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5416米陀龙垭口,万米陡坡让人骑虎难下

无巍不至 2019-09-12 17:32 33351

海拔4880米的陀龙垭口冲锋营地HighCamp整晚阴云笼罩,寒风呼呼地刮着。凌晨5点半云开雾散,风停雪止!各国驴友都在餐厅匆匆吃过早餐,尽量赶在6点前出发,当朝霞披着艳丽的霓裳欢快地飘过安娜普尔纳群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俯首疾行的行军路上。回首,只有空旷孤寂的宿营地牵引着长长的经幡固守着陀龙要塞。

从地形上看,从HighCamp冲锋营地出发前往陀龙垭口,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梯:第一段需要垂直拔高约300米,跨过垭口南侧海拔6484米的库塘康KhutangKang峰下的冰川遗迹,开凿出的Z字形路每隔几百米就会出现经幡状标志杆,这是专门为积雪掩埋路面时设置的。第一阶段终点的地标是一座无名峰,朝阳从达莫达山脉后面将金光布满无名峰金字塔体时,山脊横坡上已有体力超棒的驴友率先抵达。

库塘康KhutangKang峰下的这条冰川退化消失较为厉害,目前在无雪期可见深如沟渠般的侵蚀槽,强悍的冰川运动造成的冰槽非常壮观,巨大的砾石坡从山顶逶迤而下,绵延数公里,如果冬季积雪较厚时,不小心跌入乱石丛中轻则断骨重则丧命,所以冬季在没有路标的指引下翻越陀龙垭口是极其危险的。

过完冰川浸蚀槽后,到达休息点Teahouse,这标志着第一段路程完成并开启第二段。Teahouse的海拔已经在5000米左右,第二阶段的路程是方向正西、连续拔高400米左右、一个坡度约25度的漫长缓坡。这段路也是一个冲顶的调整缓冲区,体力差的人选择骑马或驮运背包,体力好的也在这一阶段调整呼吸保持状态匀速前进,为最后冲刺积蓄力量。

太阳完全跃出喜马拉雅群山,蒸腾的水汽聚成丝丝缕缕的云悠悠飘过,头顶脚下是巨大的流沙坡,眼前的景象似乎看起来惬意舒爽!不过千万嫑认为风和日丽就可降低对大自然的敬畏和警觉,2014年10月,时速195公里的印度洋胡德胡德旋风就曾在24小时内为陀龙垭口带来1.5米的强降雪,致使翻越垭口的驴友遭遇灭顶之灾,失踪多人,至少有43人在暴风雪中丧生,所以翻越高海拔垭口一定要遵循尽快尽早的通过法则。

客观而言,陀龙垭口的翻越难度的确不算太高,尽管比海拔5038米的四姑娘山大峰还高,但是二者毫无可比性。因为陀龙垭口本身地势较平缓、不需要登山技术和特别装备,体力差的还可雇马帮背夫分担包袱,翻越陀龙垭口面临最主要的问题是徒步者对高海拔的适应性以及不可控天气状况带来的不确定危险。当然,对于这几位欧美山地骑行速降牛人,唯有报以深深的敬意和热烈的掌声!

在正常天气状况下,第二阶段的路程没有什么难度和危险,只是需要耐心和意志的坚持。因为整体地形如阶梯,登上一层貌似垭口的平台,结果却发现更远还有一处,于是继续不停重复......一鼓作气往前冲,当海拔6201米的陀龙日ThorungRi出现在左前方,胜利便已然在望了!

陀龙日ThorungRi的雪墙巍峨高大,峰顶上部有雪崩或狂风造成的积雪、冰川断裂层,积雪剥落后的黑褐色山体布满着细细密密的纹理,仔细看却发现还有一个孤独的身影静坐在山下。镜头拉近,可以看见洁白的雪墙上是山风留下的鳞状褶皱,山脚一堆玛尼石和经幡缠裹其上,旁边一位高冷帅哥在低头默想——哦,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眼前豁然开朗,海拔5416米、大名鼎鼎的陀龙垭口ThorungLaPass就这样到了!一支俄罗斯徒步小分队率先冲顶成功,6公里路程直升800米仅用1小时40分就冲到ACT最高海拔陀龙垭口,于是山谷间响起“乌拉、乌拉"的欢呼声!随着后续大部队的相继赶到,顿时,寒风呼啸的5416米垭口成为网红打卡地并开始掀起排队合影狂潮。

