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久:教育,为什么要先向动物学习 | 2019年·好校长成长计划

戈友公益基金会 2019-08-13 15:46 28907

(本文根据贵州文史馆馆长、教育家顾久,在2019年·好校长成长计划“校长课堂”上的讲座整理)

我们经常说“教育”,对它的定义非常之多,我认同其中一个:“教育是人类对生命的传承。”这样又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生命是什么,它和教育的联系是什么,我们去传承什么,又如何传承呢?

我们通常说,人有三种特征,合而为一才是人:动物性,社会性和精神性,在我看来,这分别对应着教育的三重内涵:首先是“育”,养育,人作为动物的本能;其次是“教”,社会良性运转的必要手段;最后是精神传承,它是人与其他生命的本质区别。

育:向动物学习初心

我们现在知道了,地球的寿命大约46亿年,生命的历程从大约40亿年前,在这漫长的岁月里,生命从单细胞的细菌,演变到现在的大型哺乳动物,呈现出三个特点:首先要吃饭,人是铁饭是钢,没有能量输入,什么形式的生命都无法生存;其次是复制,生命要不断的复制自己,才能保持物种的延续;最后是抱团生存,从细胞到最高等的人,都是如此。

教育二字,应是“育”在前,生下来就要养、要带,是生命传承的本能,这本身也带着妈妈的色彩。亲子之爱是与生俱来的,人与动物莫不如此,教育的初心首先是爱。

有句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小孩一哭泣,激活母亲的下丘脑,然后分泌催产素和血管加压素,妈妈的乳房才会生产出奶来。从爱出发,涌现出依恋、同情、满意、不安等原始而强烈的情感力量,主导着我们的行为。

动物给的第二个启发是“以身垂范”。随着孩子的成长,妈妈不能再喂奶了,就要教会他们捕食,怎么教呢?不厌其烦的重复,耐心示范、静待花开。动物可不会写一本烹饪方面的书,给孩子讲怎么做饭,还要考试,孩子一时学不会也不懂打骂,只是耐心的带着孩子不断的去行动。

动物的第三个启发是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特的,我们得“因材施教”。有一本书叫《进化论与生活》,作者说,动物专家史蒂芬·索米研究过恒河猴,发现这个高度社会化的物种里,有10%是特立独行、我行我素、无法融入群体的“疯猴子”。这些疯猴子通常是被排斥的,有些孤独的死去,有些到外面打拼,成了“任正非”、“李云龙”。

更有意思的是,中国也有恒河猴,其中疯猴子的比例还增加了,从10%到15%,什么原因呢?从印度到中国,要翻越喜马拉雅山脉,这猴子不多“疯”一点,它也过不来,过来的疯猴子多,基因流传下来的也就多了。

恒河猴不懂教育,他们只能把疯猴子赶出去,可这些疯猴子很多都是具有特殊才干的成员。它们也在提醒我们,如果按照同一个标准去要求和评价所有的学生,很可能会失去很多“疯猴子”。

作者在书中的一句话让我很感动,他说:“有能力的母亲可以将儿子的神经化学系统导向有益的结果,而没有能力的母亲就会对儿子失去控制。”

教:在社会中“沉沦”

社会性是人的另一个本质属性,其实它也来自动物性,比如细胞遇到吃它们的鞭毛虫时,会紧紧抱在一起,形成一个大细胞群,让鞭毛虫无从下口。有趣的是,鞭毛虫也会做类似的事。

人同样如此,面对自然的威胁,一起抱团生存,这是我们的原始的本能,人的组合就是社会,换来更多的安全,同时也失去相应的自由。社会分工则决定了人和人之间不会有绝对的平等。

举个例子,我们总说自由恋爱,但是哪一句情话是你自己发明的,哪一种婚礼的仪式是你原创的?每当我们做出选择,来自社会的信息就已经植入其中,我们好像多了很多自由,其实“枷锁”无处不在。

如果说“育”是母性色彩的,那么“教”带着更多的父权色彩,父权至上是中国文化和政治制度的特色,如今依然如此。有社会就要有秩序,于是就有了自上而下、耳提面命的强制性,和我们今天通行的教学方法、内容、纪律、考核、成绩、排序、奖惩,一直到高考。

叶圣陶曾经写过一篇不足900字的文章——《生活教育怀念陶行知先生》,在文中他说教育见解千差万别,究其根本无非两派:一派是将人看成工具,居高临下的把他塑造成一个有用的材料;另一派是认为人天生为人,自带认知框架,只能启发、培养。

我们现在的教育体系和框架,基本是从工业社会来的“生产加工型”教育,从上到下往的灌输,把孩子们当成工具,一个拿分数的工具,这既偏离了教育的初心,未来也未必会对社会的发展有所贡献,这需要我们细细的琢磨,我们究竟该往哪边去,教育和社会真正的关系是什么?

我们也不能脱离社会来讲人性和人的发展,不然哪怕培养出了圣人,恐怕也是大家都不喜欢的、“剩”下的人。海德格尔讲过一个词“沉沦”,他说一个人活着就要混迹于常人之中、社会之中,不然就没法好好的活着。

精神传承:保持本真和追求

完全沉沦到社会,成为一个没有个性和特色的人,也是不行的,在社会上“混“的时候,“本真”就变得很重要,这就是人的精神性,总要坚持自我,有所追求。这种精神性如何传承呢?

精神即是感通,心灵的沟通,这里面没什么科学道理,只是真情实感,主要的表现形式就是榜样的引领。

很多人看过《阿甘正传》吧,阿甘在公园给人讲故事的时候,总要以“妈妈说”开头,妈妈说人不要怕苦难、妈妈说不需要那么多钱……这个愚人就是看着妈妈活出来的样子,听着、记着妈妈的话过了一辈子。最后他发了大财,却把钱都捐了出去,自己给教会打理草坪。

这个就是感通,他打心眼里认同这种精神性的东西,这不是办个党校和学习班能做到的。

还有我的一个父辈,我父亲的老朋友,也是一个非常干净和纯粹的普通人,他家出身地主,家里有田,但他支持人民政府,被土匪包围时,他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都捐给了人民政府。

他后来是贵州大学图书馆的馆长,曾在老家办了一所学堂,直至终老每年都从工资里拿出一部分钱,资助这个学校的孩子。老婆和孩子不在身边,忙起来吃不上饭,我亲眼看见他舀一勺猪油放在嘴里,用热水冲下去充饥。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纪念他:有这样一个人在你身边曾经活过,你就不敢再苟活。这也是感通。

最后,我们应该能弄明白,所谓生命的传承是怎么一回事了,我们应该帮助下一代有一具健康的肢体、合适的职业、密切的人际关系、物质节俭而精神丰裕的生活,成为一个善于思考、勇于批判,独立又随和的人,组成一个自由而和谐的社会。

这是教育要做的事。

口述:顾久

采访整理:袁建胜


“好校长成长计划”是由北京市戈友公益援助基金会发起,面向中国中西部的乡村中小学校长的一系列支持计划,旨在整合优质教育资源,在观念上探索教育本源,在实践中寻求教育突破。为中国欠发达地区的教育观念与教育水平的提升尽一份心力。

2019“好校长成长计划”公益支持

华夏基金教育公益计划定向支持张北县10位好校长

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跑步协会定向支持温州经开区10位好校长

腾冲国际马拉松定向支持腾冲3位好校长

北京益行者基金会定向支持内蒙古锡盟2位好校长

扫码成为戈友公益月捐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