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见君:异域世象(组诗)

封面新闻 2019-09-11 10:20 33513

见君(河北)
我们的世界
削竹片,
我们在削这个世界的竹片。
惊心动魄的疼,
藏进竹片,
越来越薄的薄里。

我们的世界,
雪下得越来越大。
落进这幅画里,
落进那个梦里,
落进光线刺穿黑暗时的
厉声尖叫里。

我答应过给你们武器的,
你们这些活着的
毫无意义的水,
你们葬身大海,
不留下任何声息。

而现在,风太大了。
我们的世界,
被绑在一根旗杆上。
绑缚它的,
是我们自己。


欲望·黑暗
那一小块黑暗,
它挣脱我的欲望出逃后,
装作一个思考者,
站在你的病历前,
仔细辨认着每一个字。

你在你的后花园无所事事。
你已经把控了
很多可以不死的东西。
后花园有很多眼睛,
各式各样的,
它们都化妆成
树上的果实。

我们的邪恶,
是每一个暗夜里,
偷偷长出的心怀叵测的草,
蓝色的变异的草,
它们头戴着假花,
装作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


出殡
这毫无顾忌的死,
这坚定不移的死,
这被死亡激活,
并在所有人面前表演的
激情澎湃的死,
它随时都带着
自己家门的钥匙。

秘密,
在冷风中露出洁白的牙齿,
井然有序地坚守阵地。
无限兴奋的哭声,
排着队,
嗅闻新土的气息。
枯树的枝丫,
向天空高举着
纸钱的眼神——
放弃呼吸。

我们落叶离枝般地,
投靠自己的黑暗。
我们多余的疼痛,
在加速我们的孤独——
迅速坠地。


濒死者
那些濒死者,
他们交出他们
一生中每一次自杀的冲动。

荒野深处,
一朵硕大无朋的花,
照看着
数不清的坟茔。

庞大的寂静和安然之上,
所有的青山,
都在用遗忘,
无情地长高着自己。

岁月,
用流水之箭
射中我们的每一次苦难。
那些濒死者,
他们用诅咒,拔掉
钉在他们灵魂上的钉子。


命或惑
黄昏的地平线上,
一面黑色的旗子,
和风扭结着,对峙着,
不停变换着
飘扬的方向。

暮色降临。
经年累月,
一言不发的人,
他们风干的言词——
活着的骨灰,
在精心策划一场:
被装进黑匣子后的
暴动。

那块白色的石头,
一直在深夜里,
练习发声。
顺着声音的指引,
推开黑暗的门——
弯曲了的时间,
在星空下,蛇一样爬行。


一半·另一半
深渊,
向着天空,
打开内心欲壑难填的喜悦。
在空中攀爬的,
跳崖者的
呼救声——
被大地上的窟窿,
吞食着。

大水,
四处蔓延着,
带着词汇、岛屿
和岛屿上,
冷眼旁观的青草。
几滴墨汁,
在水面上打着补丁——
变异成花朵。

我们的这一半,
挨着我们的另一半,
彼此,小心翼翼地猜测着。
炉渣,
望着火,火提着水,
浇灭自己。


无解——写给燕赵七子
一棵长弯了,弯向
世界之外的树,
我们在挖它的根。

冰天雪地里,
面无表情的人,
在用内心的火喂食雪花,
饥饿的雪花,
——这漫长黑夜里的
疯狂的情人。

那些反向书写的文字,
焦灼等待着
重新排序。
它们意义重大,
它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嘴。

