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居民楼爆炸案两年后五位公职人员被追刑责 四人辩称无罪系“背锅”?

封面新闻 2019-07-05 20:18 52154

辩称无罪系背锅的四位公职人员。从右到左分别为:董永永  张锦兴  娄文魁  史永庆。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发自内蒙古包头

7月5日,中午12点,离开庭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站在包头市东河区人民法院门口,60岁老民警娄文魁,眉头紧锁。

下午三点,作为包头“3.25”居民楼爆炸案首个被追刑责的民警,娄文魁以被告人身份出庭受审。

检方指控,娄文魁涉嫌玩忽职守罪。

检方对娄文魁的起诉书。

爆炸案发生于2017年3月25日,爆炸物为非法私制炸药自燃并引爆。爆炸造成5人遇难、25人受伤。

娄文魁,土右旗公安局海子派出所管区民警。与他一起被追刑的,还有原沟门派出所所长董永永、原副所长张锦兴、原北只图村村主任史永庆、原固阳县下湿壕林业派出所所长郭金刚。

这五人,均来自基层。除郭金刚,董永永、张锦兴、娄文魁和史永庆等四人辩称:他们无罪,是在为当地矿产资源存在私挖乱采乱象“背锅”!

爆炸造成怎样严重后果?被追责有多少人?五人被追刑,为何四人辩称无罪系“背锅”?

包头居民楼爆炸案后,问责信息少有披露。

那么,“问责”真的很彻底?

新华社记者拍摄的爆炸现场。

案情回放

居民楼爆炸5死25伤

据东河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内包东检刑诉[2019]137号),经依法查明,2016年7月5日,犯罪嫌疑人韩忠锋等人,在土右旗萨拉齐镇高才举村制造爆炸物1000公斤,分装称25袋,每袋40公斤。7月6日晚,将16袋爆炸物运至沟门镇北只图村向阳小区,存放在5号楼19号车库。车库业主郝军。几天后,焦春意又将车库的爆炸物中的6袋,运到石英矿用于非法采矿。剩余10袋,一直存放在车库内直至自燃爆炸。

2017年3月25日下午1点55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把5号楼炸得面目全非。据现场拍摄爆炸后图片显示,5号楼二单元全部垮塌,造成5人死亡、25人受伤。

据包头警方3月29日调查认定,这起爆炸案为非法存储硝胺类爆炸物自燃引起的重大刑事案件。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韩忠锋等16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启动追责

时任旗长等60人被问责

爆炸发生之初,这起居民楼爆炸先是被认为是天燃气管道爆炸事故。

据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2017年3月25日报道,事故发生后,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纪恒作出批示,要求包头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土右旗沟门镇向阳小区天然气管道爆炸事故,彻查事故原因,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随着警方最后定性为重大刑事案件,除韩忠峰等11人被检方批捕消息,关于包头居民楼爆炸案问责信息,包头官方至今暂未作出任何披露。

按照我国法律法规规定,刑事案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应对涉事相关部门及责任人追责。

包头居民楼爆炸案发生后,追责程序启动。

董永永透露,追责范围分爆炸地、制造地和使用地。土右旗属爆炸地和制造地,时任旗长、副旗长兼公安局长、沟门镇党委书记、镇长、北只图村村支书、村主任和治保主任等人,均被问责。“当然,还包括我本人。”

据统计,此案被问责公职人员多达60人左右。不过,两年时间过去,60人中,董永永等5人被移送起诉,其余人则是党纪行政处罚。

民警张锦兴来到非法采矿点调查。

爆炸发生时,董永永任沟门派出所所长。张锦兴任沟门派出所副所长兼管区民警。娄文魁任海子乡派出所管区民警,史永庆任北只图村村主任。

董永永与张锦兴所在的沟门派出所,离爆炸点500米左右。爆炸案发时,这个处于城乡结合部的基层派出所,包括所领导在内,正式民警5人,平均年龄53岁,辖区面积78平方公里,每年工作任务包括缉毒、破案、查处治安案件、接处警、调解民事纠纷、执勤、维稳等。“尽管还有4位协警,繁杂的警务工作,让我和全所同事每天都疲于奔命。”董永永说。

检方对董永永、张锦兴的起诉书。

检方起诉书称,董永永张锦兴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负有查禁危险爆炸物品的工作职责,未能及时发现并查处违法犯罪分子在其辖区内私藏非法制造的爆炸物品行为,致使爆炸案发生并造成严重后果。情节特别严重,应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行政问责,我能接受。但被追刑责,我想不通。”张锦兴说,接到检方起诉书,看到自己涉嫌玩忽职守罪,从警20多年的他,第一次感到无助。

