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熊芳:细碎的淡蓝色(组诗)

封面新闻 2019-07-10 11:50 34268

熊芳(湖南)

岩吾溪

流水的四季总是新鲜、明亮的
明亮中透着欢愉的宁静
这乡村的夜晚,把灵魂里的嘈杂
化解在流水的浅吟低唱里,没有谁
能在茶水滚烫的时候,喝下
涩涩的余甘,诗歌如此
生命如此,无论一开始多么
惊天动地,最后都会被深沉的平静
抚慰一切,岩吾溪
只是一个普通的地名,普通得
就像你身体中一个健康的器官
这样的平凡总是被视而不见
远山的野杜鹃红得滴血,润泽着
山湾的寂寥,也唯有这奔放
干净的寂寥,让茶园的每片叶子
吐露璞玉的光色,那些纯洁的事物
从未远去,我们孑然一身
在一盏清茶里,泡尽
清风明月,人世悲欢

细碎的淡蓝色

山间的季候风吹着时间的空寂
无限延伸的小路,在人们脚步的来回中
一无所有,那些散落在路边杂草丛
细碎的淡蓝色小花,像是某个失恋女子
坠下的眼泪,藏着一些
无法实现,渴望回心转意的小心思
田野里迈着小细脚的白鹳
抖动一身洁净的白羽,正如先人归来
凡是带有生命感知的物体,总会
在黑夜里找到宿命,在阳光下
找到幻影

睡在床上胡思乱想

晚上睡在床上
闭上眼都能看到浮云
看到五百万彩票
想象脚下有一条又一条金光大道
第二天醒来
太阳还是那个太阳
路还是那条路
“早上好”
对我打招呼的是一个逝者

七年之痒

刚出学校,我的手痒了
想抓住钞票
一年后腿脚痒了
跟随男朋友南下深圳
在浮云里飘荡两年
又只身逃回长沙
再后来,舌头痒了
与闺蜜在夜宵摊八卦
啃着理想的骨头
买了一件千元桑蚕丝吊带裙
心痛了三天
如今诗痒了
想做逝者的替身
重返人间

蜻蜓

小时候顽皮
用一根细长的绳子捆住蜻蜓的尾巴
也捆住了自己
童年我们就学会了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我们以蓝天为背景
跟着蜻蜓飞
但怎么也飞不高
幻想累了,我们也累了
如今我们只是坠落的翅膀

活成最孤独的样子

河流日以继日的欢腾
为山村送上歌声
只有水底的石头知道
它孤独的温度
黑暗的精灵带来种子
蝴蝶的翅膀扑闪着斑斓的诱惑
眼睛总是对发光的物体着迷
就像人们总是冲向热闹的群体
让同一流向的岁月借以慰藉
我只想活成最孤独的样子
让明天不认识昨天的自己
就像曾经的恋人
形同陌路

玫瑰

你从来没有活得像你自己
总是作为一个替身在人间
比如“爱情”,比如“美”
你用满身尖锐的刺,捍卫
自己的名节和真实
却无济于事
于是,你
选择了枯萎

黄昏里

一对恋人在夕阳下的小石子路上散步
鸟儿也成双成对的飞着叫着
树林间闪烁着绯红的霞光
石头听着他们的窃窃私语
石头会保密的
鸟儿会保密的
他们说了些什么
黄昏也会保密的
她把整个山村紧紧抱拢
就像那对在亲吻的恋人,只有
乡间的那条小溪流欢腾得不知所以

蒲公英

老师教过我们
有翅膀才能飞
长大后才发现
没有翅膀也是可以飞的
就像蒲公英
可以借着风
或是路人经过时的一个吻
但他轻,足够轻
轻得连吻都挂不住
融入虚无,却在虚无中遍地开花

黑暗归于黑暗

当我们处在母亲胎盘的混沌
是何等的向往光明
想睁开眼
看清这万物之真相
当我们看到了阳光
把黑暗照耀得越发深沉
才知道,那才是真正的栖息地
于是我们归于坟墓
并不是死亡

我们谁也不信

信那秋风脱去片片树叶
露出历历岁月的抽痕
信那匍匐在地的小草
一年一年的破土重生
信光秃秃的树枝毫无隐藏的裸露
信鸽子带来和平
信乌鸦的叫声会带来不祥
而他们都只是鸟
信石头几百年不动
坚守着流淌过的尘埃的秘密
我们总是不得不和自己拥抱
渴望爱人的拥抱
渴望在拥抱时让灵魂在对方身上歇歇
当然,我们谁也不信
生活总是如此动荡不安
不信死后也不得安歇

回家

汽车下高速后
就被青禾的香涩味拥抱
母亲早早就在家门口的路上等
还是那张不变的脸
堂姐妹拖儿带女来看我
这些儿时的玩伴
除了身材发胖,还多了几分慈祥
呆了两天后,感觉自己的皮肤更白了
洗澡时身体发亮
在乡下,夜里没有汽车的噪音
只有蛙鸣抬着我的睡眠游荡
我梦到了牛郎,不是高富帅

