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天水:祖传中医师

四川小小说 2019-07-10 14:26 34784

天水(四川平昌)

我本姓甄,家中排行老四。

我家世世代代为佃农。家中穷得常常揭不开锅。

我兄弟姐妹八个,爷爷奶奶又多病。家中的日子更是不好过。

有人会说,你父母愚昧啊,知道日子穷还生那么多。

可不能怪父母,他们也不想生啊,这从我们兄弟姐妹的名字就可以看出。

他们的名字有幺女子,完娃子,满娃子。农村迷信的说法就是取这些名字,就可以再不生子女。

但这个说法,对我们家不起作用。兄弟姐妹还是一个接一个降生。

父母养不起我们这么多儿女,就时常想把我们中间的一个,两个,或三个过继出去,或者卖出去。

我就是这样过继给一位草药医生。

草药医生姓贾,我的名字也就变为贾设。

养父没有生育,但他家里日子很富足。而且养父有一门手艺。会抓一些草药,给人看病。村里一般的小病小痛,他都能手到病除。

养父看中我,拿他的话说,是看我鬼精鬼精的。

扯草药的时候,养父常常带着我。

养父没有夸大我,我的确属心灵手巧那种。从小我就认识一些常见的中草药:车前草、龙胆草、柴胡、杜仲……

就知道苍耳子具有散风除湿通窍等功效,仙人掌可以解毒,巴豆是泻药。知道薄荷、天麻可治头痛,蒲公英可以治肚痛胃痛。

在我读书练字的时候,除了课本上的字外,养父还拿出一本药书,让我练那些草药的名字,写那些药方的名字。

待我长到成年时,我也能单独给人抓草药治病了。

也是在那时,我被公社推荐到卫校学习。

毕业后,我当了几年赤脚医生。后来,靠关系进了医院。

上了几年班,与其说我不满足医院的待遇,不如说我被“要得富开药铺”的巨利所诱惑。

我辞去工作,自开炉灶,在城里开了个小门诊。

我在门前立了一块牌子:祖传中医师,专治各种疑难杂症。说实话,立这块牌子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不过,开始几年,我收益不小,由于我的药价比较低廉,到我这里抓药的人很多,一般的病几副中药能治好。

为什么我的药价低廉呢?因为我就是抓草药出身的,每次我到老家转一圈,就能收获很多常见的草药。老家有很多人平时扯草药也会不定期的给我送来。

有一天,我拿到一张药单,上面的字潦潦草草,我认不得几个。

后来,我才知道是医生为了不让自己开的方子在别处抓药,故意写得别人认不出来。

知道这个行内秘密后,我也开始练字,和小时候练字一样,就着药书、医书练。专拣药名练。

我还专门买了张旭的草书字帖。照着练,而且自我发展。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药方,很多人拿到后也认不清几个字。很多人说,看贾医生这药方上的字,就知道是了不起的医生。

我还学会了在药方中,取一些只有自己知道药名的字, 比如“只壳”我就用“凉水”代替,“桂枝”用“鬼子”代替。

我还隔三差五支起一只锅,在门诊内煎中药。一是药香可以吸引病人光顾,二是让病人看到我自己也常吃这些药。

当然,我吃的多是一些补药。多是“海马”“人参”一类的。

我还叫亲人当着病人的面喝下药汤。我会教人在一旁说,瞧,他的胃病,她的风湿,几副药下去就好了。

我最喜欢的是给病人开丸药,丸药最赚钱,还可以偷梁换柱,把一些贵重的药换成廉价药。

为增加药物的量,不让病人说我缺斤短两,我还在丸药中加入西药。

我的所作,终于被我的合作伙伴,中药加工的老板发现。他中止了与我的合作。

我找不到合作伙伴,就自己加工,这才发现,兼营加工,也是一种商机,而且再不用提心吊胆。

我还时不时把自己左手挂上绷带,给右脚缠上绑腿。

过几天,再取下绷带,解开绑腿。我对病人说,瞧,我这伤痛就是吃中药丸痊愈的。

病人信以为真,我的诊所门庭若市。我一门心思想赚钱,终于在某一天,发生了医疗事故。一位老人吃了我的丸药,转氨酶急剧上升。

老人不得不住院治疗,县城医院没奈何,只得转到市级医院,省级医院。

省医院确诊:肝严重损伤。

老人的命没挽救回来。

老人的家人便追究起来,很快追到我的头上。

我当然死不认帐,还对他们说,你把药拿来,保证我敢一口吞下。我底气十足是因为我知道药已被老人吃完了。

我门前的招牌“祖传中医师”还是被人砸了。有人说,什么祖传中医师哟,中医师能祖传吗?

我不守医德的证据还是被人找到了。

我的执照被吊销,还赔了钱,这笔钱是我从医几十年得利的八九成。

再不能从医的我现在十分后悔。

我有过很多假设,假设我不把利益看得那么重,假设不辞职……我甚至假设我没有过继给养父。

不过,人生没有假设,虽然我的名字叫贾设。

(原载《天池小小说》,《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喜剧世界》《小小说选刊》等刊物转载)

四川省小小说学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3701fm 2019-07-11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