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康永志:城际搬运工

封面新闻 2019-06-24 16:05 39086

康永志(成都)

近些年外出旅游,我脑际时常浮现年轻时回京探亲的情景。

那个年代,回北京往返都要带很多东西,提前一两周做准备。从成都往北京带的主要是四川土特产,有五粮液、剑南春、泸州老窖,有绿豆、蚕豆、花生米,有皮蛋、叶子烟,有竹篮、竹椅、竹席、竹帘等,秋冬回去还要带橘子、广柑等。

每次回北京,自己带的东西和帮别人带的东西加起来,总有10多个提包和纸箱。走那天,从东郊宿舍区到火车北站,要有三四个人骑自行车送我。到了火车站,要安排一两个人提着较轻的东西,先买站台票提前进站,抢占行李架,余下的人等检票时进站。

检票是最紧张的时刻,前拥后挤,争先恐后,我们扛着、提着大包小包,检完票像赛跑冲刺一样,以最快的速度在别的乘客还没有上车前,把东西放到行李架上。

把放在行李架上的东西摆放整齐,清点好数量,然后用绳子把大小包串在一起,以防丢失。仔细检查东西放稳妥后,我才和送我的人挥手告别。即使在寒冷的冬天,我的内衣也被汗水浸透了。

到了北京,前几天是分送从成都带回的东西,之后是采购带回成都的东西。往成都带的东西就更多了,有白糖、冰糖、水果糖,饼干、炼乳、麦乳精,肥皂、香皂、洗衣粉,猪油、罐头、细粉条,的确良、膨体纱、尼龙袜、布鞋,搓衣板儿、擀面杖、铁锅……除自己要买的东西外,还有不少是同学、同事托我买的。

回北京探亲,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是用来采购东西。在北京采购东西就像上班一样,每天在家吃完早点,就提着提包,带着采购小本儿,到前门、大栅栏、西单、王府井的大小商场选购东西,中午在外面随便吃点儿,晚饭时才提着提包回家。

从北京带回成都的东西更多,送站的和到成都接站的声势更大。最多的一次是1977年8月,我去北京出差。因为女儿是1978年出生,需要的东西多。在我保存的购物小本上,清楚地记载了那次带回的东西,仅说几宗大项:白糖30斤,红糖18斤,猪油20斤,粉条10斤,肥皂60条,洗衣粉15袋,还有其他东西,加上同学、同事带的东西,足足装21个包、箱,有一两百斤。

那次是6个人骑自行车送我到北京站,并通过同学关系,认识北京至成都特快列车上的一个女列车员帮忙,我们几个人提前把带的东西搬进站台,放到车厢的行李架上。

当年同事戏称我是城际搬运工。40多年过去了,往事仍历历在眼前。而今商品丰富,交通发达,人们再也不会像我那样辛苦和遭罪了。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