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庞济韬:宝塔糖

封面新闻 2019-06-17 16:28 34632

庞济韬(通江)

宝塔糖没什么好吃的。放到现在,哪个小孩子要吃它才怪!那是什么味?有点苦,有点甜,还有好大一股药味。它就是药,名字再好听,还是一种药。

不过,视药如仇的我们,却对它讨厌不起来。一年吃不上几颗水果糖的我们,看到它那硬梆梆的样子,又是街上买来的,自然就归入高级的一类,家里自做的麻糖、米花糖啥的,就等而下之了。再说了,它的外形也颇讨喜,底圆上尖,像不像宝塔不知道,像一个黄黄的小小陀螺那是无可置疑的。

大人买回来,随随便便一放,说,一天莫吃多了,是打虫的。打虫?再问,大人就不肯详说了,含含糊糊,只说吃了这糖,肚子以后就不会痛了,灵得很。院子里阳娃子有一次肚子痛,在地上像个碾磙子滚来滚去,喊得院子下面陡咀子住的人都听得到,太吓人了!

有糖吃,又治肚子痛,好东西啊,管它虫不虫的。

吃时就觉得有点怪,哎,咋有点像吃药。到底还有甜味,心里总是高兴的。吃完,偷偷拿一颗到院子里的小伙伴跟前去显摆,却惊奇地发现,他们都有这种糖吃,一个个眉开眼笑。好奇怪,平时买盐买火柴都算了又算的大人们,突然这么舍得。

吃了糖,游戏都格外有意思。正闹得欢,肚子就不太平了,里面好像有动静,再过一阵子,什么东西在拉屎的那地方拱,好痒。赶紧跑厕所。这一蹲,把自己吓坏了,从肚子里拉出来好多虫,像一节节的粉色小塑料管子,两头尖尖的,有的还在动。天啦,真恶心!突然明白了大人说的话,这糖,真是打虫的。

拉了虫,小孩子再见面,表情就丰富了。有的不好意思,有的挤眉弄眼,有的咯咯地笑,个别胆小的女孩子,拿手抹眼泪,哭了。大人呢,知道了我们的“成果”后,都挺高兴,接着吩咐我们,继续吃,把肚子里的虫都打出来,以后肚子永远不痛了。

还吃不吃呢?这是个问题。吃,肚子里还要出来一堆堆肉肉的小虫,这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不吃,那又吃点啥好呢,没有东西哄嘴巴,日子就寡淡寡淡的。

最后,在口水的刺激下,每个家里的宝塔糖都被小孩子解决掉了。嘴特别馋的,几天就把糖吃完了。当然,大家也拉了许多许多的虫。

印象最深的是,大家正蹲着玩抛子,一个比我们大两岁的孩子,突然站起来向自家猪圈方向跑去。很快,他捏着一根又细又长的虫,一脸坏笑地疾步走来。大家发一声喊,一哄而散。这家伙本就顽皮,这下更得意了,他高高拎着这根还在扭动的“宝贝”追得大家鸡飞狗跳。

人的肚子里,怎么可以住那么多虫?想想,都觉得害怕。如果不是宝塔糖,它们是不是还要长,长得像肠子那么长?它们不但住我们的,还吃我们的,真过分!

要知道,我们的童年奔走于青山绿水,不缺欢乐,不缺灵性,就缺油水和零食的滋润啊。这些虫子再来和我们抢吃的,难怪我们都长不胖了。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