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夏菲:向“街”道一声再见

封面新闻 2019-07-10 16:02 36246

成都外国语学校初2018级15班 夏菲

夏日的热浪裹挟着欢愉的忙碌,直愣愣地扑腾进了生活。好不容易从繁忙的学习中抽出身,平日足不出户的我似一个襁褓中的孩子来到久违的外面。

原来,夏日的天空也是明朗如花季少女,那云卷的末梢都带着点俏皮的姿态。湿闷的热风恨不得在脸上赖着不走。我半闭着眼,任热风不断缠绵,放肆到过分去享受这初夏的——成熟过头的……闷热!——混合着……

咖啡香?咖啡香!

随着脚步的靠近,咖啡香铺天盖地地渗透了周围的“清氛”。从朦胧的眼帘看去,一切竟变得熟悉:左边第三棵树树杈上的破鸟窝,倒数第五盆的风信子旁边有一颗四叶草,第三家小店叫卖着绝无二家的烤鸭脖,唯一一家咖啡店是否又变换了别的会讲故事的义工?还有,坐落在中间的小学,我生活了6年的小学。

这一切都融汇在同一条街上。安康宁静——康宁街,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无论何时,整条街都飘着淡淡的咖啡香,与时间共啜一口时光机磨的故事。仿佛不是小店和人形成了它,而是小店和人拜访了它。

我有个癖好,就是对怀揣了强烈感情的事物虔诚到傻气、到痴。套用林徽因写给徐志摩的一句话,我称之为“诗意的敬仰”。对这条街,亦是如此。

小学6年里,每逢7月盛夏,我和小B几乎天天人手一根一元老冰棍,松松垮垮套一件背心,扎着两根不对称的小辫,蹦跶到咖啡店,央求老板或经历各异的义工再讲一个故事。

咖啡店的义工随时在换。有时是个穿棉麻长裙的长发姑娘;有时打扮随意的大妈也会来凑个数;有时还有长相帅气的外国小伙,当然那也是鲜有的,我只见过一次,小B竟然说见过3次。这种现象给我和小B都产生一种错觉——路上遇到的路人甲,也许就是今天咖啡店的新任义工。

在我们的心眼里,有故事的人都值得尊敬。因为咖啡店老板鬼神莫测的用人方式,我们对街上偶尔经过的“犀利哥”也满怀敬意。我们也常常去推测老板的经历,这种小心思常常让我们疑神疑鬼。老板经历没猜出来,天马行空的传奇故事倒鼓捣出来不少,这种脑洞大开常常使我和小B乐不可支。

咖啡店不是很大,充满着温暖的格调。点一杯45元的咖啡,在柔和的鹅黄光晕下,听老板或义工向你娓娓道来,天南地北的故事让人陶醉。

神秘的咖啡店常常变换的是义工,不换的是免费向小孩赠送故事。而这不成文的规矩,格外受我们的欢迎。他们似乎格外喜欢小孩子。曾经,一个胡子拉渣、长相粗犷的义工,在看到我和小B怯怯地犹豫要不要开口的模样,立马露出与外貌反差极大的可爱表情,不等我们提要求,简单几句招呼后,滔滔不绝的故事就开始肆意流淌。

这儿,故事遇咖啡是成套的。这种地方恐怕也只有童真的梦境里才有吧。

从他们的口中,我知道了极国绚丽的极光,第一次觉得自己与天隔得那样近;我知道了俄罗斯人爱喝伏特加;我知道了法国埃菲尔铁塔的前世今生和巴黎女人的浪漫潇洒。东非大裂谷、日本富士山、以色列的哭墙、美国的经济中心、土耳其的帕木克堡……我在他们灵动精致的语言中心驰神往。

渐渐地,我心里种下一棵童真的种子:我也要用诗一般的语言描绘这个可爱的世界。时光犹如白驹过隙,幼时的童真被升学备战消殆。无名的咖啡店已不再飘香,一家面包店取代了它。每个人似乎都很平静,平静地接受这美丽的店铺的离去。

康宁街,依然安康宁静。

奇怪的是,我总能从我的老师,我的同学,还有那些善良的小商小贩身上,找到昔日那些义工的影子。终有太多不舍,急性子的时间催着我向这条街说一声再见。(指导教师 汪林旭)

【“少年派”栏目征稿启事】

1.作者范围:小学三年级到高中三年级。2.作文体裁不限,字数400-1200字。必须是学生自己创作的作品(严禁抄袭),而且该作品是第一次投稿(此前没在其他公开出版的报刊发表),请勿一稿多投。3.投稿时,请将作文直接写在邮件正文中,勿用附件。4.请务必留下详细的学校、班级和个人姓名信息,提供能保证收得到邮局汇款单的详细地址、学生身份证号码、联系电话,缺一不可。作者可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5.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6.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邮件标题前标注“少年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fm518629 2019-07-11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