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在行走|人心向美的扬美古镇

封面新闻 2019-07-04 17:18 30172

李思悦

前段时间去广西出差,办完公事在南宁市区瞎转了一阵儿。一日,某餐馆老板对我说:去扬美古镇看看吧,在那儿,你的好相机会“吃”点东西。

从南宁旅游散客中心去扬美镇约50公里,沿途,很多地段都被挖得坑坑洼洼的,灰尘在阳光中呈颗粒般流动,基本上是人到了镇子,身上也差不多像环卫工扫完大街,灰裹裹的。

还好,扬美古镇,这个阳光下的古镇驱走了我内心的阴霾。

扬美古镇始建于宋代,繁荣于明末清初。最初是由罗、刘、陆、李四姓建造。后来,随着时代发展,人心向美,更名为扬美村。

扬美镇三面环山,一面临江,古树参天,翠竹成林,一派田园风光。一座座青砖瓦的老宅犹如停泊在左江岸边的船只,星星点点的紫色小花点缀着水塘,鸭鹅浮在水面,塘边的两头牛儿缓缓地摇着尾巴。小巷里、老宅门口,无论老者或是孩童都神态悠然。这里平时游人不多,许多居民占道晒着农作物,他们不时揩揩汗水,笑吟吟地跟路过的熟人打招呼,二舅姨爹姑妈喊得脆蹦蹦儿的。

旧时扬美,“大船尾接小船头,南腔北调语不休。入夜帆灯千万点,满江钰闪似星浮”。徜徉在江边,我脑子里涌出千帆竞发、号子悠远的繁华旧景,一如梦回峡江,一个个有着古铜色皮肤的纤夫脚蹬砂石嗨哟嗨哟地拉着木舟,在激流险滩中讨生活。

水,是扬美镇的灵魂。有了清澈左江水的日夜陪伴,扬美人的生活从古到今显出令周边人艳羡的闲适意态。灌田浇树,用江水;淘米洗菜,用江水;游泳纳凉,用江水;冲街净巷,用江水;洗马刷犁,用江水……日夜不息的江水,映照的是摇曳不变的老屋,繁衍的是生生不息的乡民。

江河逶迤,总容易牵引出一个人的乡愁。我想,无论是我故乡的大宁河,还是眼前这南国广西的左江,都存留着暂没开发的残山剩水,这可能是还算有点良心的大佬们“留”下的最后一片净土……

扬美镇民风淳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浓浓古风穿行于大街小巷。镇民告诉我,人们如不小心丢失了东西,完全不用担心,失物很快就会回到他手中。此地治安极好,坑蒙拐骗之徒绝对寸步难行。去年十一黄金周,人流中,有个外地小伙想偷人家手机,还没跑出两步就被镇上几个青壮年放倒在地,眼看拳头要雨点般落下,小偷吓得跪地求饶:对不起我偷错地儿啦——不,再也不偷啦。我注意到,镇上好多人家门口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且都挂着一块小红牌,红牌上的五星画得越多,就表示主人家做的善事越多。据说这种风俗是从明朝嘉庆年间传下来的。

“咱们这儿讲究人心向美,天道酬勤,有事大家互相帮着,看不上那些好吃懒做的人。”金马街上,一位八旬阿婆笑着说。阿婆以前是镇小学的老师,写得一手好书法,退休后除了带带孙儿,还经常义务教授大伙写字画画,有时也在自家门口售卖点特色美食:槐花凉茶、蜜柚、私家糍粑、牛甘果、桑葚酒……都是她的手工“作品”。阳光在阿婆布满褶皱的脸上跳跃着,两鬓银丝在风中一颤一摇。阿婆口齿伶俐,性情开朗,比起我在四川一些古镇看到的整日愁眉苦脸坐在门口发呆的老人,她似乎更从容地拒绝了岁月的翻页,又乐颠颠接受了时光的滋润。

别了,扬美古镇。别了,一个被千年阳光分割出美丽光影的老码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