察打一体无人机的关键技术,研制出第一架翼龙无人机,实现首飞和首次靶试成功,

随之而来的,是实现技术过关到研发产业化的过渡。产品的成功,不仅需要在研制过程中取得技术的成功,更需要接受市场的检验和客户的认可。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为了避免最初研发中一些操作不规范的隐患,作为总设计师的李屹东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全部推翻重来。

这个重来,包括全面重新设计、所有相关专业介入,按照新的流程生产……在庞大复杂的工程中,凭借过硬的技术基础,翼龙无人机第一次走出国门,飞行演示完美收官。

但此时,用户不仅关注飞行,更关注产品的“硬本领”——要求打靶展示性能。在第一次打靶失败后,李屹东清晰地记得外方要求他们把飞机运走,“如果不运走,就丢大海里去。”

终于,经过艰苦的协调沟通,翼龙团队争取到再表演一次的机会,并凭借第二次表演的成功,迎来全球的第一个客户。

这一次的经历,让李屹东清楚感到,客户的需求就是创新和市场的原点。

此后,翼龙团队抓住产品研发设计与验证的“首”,集成、试飞、服务保障的“尾”,前端对接市场、理解用户需求,后端产品交付用户、服务用户、满足需求,形成需求满足闭环。

在这种面向市场的资源配置与协同共享的商业模式下,翼龙系列无人机的成长、发展始终生机勃勃。如今,翼龙系列无人机已经拥有了三大系统。其中,飞管系统相当于是人的小脑,保持平衡和行动力。任务系统是人的大脑,它来进行决策,而指控系统相当于是人的外部环境,可以输入所处环境。

“这三大系统都是我们独有的技术,是带有杀手锏意义的。”李屹东感叹,“有了三大系统以后,无人机将更加聪明智慧。”

最近几年,翼龙无人机强大的侦察能力和高达90%以上命中率,赢得市场的信任。

对于李屹东而言,参与着翼龙无人机从艰难起步到成为旗帜,他最大的感受是,这些成果是根植于我们国家航空工业技术、科技和工业能力的发展。“当然还包括其他各行业的进步,甚至很多民用技术都给了大量支撑。”

航空报国

几代航空人为空军装备制造贡献青春

事实上,艰难起步、奋力追赶,成为旗帜,翼龙成长,也是中国航空发展的缩影。

在四川成都,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这里是新中国“龙”系列歼击机诞生的摇篮。从猛龙(歼-10飞机)、威龙(歼-20)、枭龙有人机,以及翼龙无人机等等,过去几十年来,几代航空人在这里,为中国空军装备的飞速发展贡献青春和智慧。

对于这里,李屹东从小便不陌生,他是位“航二代”,母亲曾是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从小看着航空杂志长大的他,中学时便立下成为飞机设计师的理想,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空气动力学毕业后,他回到这里,开始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彼时的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宋文骢作为歼-10飞机总设计师,正带领全所设计人员攻克这个国家确定的重点工程——“十号工程”,这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战斗机,更是中国航空史上的一座丰碑。

李屹东始终记得那些艰难跋涉的身影,那些从零开始去突破和实现的过程。刚开始工作时,他总会在完成自己的任务后,帮助同事画图、实验,如同一块海绵,吸收着身边的一切养分。直到工作不久,迎来梦寐以前的一刻,进入新型战斗机的研发团队,并一待就是几十年。

也就是在这些年岁中,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需要勒紧裤头带买的米格15,到现在自主研发的枭龙、歼-10、歼-20、翼龙系列百花齐放,这个转变里,倾注着所有航空人的心血,航空报国成为现实。

眼下,当中国的军用无人机技术已经走在世界前列后,作为翼龙系列的总设计师,李屹东更多思考放在了翼龙之后将要面临的挑战,“未来,翼龙家族该怎么走?我们可能在研究的是一种综合解决措施,既要隐身,也要有其他能力,能够在更强对抗环境下生存,发挥更大的作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花生油~ 2019-09-29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