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溪·散文|梁爽:风是故乡柔

封面新闻 2019-06-20 11:12 34796

梁爽(成都)

今年5月,我回到家乡过农忙。年年都是这几亩地的收与播,交替着不一样的聚与别。金黄的麦穗在层层梯田里迎风起舞,守候与期待穿梭在庄稼地。

庄稼和人依然,只是多了飘飞的白发,还有凹凸不平的脚印。

5月的阳光特别辣,山村的风迎着我。斑驳脱落的土瓦房,见证了爸妈从青春一路走到黄昏的艰辛,那扬起的白发中没有一丝黑线,额头密密麻麻的皱褶收藏着岁月的芳华。

21年前的秋天,在这幢土瓦房里,奶奶在期盼中离红尘而去。当时爸爸哭着对我说:“你婆婆走了,以后爸爸就没有妈妈了。”我流着泪,紧紧地握住父亲那布满老茧的手。

从那以后,父亲、母亲总会在我回到家乡时,有意或无意地提起奶奶当年生病时的细节,好像怕我们兄弟几个将来做不到像他们照顾奶奶一样的细心、安心、耐心和孝心。

我虽然离开家乡30多年了,又何尝不牵挂父母的衣食住行,喜怒哀乐。为了能让父母安享晚年,2016年冬季,我想回乡建楼房,让父母搬到新家安享晚年生活,谁知老人一句楼房无法养猪养鸡,还说什么就是有法养,到处也是臭烘烘的不卫生拒绝了。我说干脆不养,跟我进城生活,爸妈总是一句“以后再说”告诉我他们的决定。

我知道,父母是不愿意给我添麻烦。可他们哪里知道,作为儿子,我多么希望他们多给我添点麻烦,因为今生为父子,来世又有多少机会再见啊!

老家土瓦屋坐落在半山腰的柏树林间。父母生养我们兄弟几个,全靠日出而作日落而不归的艰辛劳动,省吃俭用把我们拉扯大。我们长大后,都相继远行。

父母不愿让我们出生和成长的家荒芜,一直守护着我们的家。随着岁月的流淌,爸妈已经是步履蹒跚,依然用颤颤巍巍的身躯为我们兄弟几个守候着归途。

麦穗黄了一茬又一茬。爸妈总是在烈日下重复着播种与收获。山风诵读着爸妈从岁月的早晨走到时光的黄昏的故事。

刚忙完收割,天气预报有中到大雨,我不得不赶在雨来前离开曲折的泥土路返城。夏季烈日灼心,汗水发烫。唯有故乡的风最柔,最真。

【作者简介】

梁爽,籍贯四川梓潼县。有诗歌、散文、随笔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武警报》《华西都市报》《星星》《草堂》《四川文学》《星河》《四川诗歌》《都市时报》《文汇报》等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刊载。出版发行有个人著作《乡愁》等7部。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