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非:如何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一带一路 2019-09-11 15:15 29327

网络图片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近6年来,逐渐成为参与各方共同发展、推进世界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国际合作新平台、新方案。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对参与各国以及世界经济有何重大意义,以及如何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以下四点值得关注:

一、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有助于各国创新经济增长模式,克服“以邻为壑”“零和博弈”的国家间恶性竞争,是“大变局”下全球化新发展和世界经济大调整的需要。

概括起来,当今世界面临三大挑战:一是全球力量对比变化打破世界格局,国际关系和全球治理体系亟待调整;二是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多边主义与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单边主义博弈凸现,全球公共产品匮乏,全球经济衰退迹象明显;三是技术革命日新月异,在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对现有经济结构造成冲击,可能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鸿沟,社会治理亟待充实调整以防止社会矛盾激化。

面临如此严峻的全球挑战,“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贡献给世界以积极应对大变局变化、创新全球治理体系的“中国方案”重要组成部分。

二、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将在补好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不足短板的同时,有效推动区域和世界以自由贸易为根本的全球化新发展。

这是发展中国家继续减少贫困、进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行列、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渠道。遗憾的是,当今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发达国家正在放弃全球化,“关闭全球自由贸易的大门”。可以预计,今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围绕贸易摩擦、贸易体系构建、贸易规则重新制定的矛盾和博弈还会增加。

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模式,为解决全球不平等和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扭转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潮泛滥、克服全球治理“碎片化”现象、推动世界经济与全球化新时代同步发展,提供了新的合作平台和有效路径。

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将有效推动南南合作、提高发展中国家间以及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基础设施和贸易投资互联互通,提升发展中国家自主创新发展经济的内生动力。“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水平差异很大,发挥各自经济优势拓展贸易和投资渠道、取长补短,在制造业和服务业分布上各自有所侧重,实现互补互利,存在巨大的增长潜力。

三、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与积极落实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高度契合,将进一步缩小广大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差距,为全球经济转型、紧跟技术革命步伐奠定基础。

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的重要作用之一是创新经济增长模式。在这方面,科技革命特别是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将彻底改变和颠覆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其发展与整个世界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型紧密相连,正在改变世界贸易和投资的方向。在中国与其他不少发展中国家,过去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模式,正在被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化所改变。

科技发展对制造业生产链调整影响很大。如今从低收入国家出口到高收入国家的货物已下降到货物贸易总量的18%。现代企业更看重的是制造业工厂是否接近资源、产品送达消费者的时间、工人的技能等要素,而不仅仅是工人工资水平等成本要素。纺织、衣服、鞋类、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现在已基本实现自动化。

制造业形态近年来也发生重大改变,比如苹果公司和许多制药公司,主要提供设计、市场营销、分配网络等“无形商品”,实际生产交给承包供应商。无形商品的价值已经超过实物产品的价值,投资重点也相应调整。因此,经济发展必须创新增长模式,一成不变的传统制造业不可持续。

四、高质量推进“一带一路”是实现世界经济再平衡,各国合作共赢和创新经济增长的新要求,需要从比较优势着手加强各国以及区域发展战略的对接;加强政府之间、政府与企业的协调和资源统筹,从长计议,防止短期化倾向;需要遵守国际规则、加强法律意识、防范地缘政治经济风险。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结束谈判在即,将全面推动东盟与中国等国家的经济贸易合作。政府间经济合作意愿增强、合作范围扩大,有利于“一带一路”等倡议的巩固和发展,反之将影响和阻碍其发展。

目前来看,在全球化新时代,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各有利弊得失。在原有全球化模式中,发达国家,除德国外,制造业特别是中低端制造业工作岗位流失严重。而在全球化新时代中发达国家将更多受益,未来产业依赖创新、数据技术、服务业、接近高端消费者,而发达国家的优势,包括技术工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盈利的消费市场、先进的高科技公司、初具规模的生态系统等,都符合新全球化的发展方向。发达国家现在服务贸易顺差每年超过480亿美元。随着发展中国家财富增加,从发达国家购买的汽车、计算机、飞机、机械设备也会增加。发达国家2017年向发展中国家出口4万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的40%,是20年前的两倍。

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需要吸收、对接国际标准与规则,把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可持续发展、企业的社会责任、法律意识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全过程。原有南南合作、南北合作的界限都在模糊,全球化新时代国际合作的内涵和外延突破旧框架,全球经济合作和全球治理十分需要“一带一路”这样高质量、多领域、跨区域的新国际合作倡议和全球公共产品。(作者是外交部前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何亚非,本文摘编自作者在“一带一路”国际产业合作论坛的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m124g78de 2019-09-13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