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骆驼:还好用吗?

封面新闻 2019-06-20 14:36 33319

骆驼(成都)

吃过晚饭,依然是先陪父亲摆些龙门阵后,我便背上电脑包,准备去侄女家住宿了。

父亲执意要送我们。走到桥头,父亲停下了,示意我们等一下。

父亲使劲敲着一个店铺的门,并叫着店主的乳名。待屋内的人大声武气回应后,父亲对我们说,去休息吧!

我们刚走出几步,父亲又说,早点睡哈,再忙,也要睡好觉。看电脑时间长了,对眼睛不好,你以后老了,就晓得眼睛的重要了。

我们连声应着,好,好。

这两年,加班成了常事。就连回到老家看望父亲,也必须加班加点,才能完成当日的工作。白天写稿,只要有电,就可以进行,我还可以在休息的间隙,与父亲摆谈。但晚上传文档,发邮件,必须依靠网络。父亲的住处没装无线网络,我们晚上一般都去侄女家住。

我不知给父亲说过多少次,我晚上要加班,最好在早上9点以后再叫我们吃早饭。

但父亲是以窗外天色是否大亮来决定叫我们起床吃早饭的时间。第二天早上7点,我们依然被父亲的电话叫醒。间隔不到3分钟,电话又响了。父亲说,过来时别忘了背上你的电脑。

心头虽有不快,但还得快速起床。父亲已是快80岁的人了,这么早做好早饭,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磨磨蹭蹭。

推开父亲家的房门,差点与往外走的人撞在了一起。那人高声说,这就是缘分了,躲都躲不开。

仔细一看,是我的同学侯攀。他中学毕业后,进了乡广播站工作至今。我猛然想起,昨晚,父亲敲的那家门店里,大声武气回应的,就是他。

见他大包小袋、手提肩背的,我忙叫他放下东西,吃早饭。

不了不了,老爷子留过我了。侯攀说,今天逢场,我必须马上回去开门营业了。

我说,那我送你下楼。侯攀说,行。

出门不远,我突然想起什么,问他,你这么早,跑到我父亲家里干啥?闭路电视又出了问题?你还是换点正规货,别老是整些歪货糊弄老百姓嘛。

侯攀停下来,扭着脖子看着我说,啥子闭路电视线路坏了哦,你是真不知还是装的?我说,真的不知道你去干什么。

侯攀长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你老爷子昨晚跑来敲了我两次门,叫我今天天不亮必须来给他安好无线网络。我说你都那么大年纪了,又不得上网玩电脑、耍手机,安装无线网络有啥用?

老爷子说,叫你安你就安,不得少你一分钱。老爷子要我在今天早上7点半、你们来吃早饭前必须给他安装好。这不,还是慢了一步。

侯攀又说,其实,上周,老爷子就叫我来给他安装了,他说你最近要回来,但我最近忙于扶贫新村集中居住点的网络安装,根本顾不上。

侯攀顿了顿,又说,你是大记者,本来我不该说这话。你父亲说,你们每次回来,因为家里没有无线网络,你们都要到侄女家里去住。我知道你是大忙人,你再忙,也不一定要晚上加班而不在你父亲那里住宿啊?

我快步跑回去,打开电脑。按侯攀留下的用户名和密码,连接着无线网络。

父亲说,这侯娃儿,笨脚笨手的,还是慢了一步。我本来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哎。

父亲凑过来,很认真地盯着我的电脑屏幕问道:还好用吗?

我趴在桌子上,急剧的抽泣声,替代了我的回答。

【作者简介】

骆驼,男,70后,作家、编辑。先后在《北京文学》《飞天》《百花园》等数百种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百余万字,著有小说集《红橘甜了》《原路返回》等4部,有作品被《小小说选刊》等多种选报刊转载并收入《中国百年微型小说经典》等上百种选集,《红橘甜了》《年猪肥了》《发报员刘菊花》等7篇被选入全国20多个省、市中考、高中语文试卷,并入选百余种中学语文教辅书籍。获第五、六、七、九、十届全国微型小说年度评选奖。全国小小说年度十大热点人物。中国中学生第十三届作文大赛评委。现为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副秘书长、四川省小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四川网络作家网执行主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