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型/亲自开飞机教候鸟重建迁徙路线!这大叔是什么传奇人生!

英国那些事儿 2019-07-15 11:07 31129

在法国和德国的几百米的高空,人们常常会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爷驾着一架简易的超轻型飞机,而他周围总是不远不近地跟着一群队形整齐的鸟,大爷有时候还会伸出手去摸一摸这些一起飞行的鸟....

不知道的人看到这样的画面,大多会以为老爷子在表演飞行特技,其实,这个人和鸟类和谐共飞的场景背后,是一段关于别离的故事。

原来,这些鸟儿都是老大爷从出生就养育的,而这一场共同的飞翔,既是鸟儿们的成人礼,更是大爷和鸟儿们的别离之旅.....

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位外号“鸟人”,带着鸟儿飞翔了20年的法国大爷Christian Moullec的故事。

一切,得从20年前说起….

1995年,原本是气象学家的Moullec驾着他的超轻型飞机在天空上观察天气,却偶然看到了一群从身旁飞过的候鸟——小白额雁,他突然想起,每年这个时候,自己在附近飞的时候,都会看到这群小白额雁,候鸟嘛,年复一年定时迁徙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了。

然而,那一天他却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群小白额雁每年走的竟然都是同一条路线,从德国飞去瑞典,又从瑞典飞回德国。

无论飞行途中的天气状况有多糟糕,路途有多么艰辛,这群雁都义无返顾,执意要一条道走到黑。不仅这一群,其他的小白额雁群,也都是死心眼地只走这条唯一的从德国到瑞典的迁徙线路。

这不由得引起了Moullec的兴趣,他当然知道候鸟的迁徙线路是无数代前辈,在上万年的环境变迁中,进化积累下来的,但问题是,近百年来,人类的活动已经极大改变了候鸟迁徙路上的环境,无论是地貌,空气,光照,甚至食物分布。

然而,这些勇敢而顽强的候鸟们,依然沿着祖先选定的线路,一年又一年地原路迁徙。

迁徙,又是候鸟生命周期中最为艰苦和死亡率最高的阶段,

Moullec开始担心起一个问题,候鸟们长期埋头走这一条固定的,由于人类近百年活动而变得极端危险的路线,即便再坚强不屈,也会一年年消亡殆尽!

于是他决定,想想办法帮助候鸟们改变原来的迁徙路线,开辟多几条新的,更安全的迁徙路线!

他决定就从小白额雁开始实验,他驾着超轻飞机飞到迁徙的雁群中间,向让这些雁跟着自己飞,飞一条更顺畅的路线。

然而令他无可奈何的是,无论他对着雁群里无论是头雁还是跟随雁叫喊,甚至用手拨动,白额雁们都坚定地朝着自己的既定方向前进,对Moullec熟视无睹。

Moullec又驾着超轻飞机飞到雁群前面去,然后转向,希望雁群能跟随他一起转向,却发现小白额雁们依然对他视若空气….

尝试了很多次之后,Moullec无比沮丧地认识到:

小白额雁这一类候鸟,只会跟随自己的同类头雁,Moullec作为一个人类,既非同类,又没有感情基础,凭啥你在前面蹦跶两下,就想着能把我们拐跑?

在请教了鸟类专家之后,Moullec决定,为了让候鸟改变迁徙路线,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

想让鸟跟着自己飞不是不可能,因为自己必须是雁群的——妈妈

原来,鸟类有个“印记效应”的天性,那就是破壳而出见后到的第一个活物,会被它们认定为自己的母亲!

如果Moullec可以将一群候鸟从出生就开始养起,那就可以用“母亲”的身份训练它们,让它们跟随自己迁徙,不就能开辟新的迁徙钱路了吗?!

Moullec醍醐灌顶,立刻决定开始这项“重建候鸟迁徙路线计划”,他从动物保护机构弄来了一群小白额雁蛋,开始人工孵化起来,小白额雁破壳那几天,是Moullec这位准妈妈最紧张的时候,他唯恐错过了出生的刹那….

