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生态保护战: 全面禁捕十年 白鱀豚或可归矣|70年70人·生态②

封面新闻 2019-07-29 23:58 71081

人物名片

王丁

1958年生,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空间物理系,同年起一直从事白鱀豚、长江江豚、瓶鼻海豚、中华白海豚及其它一些珍稀水生野生动物的声学、行为学、生态学及保护生物学研究。现任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学位委员会主任、鲸类保护生物学学科组组长、联合国人与生物圈计划中国国家委员会秘书长。

封面新闻记者  谢燃岸 雷远东 柴枫桔 武汉摄影报道

明年,长江流域开始实施全面禁捕。

对长江来说,这是自有人类活动存在以来的历史转折点,对生活在长江里的水生生物来说也是。

如此力度的长江生态保护,王丁已经等了很多年。

此时,距离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十二年了。

41年前,武汉长江边,东湖旁,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成立第一个白鱀豚研究组,到如今衍变为鲸类保护生物学学科组,王丁的人生,一直和这种仅仅生活在长江的淡水豚绑在一起。

作为研究员,他和同事们照顾了世界上第一只人工饲养成功的白鱀豚“淇淇”。看着这种美丽生物的考察数量,从400头,到300头,到200头,到不足100头 ,到13头,最后在“0”那里定格。

白鱀豚难寻以后,成为学科组组长的王丁,“被迫”走入研究的下半场,将精力投入到了另一种淡水豚类,长江江豚的保护中。

“我们不仅仅是在做物种保护,延缓它们在地球上消失的速度,也是在保护长江。它们是长江的旗舰物种,生存状况代表着长江生态的健康状况。”初夏的江城多雨,天地灰蒙蒙一片,王丁的脸就如水汽氤氲下的城市,深沉又凝重。

生活在白鱀豚馆的长江江豚

消失的白鱀豚

七国专家组队搜寻

38天未发现踪迹

驾车从南望山西路拐入一条小路,一直向上走,山坡上是白鱀豚馆。

27年历史的场馆看上去有些老旧了,四下树木葱茏,到处是这种吻部狭长动物的印记,门口的雕塑,玻璃上贴的图标,宣传画,标本。

但是也只有这些了,白鱀豚馆内没有白鱀豚,生活着的是江豚。

白鱀豚馆俯瞰图

十二年前的8月8日,英国《皇家协会生物信笺》期刊发表报告,宣布白鱀豚功能性灭绝。

王丁说不清楚自己什么感觉,“王丁,你们怎么把白鱀豚保护没了?”他常常听到来自别人的质疑,用“难过”两个字来形容太轻了些。

现年61岁的王丁,1982年从武汉大学空间物理系毕业后,进入水生生物所工作,一直从事白鱀豚、江豚和其他珍稀水生野生动物行为学、生态学和保护生物学研究。

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参考的是由王丁带队的一次国际联合科学考察。

那是一次中外合作的大规模科学考察。40多名队员,来自中国、美国、英国、瑞士、日本、 德国、加拿大7个国家,参加考察队的单位有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瑞士白鱀豚保护基金会、瑞士水科学与技术研究所( EAWAG )、日本国立水产工学研究所、美国Hubbs海洋世界研究所、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西南渔业研究中心、洪湖白鱀豚自然保护区、石首白鱀豚自然保护区以及铜陵白鱀豚自然保护区等。

考察的时间开始于2006年11月6日,先从武汉上行到宜昌,再下行到上海,最后返回武汉。在长江白鱀豚的整个历史分布范围约1700公里的干流中,他们运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声学监测设备等仪器。

2006年12月13日,蒙蒙细雨。长江边上,“科考1号”和“中国渔政42003”两艘考察船停在了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码头,38天的考察结束了。来回3400公里的航程,他们没有发现白鱀豚的踪迹。

考察结果公布的一年后,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

2006年的科学考察

后白鱀豚时代

提出江豚“保种”计划

人工繁殖3头淡水豚

“本次考察没有发现一头白鱀豚结果令人失望,……另外本次考察发现,长江江豚的生存状况也不容乐观。考察队员们一致认为如果长江环境继续恶化,10年后长江江豚的状况极可能象现在的白鱀豚状况一样,仅可见于极少数江段。

考察结束后的第二年,王丁在一篇公开发表的论文中,如是写道。

他们开始拯救长江江豚。

江豚和白鱀豚同是鲸目豚科,是长江中仅有的两种哺乳动物。2013年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物种保护级别为“极危”。个头比白鱀豚要小,肤色黝黑,嘴巴的弧度很长,正面看上去像是在微笑。

