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合作 | 织密交通网 川渝联手破解“蜀道难”

重庆日报 2019-07-10 16:42 33096

成渝高铁 重庆日报通讯员 谢捷 摄

重庆日报记者 杨永芹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曾经,交通是川渝地区发展的瓶颈。但现在,川渝两地正在联手破解“蜀道难”。2017年7月,国家“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发布,提出建设全国四大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川渝两地交通建设提速。到2018年6月,川渝两省市签署《重庆市人民政府、四川省人民政府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随后,从跨省农村客运,到高速公路大通道,从提速高铁建设,到畅通黄金水道,两地在交通建设各领域展开更深、更广的合作。

7月4日中午,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居民李莉完成了一次“跨省采购”——到四川省邻水县高滩镇赶场,采购了一些土鸡、鸡蛋。

“现在太方便了,邻水高滩镇到渝北茨竹镇交界的方家沟桥,每隔10分钟就有1辆农村客运班车驶过。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李莉说。

李莉乘坐的,是川渝两地首条跨省农村直达客运班车。该班车从今年3月开通以来, 李莉几乎每次采购日常用品,都选择到高滩镇。

跨省农村客运班车开通

跨省赶场成了家常便饭

高滩镇与茨竹镇相距13公里,两镇之间由一座方家沟桥相连。

高滩镇属于四川省,茨竹镇属于重庆市。之前,由于跨省农村客运班线审批手续复杂,两地一直没有开通直达客运班车。

多年来,两地客运班车抵达方家沟桥后就要返回,往来川渝两地的村民只能在方家沟桥换乘,短短13公里路,需要花1个半小时。

去年以来,川渝两地运管部门携手合作,积极打通两地农村客运通道。

今年3月26日,重庆交运集团渝北分公司和邻水银烽公司各投入4辆运力,首次开通了川渝跨省农村客运班线——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至四川省邻水县高滩镇和子中乡两条线路,打破了两地无法直达的僵局,方便了两地约7万群众的出行。

首批开通运行的8台客运班车,为19座中型中级豪华版客车,每天运行时间为早上6:30至晚上7:30,每隔10分钟一趟。

跨省农村客运班车的开通,也让高滩和茨竹两地居民跨省赶场成了家常便饭。

李莉现在就很喜欢去高滩镇赶场,“高滩镇的农产品便宜,但我以前很少到那赶场,太不方便了,单程就要1个半小时,车费16元。现在有了直达车,只需半个小时,车费5元。”

“下一步,我们将与高滩新区对接,将客车班线延伸到园区,让园区工人上下班更加便捷。”重庆交运集团渝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介绍,高滩新区是川渝合作的一座“桥头堡”,目前已投产企业30家,涉及六七千工人的出行。

渝邻高速公路机场段 重庆日报记者 罗斌 摄

取消10个省界收费站

川渝两地高速一路畅行

如果说跨省农村客运班车是“毛细血管”的话,那么,取消川渝10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则畅通了两地大动脉。

家住成都、在重庆上班的李文玉,经常驾车走渝遂高速。“以前到省界收费站,都要‘刹两脚’。”李文玉称,车辆到达川渝界时,需        在潼南收费站停车缴重庆段通行费。进入四川界时,需停车拿四川高速公路通行卡,到达成都收费站后,凭卡缴费。

2018年12月28日15时,川渝间的10个收费站拆除,开车进入沙坪坝收费站后,可以一路畅行到成都收费站。

“现在在收费站排队等候的时间,至少缩短了一半。”李文玉说。

“取消川渝省界站得以顺利实施,是因为川渝建立了高质优效的协调沟通机制。”重庆市交通局称。

一直以来,我国高速公路实行的是以省划界、分省收费的管理体制,在省与省之间设置了省际收费站。川渝两地也不例外。截至2018年底,川渝两地已通车高速公路超过1万公里(四川7100公里,重庆3096公里),连通两地的高速公路省界站10处,收费车道521条,日均车流量达10余万辆次。