陀龙垭口美丽冻人亦冷酷无情,渐渐强劲的风刮在脸上如刀锋般锐利刺痛。许多人在垭口呆几分钟就被受不了切肤之痛、彻骨之冷,一些人甚至连跟陀龙垭口纪念牌合影的心情都没有便匆匆逃离现场。站在垭口中间望向垭口西面,视野呈V字扇形开放,云带之上,海拔8167米的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率一众雪山绵亘天边,一览众山小的傲然之气登时充斥胸襟!

古云上山容易下山难!虽说以前曾有不少体会,然而这次翻越陀龙垭口,方才真真正正领略了这个“难”字的点描勾画。过垭口继续往西走,终点在山下海拔3670米的穆克提那Muktinath,也就是说需直下1746米,坡度38度,行程超万米的陡坡,在高海拔负重徒步,这种坡度意味着很大可能连滚带爬的滑倒摔下坡崖,因为在极限登高越过垭口,体力已消耗很大,而下长陡坡这种对下肢力量有很高要求的运动不是人人都能胜任的。

面对遥无尽头的山路,冲顶的喜悦不过转瞬即逝,余下十公里长下坡才是整个ACT大环线的终极考验。看着呼啸而过的山地车速降,遥想追风少年的勃勃英姿,那些个羡慕嫉妒恨呀,翻江倒海的在心底汩汩涌起!路漫漫其修远矣,吾将上下而求索?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沿着陡峭的冰槽盆沿,在近40度坡的高海拔山直降1746米,这对膝盖来说简直是一场恐怖的灾难,前几日提里措冰湖十里大横切以及牦牛牧场的陡升陡降已经对膝盖有所影响,如今没有退路,势成骑虎,哪怕脚上满是血泡也只好咬牙坚持了!

登山时的速度快慢多数取决于体能,而下山时的状态优劣则是下肢力量和平衡感的综合体现,这方面往往因时因人而异,故尔先期队形保持较好的队伍开始出现两极分化。一些体格强壮、下盘稳健的选手,风驰电掣一马当先,而腿长身弱、体能较差的驴友则一路战战兢兢,几乎连滚带爬地缓慢下行,负重、碎石加上陡坡导致双腿的稳定难度加大,最好是双杖齐上,否则摔个四仰八叉的情况随时随地可能发生。这对法国夫妇,一路就连摔了四五次。

下降到海拔5000米以下,已经能清楚地看见山谷中的穆克提那村落群和最后一处休息点----海拔4160米的穆克提那山脚MuktinathPhedi。这是最为艰苦卓绝的一段路,为今后方便机车摆渡的Z字形大道,几乎无人问津,绝大多数人还是毅然选择走野道直切下山,野道的坡度和砺石这燃情的摩擦,分秒间便可让脚底血泡爆浆、人仰马翻,可是眼看终点在望,又岂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身心俱疲走进休息点,连饮两杯甘美的苹果汁,再下到山坡尽头崖壁处,若隐若现的道拉吉里峰下,穆克提那拉尼帕瓦Ranipauwa村尽收眼底。海拔4160米的uktinathPhedi距今天终点穆克提那Muktinath还有三公里,这好比负重连下两座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哈利法塔后,还要直面一座150层高楼的数千级楼梯,你说,这种悲壮,这种酸楚,得有多大的气度才能消化?

好在一切痛苦都即将结束,拔地而起的道拉吉里群峰下,穆克提那这片土地就是近几年被媒体翻来覆去炒作的神秘王国木斯塘的一部分,木斯塘曾是尼泊尔境内最后一个自治王国,也是目前唯一完整保留了传统藏传文化原貌的地区,它如同一卷浓缩了上千年西藏文化及宗教传统的历史篇章铺呈眼前。不过此刻的激动之情终归是在走完ACT后,那难以抑制的欣喜与这古老沧桑的村落相逢后的归宿感一道应景、应运而生!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联系邮箱:mp@thecover.cn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