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刘光香:跳船与跳船鱼

封面新闻 2019-06-24 16:09 33719

刘光香(金堂)

我的家乡在沱江小三峡,我小时候经常和大人一起到沱江边用跳船捕鱼,这种鱼统称跳船鱼。

跳船,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因为现在很少见到了。跳船是1970年代末前,老百姓在江边用来捕鱼的一种常见的捕鱼工具。

跳船的形状与一般的船不一样,它是一条只有一米左右长的立体梯形状的船。跳船的安装很严格,首先要找好位置,安装的地点必须要有滩涂,滩涂的水流不能过快也不能过慢,不能过浅也不能过深。如果坡度不够,浪花度不好,鱼儿就不会来。

跳船安装完毕后,需要人看守。我小时候最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岸边的大石头上,欣赏跳船捕鱼的全过程。

上游滩涂的水,源源不断地从跳船下的挡板处喷涌而出,形成长一米、高0.1米左右的瀑布。很快,下游的鱼儿游来了,他们会在跳船下面的水域玩耍。一些调皮的鱼儿要去逗浪花玩,一不小心就自投罗网跳进跳船里。一条、两条、三条,小麻鱼、小鲫鱼、棒棒鱼等。鱼儿多时,半天就可捕获两三斤。

把鱼儿提回家,母亲分拣鱼,大一点的用来煮泡菜鱼,吃新鲜的。小的鱼儿就放在锅里慢慢炕干,做成鱼干,用瓦坛密封起来,等到捕不到鱼的时候拿出来吃。

这种捕鱼的季节一般在夏季,一年有3个月左右。技术好时,一年可以捕获30斤左右的小干鱼。这些小干鱼,是我们那个时代最好的营养物质。

有一天太阳很大,母亲和父亲去江边收跳船鱼回家,见路边昏倒着一位姑娘。母亲把她背回家,用凉水给她敷头,用缝衣针把她的指头挑破,放出血来。半小时以后,那姑娘醒了。

母亲问她怎么了,她含着眼泪说,她是半年前嫁到我们大队来的,因家里弟兄较多,没多久,他们就分家了。家里没分到多少粮食,她想找一些野菜回家添补到吃,没想到就中暑了。

母亲见她的脚是肿的,一摁就是一个坑。母亲问她是什么时候打的“牙祭”,她说是结婚的时候。母亲觉得她是缺营养。这时,父亲把刚熬好的鱼汤端了一大碗出来。

母亲说:“大妹子,快趁热吃,这跳船鱼的营养好,我怀孩子全靠吃它。”姑娘眼含热泪说:“太谢谢你们了,你们救了我,还给我吃的。”父亲说,没事,我们家跳船鱼多的是。

姑娘临走时,母亲把当天捕获的新鲜跳船鱼全部拿出来说,大妹子,这新鲜的跳船鱼晚上就可以煮到吃。我这里还有几斤干鱼,你都拿回家,十天半月吃一点。那姑娘感动得要给我母亲跪下,我母亲说,不客气,都是乡里乡亲的。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们江边人算是幸福的,跳船鱼干是我们的主要营养来源。十天半月的,大人会拿出一些跳船鱼干出来做菜吃,农忙时会天天拿来做下酒菜。

后来,下游建电站了,沱江上游形成长湖,从此后没有可以安装跳船的滩涂了,跳船和跳船鱼也淡出了我们越来越好的生活。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