随着川渝两地加速融合发展,迫切需要打破两地高速公路区域网络格局,形成高速公路“一张网”,提升道路通行效率。

2018年5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川渝两地交通部门积极申请。2018年9月,交通运输部印发通知,明确川渝、苏鲁4个省份,两两试点,开展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试点工程。

“ 试点城市中,涉及川渝收费站最多,需要解决多方面难题。”重庆市交通局称,川渝两地交通部门全面沟通,梳理出营运管理、技术实施、执法协作等6方面、103项工作,通过18次高频度、高力度的对接会议,最终制定出收费政策、运营服务、清分结算等具体措施,为取消川渝省界站提供强劲动力。

“取消省界收费站,将提升道路通行效率,助力经济社会发展。”重庆市交通局称,目前,川渝联网收费系统运行正常,川渝路网总体运行平稳,川渝往返车辆日均约13.7万辆次。特别是原有站点拥堵现象得到极大缓解,小汽车过站无需降速排队缴费,每辆车平均节约近3分钟。以2017年川渝年车流量3200万辆次计,可减少燃油消耗约160万升,节约票据纸张1600万张以上,减少污染物排放约100吨。

渝广高速清平段 重庆日报记者 罗斌 摄

着力提升对外出口通道能力

在建和规划多条高速公路

7月2日21:20, 夜幕下的潼(潼南)荣(荣昌)高速公路大足段路面铺设现场,就像一个大蒸笼,在压路机来来回回的轰鸣声中,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工人们脸上滚落下来。随着摊铺机“吐出”最后“一口”高达160度的沥青,标志着潼荣高速大足段路面正式铺设完毕,一条暂新的沥青路向远处延伸。

“该段路面长9.7公里,起于大足区中敖镇金盆村莲花隧道,止于龙岗濑溪河大桥,是全线建设进度最快的一段。” 中铁二十二局集团相关负责人称,施工现场共有两台摊铺机,平均每天可铺设路面3-3.6米。 据介绍,该段路面铺设过程中,项目部从原材料进场、运输、现场施工层层把关,并设置党员质量安全监督岗,并召开机电、绿化、房建、交安等分部“沥青路面防治污染专项会议”,确保了沥青路面如期铺设完毕和干净整洁。

据介绍,目前潼荣高速全线进展顺利,其他路段沥青路面铺设正全力推进,交安工程已完成70%左右,边坡和路面绿化已全部完成,全线有望今年建成通车。

“潼荣高速是构建成渝一体化综合交通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铁建重庆投资集团铁发建新高速公司介绍,潼荣高速一端连接着四川广安,一端连接着四川泸州。今年底建成通车后,将成为渝西地区与四川的重要联系通道,四川广安、泸州与重庆潼南、大足、荣昌及周边地区将形成一条纵贯南北的省际大通道。

重庆市交通局介绍,除了在建的潼荣高速外,永川至泸州、合川至安岳、渝广支线、大足至内江4个高速公路项目也在快速建设,有望2020年全部建成通车。

目前,重庆市交通局正在尽快与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就铜梁至安岳(乐山至资中至铜梁)、梁平至开江、江津至泸州北线等项目签订省际接线协议,力争2020年这些高速公路全部开工建设。