“江豚数量下降特别快。90年代以前,大概是每年以1.5%的速度下降,到2006年以前,6.5%左右,到2006年到2012年期间,是13.7%,它在不断地加速下降。”王丁说。

2012年11月至12月,原农业部牵头实施了长江淡水豚的考察。初步估算,长江干流江豚数量约为500头,鄱阳湖约为450头,洞庭湖约为90头,总共约为1040头,此次考察之后,原农业部在武汉召开会议,研究江豚保护,王丁提出要立刻对长江江豚开展“保种”。

当年针对白鱀豚提出来的保护框架,如今运用在了江豚身上。“就地保护、迁地保护和人工繁殖研究”,三大保护措施,曾在1986年召开的“淡水豚生物学和物种保护国际学术讨论会”上,由白鱀豚研究组的专家们提出。遗憾的是,当时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最佳的保护时机已经错失了。

“我们现在可以说,这三大保护措施,为江豚保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现在,就地保护方面,已经成立了八个豚类自然保护区了,“保护区会延缓它们灭绝的速度”。迁地保护种群的江豚数量达到了120头,为避免物种的野外灭绝提供了一定保障。

在人工饲养方面,2005年,江豚“淘淘”在水生所出生,现在已经14岁了。2016年水生所和天鹅洲保护区联合技术攻关,在网箱环境中繁殖成功了“贝贝”。2018年6月2日,第三头人工繁育的江豚F7C在水生所出生,“长得非常好”,今年6月,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启动了为它征集名字的活动,它的名字将在今年10月24日“世界淡水豚日”对外公布。

王丁(左三)与白鱀豚淇淇

全面禁捕时代来临

留住长江优质种子资源

保护区全面禁捕

长江全面禁渔,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曹文宣院士以及王丁和同行者们呼吁了很多年。

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他们终于等来了。

“这很困难,有很多事情要考虑,比如长江边上生活着这么多渔民怎么办,可是我们确实需要这么做了。”不管是从生态保护,还是从经济发展的角度上来讲,此事已不容忽视。

根据农业农村部的统计,截至2018年底,长江流域水域面积占全国淡水总面积的50%,但长江干流捕捞产量却只占全国淡水水产品总量的0.32%,“单纯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讲,这个产量没有什么意义了。”

但是对于养殖业来说,养殖品种每隔几代需要另外的种子进行扶壮,扶壮要优质的野生资源来完成,“而我们国家最优质的渔业种子资源在长江。为什么我们不把长江禁渔,把优质种子资源保存下来,为养殖业的发展提供一个基础,同时也能保护长江其它水生生物。”

2019年1月,农业农村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三部委联合印发通知,公布《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明确提出今后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将实施10年禁捕,到期后再重新评估是否放开捕捞。

关于长江生态保护的意识,在近几十年里,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从我个人的经验,我觉得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王丁说。第一个阶段是刚刚改革开放时,“大家一门心思求发展,那时谈论保护的问题,没人听也没人理。”第二个阶段,“你说,别人会礼貌点头,觉得你说得有道理,但是不会做什么。”第三个阶段,“你说,别人会认真听,也会认真做一些事情。”

“我觉得我们可能要进入第四个阶段了。那就是你不用说,别人也会找上来。”长江经济带建设“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越来越成为了共识,“最近几年,各地都很重视长江保护工作,有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主动来找我们,希望能从科学和技术上提供建议。”自嘲研究珍稀动物,自己也变成“珍稀动物”的王丁和他们的团队,伴随着长江生态保护的推进,可能也将从寂寥的状态转为热闹。

白鱀豚和江豚,在这个偌大的地球上仅仅生活在长江。“它们是长江的旗舰物种,生存状况代表了长江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我们不仅仅做物种保护,我们也通过保护它们,保护长江。而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是我们中华民族发展的一个基础。”

2018年4月,环保志愿者在安徽芜湖拍到的一张疑似白鱀豚照片。尽管由于照片模糊,目前还不能确认是否真是白鱀豚,只能判断为疑似,但这是一个好的信号。

也许,有一只白鱀豚跃出水面了呢。

更多阅读

被反复讲述的淇淇:世界上第一只人工饲养成功的白鱀豚

白鱀豚真灭绝了吗?“功能性灭绝不是一只都没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518196 2019-07-31

  • 东哥 2019-07-31

    [得意]

  • fm605210 2019-07-30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