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向雏:小陈

封面新闻 2019-06-17 16:41 34542

向雏(成都)

那是1990年代初的事情了。我和几个朋友在城南一个濒临倒闭的国营厂里租下厂房,创办了一个小型的生产企业。

创业初期,我们招来8个工人,这些小伙子全都来自农村。工厂慢慢走上正轨后,我们又从劳务市场请来一位漂亮的女孩儿:婀娜多姿,浓眉大眼,微微上翘的嘴角自带几分笑意,浑身散发着来自田野的青草和野花的气息。

我们都叫她小陈,她的主要工作是给大家做午餐,下午再去车间帮着做些轻松的活儿。小陈的到来,让车间的气氛活跃起来。我在楼上,常常听见车间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

每天上午,小王会见缝插针地跑进厨房帮小陈摘菜、洗菜、切菜。我们都以为小陈会顺理成章地被小王的诚心打动,最终接纳这位可爱的小伙儿。可是,后来车间里又渐渐传出风言风语:小王能帮小陈买那么多时尚衣服和高档化妆品吗?

一天,几个小伙打闹着经过办公室:“莫想头,太莫想头了!”透过窗户,我看到了小王那张沮丧的脸。从此,小王再也没踏入厨房半步。小陈呢,每天照样打扮得花枝招展,每次去厨房打饭时,我都能从饭菜中分辨出水蜜桃味道——那是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

我们租用的国营厂房里还有一家印染厂,车间就在隔壁,员工比我们多不了几个。老板是香港人,个子不高,身后常常跟着一个女秘书。老板经常去车间巡视,每次听他用蹩脚的普通话大声给工人吩咐工作时,我总忍不住笑。

一天中午,从印染厂的车间里走出来3个头顶卷发,身穿花衬衫,脚蹬尖头皮鞋的中年男人,每人手持一个大哥大,他们是香港老板的生意伙伴。

车间楼上的办公室旁有3个房间,其中两间是小伙们的宿舍,另一间是我和小陈的房间。几个香港人出现的那晚,宿舍里不见了小陈的身影。我去敲了旁边两间宿舍的门,小王说:“她下班后就出厂门了,打扮妖得很哟,不晓得去哪儿了。”

半夜,小陈轻飘飘地回来了,满身酒气,晃晃悠悠的,倒在床上,衣服未脱就把身体蜷缩进了被窝。清冷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户洒在她身上,朦胧中,她背对着我,肩膀在轻轻地抽搐。

第二天清早,小陈忽然吞吞吐吐地说她家里有急事,要辞职,这让我有些莫名的不安。小陈要离开的消息,惊动了所有同事,滴滴嗒嗒的秒针,没能留住一个中午。小陈在爆裂的阳光下,走得很决绝,头也没回一下。

小王难过的表情,谁都看在眼里。

中午吃盒饭时,小伙子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说来说去,都与那几个外地人有关,尤其是那个头上抹得油光水滑的家伙,多次从车间里叫走小陈,有人亲眼看见他给小陈戴上一圈金光闪闪的项链……

时光荏苒,那些旧厂房早已不见踪影。每当路过此地,我心中始终难以抹去小陈的影子。那个月光飘缈的晚上,我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