张锦兴认为,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没有规定民警随便对辖区合法居民的车库、住所进行挨门挨户检查,上级文件的指定职责,也没有明确指出让民警排查辖区合法居民的车库、住所。韩忠锋在郝军车库秘密存放炸药,不论时间长短,只存放了一次,如无人发现和举报,从客观上讲,被发现几率很低。“因此,这起爆炸案与基层派出所和管区民警、村社干部没有因果关系,不是我们工作的故意或过失,而是其他更深层的原因引起的。”

据此,董永永、张锦兴、娄文魁和史永庆均将向法院作“无罪”辩护。

韩忠锋位于大青山井湾村的非法采矿点。

追问根源

私挖乱采刺激炸药需求

收到起诉书日起,董永永等四人踏上了维权之路。

他们首先要弄清楚的是:“土右旗境内为什么会有人非法私制炸药”?

依据专案组调查结果,董永永等人很快摸清了爆炸案主犯的底细。

主犯韩忠锋,山东聊城人。时至爆炸案发生,他来包头土右旗已8年之久,身份为矿老板,韩忠锋长期混迹在阴山山脉的大青山里。

“我们现在能找到,并确认属于韩忠锋的矿点,有三个。”张锦兴说,一个是石英石矿,位于固阳县下湿壕境内。两个是煤矿,位于土右旗清水湾村和井湾村。

三个矿点是否属私挖乱采?

一位要求匿名的土右旗警方人士证实,居民楼爆炸案发生后,他曾参与专案组工作。当时,专案组对韩忠锋的三个矿点进行了堪量与航拍,并请资质单位对已开采区域予以评估。据当时调查取证,韩忠锋所属矿点均属私挖乱采。通俗的说,韩忠锋就是一个“矿贼”。

韩忠锋被捕后,检方是否指控其涉嫌盗采国土资源?这位警方人士表示,韩忠锋日前已受审,由于没有信息公开,检方指控韩忠锋的具体罪名有几宗,他不得而知。

关于土右旗境内存在非法储存、制造炸药的原因,包头市公安局曾对此作过定论。

居民楼爆炸案发生后不久,包头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包头市公安局联合下发文件——《关于对土右旗非法采矿、涉爆以及寄递物流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挂牌督办的通知》(包综治办发[2017]36号,简称《通知》),证实非法储存、制造炸药的深层根源。

《通知》指出,2016年12月,赤峰宝马矿业瓦斯爆炸致32人死亡事故后,按照内蒙古自治区统一安排,当年12月底开始,包头全市矿山企业全部停工整改,煤价在沉寂了很长时间后开始上涨,由于正规煤企不能供煤,市场需求又十分旺盛,受利益驱动,私挖乱采、盗采国家矿产资源的违法犯罪活动抬头,国土、林业等主管部门不能及时发现查处,刺激了非法爆炸物品需求,导致了非法制贩爆炸物品违法犯罪活动反弹。

《通知》还指出,易制爆危险化学品以及寄递物流安全监管工作存在重大隐患。土质炸药所用原材料,均为易制爆危险化学品,按照规定,只有具备许可或持有合法用途证明的企业才能购买。但从当时情况看,无论网上网下,都很容易获得。

离土右旗县城30公里左右,大青山腹地深处,清水湾村有一处煤矿采矿点,目前处于荒废状态。据多位村民和当地知情人证实,此处正是韩忠锋等人进行非法开采煤矿的矿点之一。

站在裸露的煤矸石层上,张锦兴说,像这样一个矿点,山体被挖得千疮百孔,国土、林业等部门能说没有发现?煤炭要卖出去,运输途中必须通过山下唯一煤检站,取得煤监出具的煤检票后才能运出山。难道煤监部门也没发现?

“多个调查结论证明,居民楼爆炸案的深层原因,并非管区民警玩忽职守,而是多个职能部门对私挖乱采现象不作为所致。”张锦兴说,有关部门启动追责,这是应该的。不过,追责名单看似多达60人,真正遭受刑罚者,却只有四个民警和一位村干部。“这样的追责,其实是舍卒保帅式追责。除固阳那位森林民警存在知情不报行为,我们四人都是在背锅。”

7月5日下午6点半左右,第一次庭审结束。

走出东河区法院,娄文魁透露,法官没有当庭宣判。至于结果,这位从警40多年、今年11月就要退休的老民警说:“等等看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哦,先森 2019-07-05

    活该,没一个好东西!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