终于,10多只小白额雁出生了,Moullec成功地守到它们破壳,当上了它们的“妈妈”,从那以后,这群小家伙就和Moullec形影不离了。

主动当了小白额雁们的“养母”之后,Moullec才体会到当妈的不易,不但要教会它们找食物,还经常领着它们下河游泳,在Moullec家附近的河里,人们常常看到10多只小白额雁,紧紧地帖着一个法国中年大叔的脑袋….

小白额雁们一天天长大,终于要成年了,也到了Moullec实施他”重建候鸟迁徙路线计划”里最重要的步骤——教会它们迁徙了...

他开始试着驾超轻飞机带小家伙们飞翔,一开始,小家伙们有些踌躇,但很快就一个接一个地飞上蓝天了,它们排成固定的队形,紧紧跟在Moullec的飞机周围…..

最初的几次,并没有飞太久太远,但Moullec明白,这群他从出生就开始养的小白额雁,候鸟的基因刻在了它们的身体里,他迟早得带着这群小白额雁飞开始迁徙,飞向北方栖息地,而抵达栖息地的那一刻,便是它们成年礼礼毕,也是Moullec这位“养母”要跟它们分别的时候了。

Moullec在自己考察的迁徙线路上飞了很多次,最终选定了从法国飞向瑞典跟北边拉普兰的一条安全线路,让拉普兰作为这群小白额雁新的家园。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Moullec启动超轻飞机的发动机,升上天空,小白额雁们紧紧跟在他周围,飞了一阵子之后,它们就开始自如地调整队形,并借助空气缓和体力了….

Moullec又惊喜又伤感,看着身边一手带大的孩子们,他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经过几周的飞行,Moullec终于带着孩子们到达了目的地,看着孩子们在拉普兰的湖边开心地安顿下来,Moullec长舒一口气,朝着小白额雁们挥了挥手做诀别,头也不回地飞向了天空…..

就这样,在第一批小白额雁的新一条迁徙线路成功开辟之后,Moullec回头开始了新一轮小白额雁群的培育,从孵化出生,到教会捕食,飞翔,再到带领它们飞到拉普兰。

Moullec领着孩子们飞过圣米歇尔山,飞过古堡,一直飞到拉普兰明媚的春光里。

这样的领航迁徙又坚持了很多年,Moullec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候鸟孩子,始终过不去的,永远是心里那道坎:

“它们始终是我养大的,看着它们离开,我心里总会难受,但又不得不尊重它们的天性,谁让它们是候鸟呢?”

“直到现在,每次我领它们迁徙,都忍不住哭出声来,因为新的别离时刻又到了…..”

一转眼,Moullec的“重建候鸟迁徙路线计划””实施了20年了,从最初的小额白雁,到后来的黑雁,白颊黑雁,灰雁,天鹅,白鹤等各种候鸟….

Moullec为许多候鸟开辟了新的迁徙路线,养出一批又一批新的“候鸟领航员”子女。

在这无数拨鸟类孩子里,他印象最深的是依然是当年的一批小白额雁:

“我最喜欢的那批小白额雁孩子总共有33只,很庞大的一支队伍。那一批是我从瑞典北部迁徙去德国西南,当时我妻子已经有5个月身孕,但我们还是决定上路,整个迁徙过程花了5周时间。”

随着“重建候鸟迁徙路线计划”的不断成功,”法国鸟人“Moullec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他的养育候鸟,带领它们开辟新迁徙路线的办法也得到了生物学家的一致认可,许多其他地方的动物学家也纷纷效仿,用同样的办法为本地的候鸟开辟新的,安全迁徙路线。

现在,已经59岁的Moullec大爷依然在为自己的候鸟孩子们领航,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和参与保护候鸟的行动,每次领航,他都会带上一名游客,在让游客体验“伴鸟飞行”的快乐时,也为宣传候鸟的保护尽多一份力量,让更多人们参与到保护候鸟,停止伤害候鸟的行为。

“过去的30年里,因为人类的活动,欧洲的鸟类消失了三分之一,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愿意拿出力量,守护这些生灵,要知道,

当你和它们一起在天空飞翔,俯瞰这个美丽的世界,你才会真心体会到,大自然对人类和动物们来说,有多么重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