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 | 肖薇 《凤凰春晓》:致敬这束温暖的烛光

封面新闻 2019-09-12 11:47 32174

捧着沉甸甸的一摞稿子,随字里行间走来的是心里无比的心酸和愁怅,久久消散不去。一个乡下孩子忍饥挨饿、发奋苦读,他的人生目标就是通过考上大学,走出铁桶般死死困住寨子的大山。对于20世纪80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为实现这一目标,很多人得倾其一生,甚至付出几辈人的代价。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那些卑微的灵魂用生命镌刻粗粝的生活,用良知吟唱本色的人性,他们和命运进行殊死博弈的时候,更渴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跳出“龙门”,以此摆脱贫困落后的窘迫环境。长篇小说《凤凰春晓》,就真实地再现了广袤农村这一现实。

初读《凤凰春晓》,我被作品中的山野气息、剽悍淳朴、爱憎分明的人物群像深深吸引,已然跳脱出初审的角色,一口气读完了它。作为一名职业编辑,能编一本好看的书是非常开心的事。可是,在审读的过程中,我不仅开心不起来,反而随着倪万喜跌宕起伏的命运,沉重的内心感到隐隐的疼痛。这种沉重缘于主人公的种种不幸,更缘于充斥于作品中的悲剧色彩:倪万喜发奋苦读考上了大学,因为信息的闭塞,让他错过了体检的时间。当他经历了一系列难以置信的坎坷,完成进城体检、政审后,却迟迟未等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层层大山最终冷漠地把他阻隔在了大学外面。成功近在咫尺,但农村子弟跳“龙门”走出大山的心愿,是那样的遥不可及。这样的残忍,我感觉就像一把尖锐的椎子扎在身上,让人感到钻心的疼痛。

正如作者在后记中写道:“《凤凰春晓》主人公倪万喜高考体检的遭遇,就是我当年的真实写照,没有彻骨的相似经历就没有震撼心扉的共鸣。我的父亲是寨子里令人尊敬和羡慕的民办教师,当年和我一起的同事中,依然还有很多代课教师、民办老师……”

随着时代的更迭,这所偏僻的村小,学生一天天减少,教师也一个个离去,就剩下倪万喜一个人还在苦苦坚守。为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尽管村民对学校依依不舍,倪万喜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向当地政府提出要求,撤并这所他坚守了30多年耗尽他毕生精力的村小。这对于把最为宝贵的青春年华奉献给学校的倪万喜来说,等于自己亲手灭掉自己点燃的那盏明灯,让自己本来就十分拮据的生活更加窘困,他的内心是何等的煎熬。乡亲们则更担心,这个年过半百的代课老师回到贫瘠的土地上劳作,没有一技之长的他靠什么养活自己?倪万喜清贫窘迫的命运,推动着情节的发展,牵动着读者的心,拷问着社会的道德良知,更让他的形象一步步丰满起来。

作品中的倪万喜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那一件件看上去微乎其微的日常小事,却处处闪烁着人性的光辉,在粗粝坚硬的土地上脉动着温暖的光亮;这些看上去极其普通的凡人善举,却以自己无声的道义良知感动着他周围的世界,用正义力量推动着整个社会发展的进程。倪万喜这一典型形象,正是那些为农村基础教育做出贡献的民办教师、代课教师的缩影。和倪万喜一样,在乌地吉木小学的舞台上,还活跃着和他一样的代课教师群体:在村小的讲台上苦苦煎熬了几十年,到最后也没有转正的校长张尚福;为了躲避厂长公子纠缠,到乡下代课的夏雨;不愿在三尺讲台上死磕下去,回家另谋出路的邓云禄以及年轻的秦老师、万老师……他们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在平凡中见证伟大,他们用自己瘦削的肩膀,背负起了时代赋予代课教师的特殊使命,支撑着中国农村教育的大厦。

作品以宏伟、多维的角度聚焦改革开放后的农村教育。在社会变革的阵痛中,倪万喜跌宕起伏的人生风景,总成为寨子最为激烈的话题,由此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剧情:家庭矛盾、儿女孝道、婆媳相斗、亲人算计、邻里纷争……偏僻闭塞的寨子,贫瘠的生存环境,荒诞的现实,人性的阴暗,命运的不济,寨子翻云覆雨,人性变幻莫测,爱恨情仇交错缠结,在社会更迭的岁月中呐喊着、奋争着。作品大量使用金沙江川滇沿岸的方言土语,用平实、通俗、流畅的语言,除了对倪万喜等代课教师群体进行重点书写,表现这一底层群体灵魂的高贵外,还成功塑造了祁四老爹、吴正虎、倪二老爹、吴成全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用平民化的视角,在各色人物粉墨登场的社会大舞台上,写出了底层人物的悲欢离合,用人性的善与美,揭示了广袤农村的教育现状,描绘了一幅多彩多姿的社会风情画卷,通民心、接地气、有筋骨、有温度,让这部精品力作具有更厚重的现实意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