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蒲善文:二爷的凉粉店

封面新闻 2019-06-17 16:23 33877

蒲善文(绵阳)

二爷叫蒲元发,他在家排行老二,因此晚辈都叫他二爷。

二爷是我们家的邻居,虽然姓蒲是同宗,但与我们家不同祖,早年不知从哪里搬来,就在我们大院安了家。

在父母和爷婆分家后,家里只有半间瓦房,只有楼下,是祖辈留给爷的,楼上属于其他弟兄的。

二爷对人很和蔼,特别对小孩很喜爱,对邻居也很关心。他知道我们家和爷婆分家后没有房子住,他家的房子较多,就腾出一间环屋,打扫干净后让我们住,也不要租金。

二爷在通往镇上公路的山岩边修了一间茅草房,在那里开了一个凉粉店。每天,他和二婆干完农活后,晚上回到家里就和二婆用手推磨,把泡了的豌豆磨成浆,筛了筛后将浆搅成凉粉,第二天早上挑到公路边上的凉粉店卖。

我4岁左右的时候,因孩子多,家里又穷,爷婆生病,家里大人、小孩大部分吃的是南瓜煮豇豆,红薯煮酸菜,有时连油盐都没有。

自从我们和二爷家做了邻居,门挨门很近,他对我们家很关心、很同情,每当做上一顿好饭吃,总要给我们家端上一碗。我长得稍大一点,父母整天忙地里的农活,又要照顾弟弟们,很少管照我。

我知道二爷在大山旁的公路边开了一个凉粉店。一次,我沿着大院右边山梁的小路,一瘸一拐地慢慢走上山嘴,再从山嘴折回来,一步一步地爬上10多级的石梯子,再爬上山梁的小路,沿着大山背后的小路走到公路边上,来到二爷的凉粉店。

二爷见我去了,向我招招手,亲热地叫我:“善娃(我的小名)来”,我也乖巧地叫他二爷。他叫我坐在长条凳上,用小碗给我打了半碗凉粉,放上葱、姜、辣椒油、醋、盐和蒜泥叫我吃。我也不怕辣,吃得很香,很有味道。

孩子的心灵是单纯的,也是无知无奈的。有了第一次,就不愁有第二次。我每天早上吃完饭后,父母下地干活,我都沿着这条山边的小路,一瘸一拐地走上山梁的山嘴,折回再爬上石梯,再顺着山岩的小路走到二爷的凉粉店。

每次二爷都向我招手,用小碗给我打上几条凉粉,然后放上香料让我吃。我不知道我吃了二爷多少次、多少条凉粉,也不知道我沿着这条山弯弯曲曲的小路走了多少回,爬了多少级石梯,走了多少里。现在想起来,实在惭愧。

那年冬天,快过年了。二爷突然生了几天病,病故了。从此,二爷的凉粉店关门了,再也看不到二爷在公路旁卖凉粉的身影了。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