此外,两地正加快推进川渝两地国省干线通道的升级改造,两地国省干线通道技术等级将全部达到三级及以上技术等级,从而全面提升国省干线通道服务水平。

高铁:川渝规划高铁4条

老成渝铁路重庆站至江津段将启动改造

川渝两地交通快速发展,对市民来说,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有了高铁。

从普速火车到成遂渝动车组,再到成渝高铁,成都到重庆目前车程从之前的10多个小时,缩短到1小时左右。

“星期一早上6:50从重庆坐高铁,8:07就到成都了,一点也不耽误上班。再也不用星期天下午提前回成都了。”家住重庆、在成都上班的邓文表示。

成渝间高铁如此便捷,得益于去年7月成渝两地开行“深夜动车”,让成渝两地间交流更加频繁。

成渝高铁动车组的运行时间最早提前到了6:43,最晚的班次周末一度延长到了22:59,旅客的出行选择也变得更加多样化。

除了提高铁路运营效率,去年以来,两地全面提速高铁建设,着力完善区域铁路网络。

据重庆市交通局人士介绍,目前,川渝两地至周边地区时速350公里/小时的铁路仅有沿江、郑(州)渝昆(明)等高铁,成(都)西(安)、渝贵(阳)、兰(州)渝等铁路大多为200-250公里/小时,这离建设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的目标还有不小差距。重庆正按照“五年全开工、十年全建成”目标,加快构建重庆与成都、兰州、西安、郑州、武汉、长沙、贵阳、昆明8个方向10条高铁通道(已建成成渝高铁和渝万高铁),规划总里程2100公里。

其中涉及川渝地区的高铁有4条,即渝昆高铁、成渝中线高铁、兰渝高铁、渝西高铁。根据规划,今年重庆力争开工渝昆、渝西高铁,并启动老成渝铁路重庆站至江津段改造。

同时,两地将提速推进兰渝、成渝中线等高铁前期工作。同步做好沿江铁路、广涪铁路、黔忠广铁路等普速铁路前期工作,进一步完善区域铁路网络。

水运:打通嘉陵江最后一段肠梗阻

合建嘉陵江“水上高速公路”

川渝两地,一衣带水,共饮长江水。

畅通和用好长江黄金水道,着力构建畅通高效的航道体系是川渝两地打通交通瓶颈的重要内容。

今年3月26日,川渝两地迎来合作的重要成果:困扰两地10多年的水上重要交通瓶颈——嘉陵江利泽航运枢纽工程在合川开建。这意味着嘉陵江最后一段肠梗阻将被打通,嘉陵江“水上高速公路”有望在2024年建成。届时,四川南充500吨级船舶可顺利通过重庆境内的利泽和草街枢纽进入长江,实现通江达海。

嘉陵江航道主要指广元至重庆汇河口688公里水路,将建设梯级航电枢纽17座,其中利泽航运枢纽是嘉陵江梯级开发规划的最后一级枢纽。

利泽航运枢纽,一直是嘉陵江航道接入长江干线的“卡口”。因为利泽航运枢纽段未形成库区,目前中水、洪水期间,船舶可经嘉陵江通行至重庆,进入长江,但在枯水季节只能断航,船舶只能在四川境内区间航行。

“这最后一段肠梗阻,对沿线经济制约越来越明显。”四川南充市航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四川天喜车用空调股份有限公司一负责人对此算了一笔账:目前,该公司货物出口先用货车拉到重庆,经水运至上海再出口。和沿海地区相比,天喜的货物运输时间要多一周以上,且一个集装箱要多出成本8000元。“如果货物从南充下水走嘉陵江到重庆,只需一天时间,全程运价将大幅降低。”

根据规划,利泽航运枢纽船闸按内河四级航道标准建设,最大过船吨位1000吨级;电站装机容量7.4万千瓦,年均发电量将达到3.2亿度。

南充市航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利泽航运枢纽项目实施后,将使南充形成水陆空交通枢纽,省内多个市(州)的货物可经南充走嘉陵江水路通江达海,从而助力南充建设成渝第二城、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

利泽航运枢纽航运项目仅是川渝水运合作的缩影。

重庆市交通局称,未来,双方将立足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进一步提升长江干支航道能力,加快建设现代化港口集群,努力让长江黄金水道发挥更多黄金效益;将继续呼吁国家尽早开工三峡水运新通道,推动落实三峡船闸优先过闸机制,争取交通运输部尽快开工长江涪陵至朝天门段4.5米水深航道整治。

同时,双方将提速涪江双江航电枢纽和渠江航道整治前期工作,并稳步推进主城果园、涪陵龙头、江津珞璜、万州新田等枢纽型港口建设,加快推进忠县新生、合川渭沱等重点港建设,进一步提升重庆港口吞吐能力,加快和集聚川渝两地经济辐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