时间的歌唱

我听见山上的石头在吟诵,看见
泥土的花朵在舒展,看见
一棵未命名的树,在
向路过的行人敬礼,他煽动着
每一片枝叶,展现
所有的怯痛和喜悦,一双双
满含温情的目光中堆积的荣耀
覆盖掉每一次的迁徙
在上的,或是
在下的,光
在头顶为脚步增长,在那些
手指缝中的手,或呼吸
打开,年轻的车轮
惊呼,尖叫,这
时间的歌唱

柳叶湖夜色

蜘蛛悬挂在半空荡秋千
夜风在月光中编织童话
偶尔还粘进我的幻想
一位自行车上的夜行者
把散落在水波中的光柱串联起来
像是串起他的名字
你说,写首诗吧
诗呀,就在
鱼跳出水面又落入水中的声响里

行走

我每走一步
都感觉脚心窝踩着一个名字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人
平静的水面遮掩沉思的顽石
那些散落在天涯海角的同伴
总是乘着白云来看我
不仅仅是某个人,还有草木、花鸟
亦或是猛兽、洪水、飙风、静默的虚无
他们变着法子粉碎我又拼凑我
我听到眼泪一滴滴落入泥土的声音
如果不是那些可爱的灵魂咬掉内心的抗争
我不敢再向前移动脚步

朋友

他想要什么,风
也不知道,遇到一棵树
就留个记号,遇见
大海,就做一回哑巴

他背井离乡,他就是
我的远方,朋友
也是一生,天黑就回家

阿兹海默症

我们都需要一个与自己抗争的过程

这个过程往往都是举重若轻
他一点点忘
忘记最熟悉的面孔
忘记陌生的物件
最后忘了自己
他偶尔会自言自语
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安排好
其他一切都是空的

原来一个人,是可以
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

乌云界

乌云界没有乌云
鸟儿在流水中复生
竹山里的老者走出去成了少年
那些伤感的事故都成了故事
远处,晨雾未消
你永远不是醒得最早的那个人

流水从未远去

从星空木屋、地球仓
再到创客街,清风徐徐
儿时的梦,在现实和梦想之间
争斗,斗争
怎争得过母亲慈目中的牵引
回来吧,那些没说出口的话
在热血与惆怅里发酵
在华佗庙,人们把病痛
交给原始的信仰,用双手
向神明致敬,万病消除
在时光无休止的穿梭中
我从不相信永恒,我只相信
流水从未远去,在我眼前
呈现最真实的模样,如此深刻
仿佛从古老的传说中走来

长沙

我不敢惊动你盛夏的湘水,千年流过
深秋的爱晚枫林,红如嫁衣
每次经过,我就成了新娘
我的脚步常常在解放西的路口驻留
巷口的叫卖声,臭豆腐,糖油粑粑
还有红脸的小龙虾
累了,就到杜甫江阁喝茶
聊聊茅屋与广厦
我在长沙生活了多年
只爱有辣味的人
我在橘子洲头等你
等你回家

杨溪桥

听说此桥原是木桥
几次重建,几世轮回
人们日复一日在桥上的来回
赶集,读书
有人去了他乡
也有人去了天堂
桥在渡人
也自渡

山里

溪水夜以继日
用呻吟打磨石头的菱角
枯木长出一个个蘑菇
爱情死而复生
赵奶奶的那两颗金牙
巴大爷的长白胡子
跛大脚的拐杖
还有土墙旁的那口棺材
傍晚,老人就冲山上放牛的小孩喊
回家啰,回家啰
如喊逝去的亲人

只活一次与没活过一样

如果你还活在昨天,不如
死去,我怎么
可以重复别人的活法,只活一次
与没活过一样,我写诗
有透进监狱的光亮

日杂铺的中年妇女

她从称好的鸡蛋中,偷偷的

拿出两个,放在
货架暗格的抽屉里,笑脸盈盈
若无其事,货架像屏风一样
遮掩掉外面的视线,也遮掩掉
庐山真面目,我站在
外廊上,本可以眼不见为净
她久久未出,都怪我的脚步
目睹了这一切,她系好塑料袋
递过来给我,不敢直视
我的眼睛,我没有
拆穿她,我不是一个正直的人

花叶很嫩的时候,情窦未开
初开时,蜜蜂蝴蝶走走停停
想要结果时,花就凋谢了
爱与被爱,更多的时候
是混沌不清的,那就放在心里
发酵好了,给母亲的那一次阵痛
孩子会还给我,没有抱歉
也没有谢谢,就像我们
从没有爱过谁,等到发际变白
牙齿脱光,我们自言自语的
不是“我爱你”
而是“我爱我自己”

熊芳

【作者简介】

熊芳,女,1987年生,湖南桃源人。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五届“新浪潮”诗会。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青年文摘》《汉诗》《湖南文学》等,入选多个年选版本。曾获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诗歌佳作奖、第13届台湾叶红女性诗歌佳作奖、第五届常德原创文艺奖诗歌奖。湖南省毛泽东文学院第17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现为常德日报社晚报副刊编辑、记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