入睡之前,
必须弄疼
伺机而动的困惑——
孤独的众多脚印的
前行、折返、迂回。


雨水•弄丢自己
那只花猫,
在急转直下的歌声里,
突然,
就跑丢了自己。

今天雨水。
无懈可击的阳光,
把它投放在地上的影子,
紧紧地抱在怀里。

一股风,
吹弯另一股风。
那扇门,
从那堵墙上走出来,
去寻找,
属于自己的领地。

今天雨水。
就这样,
一些崭新的弱小的生命,
在词汇的掩护下,
弄丢了自己。


推测
一个推测,
在烛光的想法里,
简单地走着。

开过花的词汇,
沉甸甸的,
从这个推测的身边
招摇而去。

蜡烛燃尽,
推测死去。
安静疯狂出逃,
不会背叛的安静,
永生不死的安静,
它们扛着这个世界的大旗。


异数
时间之箭,
准确无误地射中了,
那些挂错了枝头的
果实。

太阳下,
镰刀在齐刷刷地
收割着春风的异数
——那些花鸽子,
它们没有形体,
只有影子。

一块块地穿越,
那些为大地站岗的玻璃,
阳光的忧伤,
奢侈成,风的哭泣。


词汇•钳制
一个词汇,
站在它生命的尽头,
意味深长地笑。

声音只剩下声音,
内容已经死掉。
那些陈旧的书籍,
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
把自己打开,
又把自己合上。

天黑后,
那个词汇,
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临死之前,
它被它的意思捆起来,
用于敲诈。


体验之夜幕
那个人,
借着月光,蹲下来。
他试图把自己
投在地上的影子,抠下来。

夜幕无边,
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陷阱,
它们眨着眼,
望着大地上的高山,
一座座坍塌下去。

一辆马车,
在夜幕下穿越旷野,
车上载着,
金光闪闪的棺木,
它们在窃窃私语。


疑惑的哭声
那片水域,
面对着月亮,
在大地的怀抱里,
大声哭泣。

每一个路过的人,
都能听见,
但他们,
必须屏住自己的呼吸。

他们用水的哭声,
装饰内心的哀伤,
漂亮的哀伤,
藏在镜子里。

黑暗,让开一条路,
哭声戛然而止,
那些疑惑来了,
带着属于它们的
毫无意义的词汇,
走在路上,
不出任何声息。


金黄色
金黄色,
敲响自己。
那声音,没有名字,
它打开自己的身体,
藏进水里。

金黄色,
欲望爆裂。
那些四处逃难的疼痛,
在火被点燃的瞬间,
钻进隐忍的光里。

金黄色,
金黄色,
微笑着的冥想,
被锁进天空的咒语里。
镜子挣脱自己的边框,
从空中摔下来,
落进,
种满向日葵的地里。


老房子,成都
成都。
这雨。
生锈般的美好。

嫩芽里,
那些压得低了又低的声音,
长出来。

三月,潮湿的意蕴,
以持续发酵的方式确认着它们的自信,
正如
飞鸟确认着天空,
河流确认着大地,
草木和花朵确认着阳光的微笑。

时日久长,
转过身来的,
是我们一直在忍受的
思维和时间的纠缠。
成都,老房子,
我把赌输了的回想捧在手里,
看着它不断地把自己拆开,
又重新组合上


嘈杂
这个世界的嘈杂声,
把那段
被烫伤的尖叫声与呻吟声
之间的距离,
拉开,
再拉开。

激流冲出来,
深藏不露的时间,
带着匕首,
藏在它的漩涡里。

我们撒下,
用无数次恶念织就的网,
捞取属于黑暗行将消失的那一部分
——群鱼般的词汇,
闭着眼睛,
毫无目的地漫游。

往水上钉钉子的人,
是一个危险分子。
时间,派出钟表的嘀嗒声,
和他纠缠在一起。

流水尽头,
敞亮、规整、一尘不染的大厅里,
没有开过的汽车,
和万古不变的阳光,
睡在一起。


【作者简介】
见君,本名温建军,河北永年人,现居邯郸市。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个人诗集《隐秘之罪》《无望之望》《莫名之妙》《之后》等多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神的生死簿 2019-09-11

    很有诗意!

  • 躲不过心动 2019-09-11

    喜欢这组诗

  • 梦大侠 2019-09-11

    好!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