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闻成都丨青年舞蹈家余尔格:突破框架 用肢体语言表达自我(上)

封面新闻 2019-06-11 15:36 35123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起光,走。五六七,哒哒哒”、“快,这个胯绕的有点肉,再快一点”、“上一遍非常好,很投入,让人感觉到了你的执念……”六月的成都骄阳似火,而比骄阳更火的,是青年舞蹈家、国家一级演员余尔格对舞蹈的热情。

余尔格

在现代舞《时轮》的排练中,余尔格身体收缩、延展,大跳、跌落,摆荡、抖动、旋转,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细节,娴熟认真,恰到好处。

6岁学舞

在自律和汗水中成长

6月3日,一个阳光灿烂的的下午。成都磨子街一间舞蹈室里,传出一道神秘又紧张悬疑的音乐。推开门,余尔格正和三位舞伴一起排练着由她自己编导的暗黑系舞蹈作品《时轮》,通过舞者肢体不同状态,表现出在不同的人生时间段上的变化:“一个时过境迁的生命轮转,一条快要靠近彼岸又渐渐折回的路。”

《时轮》剧照

余尔格渴望用作品展现自己对舞蹈的感受和想法,《时轮》是她继《偶然》之后的第二部个人编导作品。这部作品里,凝结了生命、人性、欲望、性别、回归、时间等众多元素,是对于自我,对于回忆,对于他人,对于两性在青年,中年时间,时间流转的一个思考和表达,就像史蒂芬•金说的:“人生就像一个轮,总是转回开始的地方。”

余尔格个人编导作品《时轮》海报

如果让“舞蹈之轮”回到开始,那是1993年,余尔格6岁。为了纠正走路内八字问题,她报名舞蹈业余培训班。第一天上课,优美灵动的舞蹈就在余尔格心里扎下了根。接下来的练习,她的舞蹈天赋被开启,一手一脚,专注认真。学舞是孤独的旅程,但余尔格沉醉其中。小小的她对于这种“磨练”乐此不疲,她表现出来的毅力连大人都惊叹不已。11岁,余尔格考入四川省舞蹈学校(现为四川艺术职业学院附中)。在这里,余尔格如饥似渴的吸收着专业舞蹈知识。

古典舞、民间舞、芭蕾舞……专业、系统地学习了五年,余尔格跳进了有着“舞蹈奥斯卡”美誉的第七届全国舞蹈“桃李杯”大赛的赛场。舞台上,16岁的她凭借高难度独舞技巧组合《咬定青山》、群舞《岁月如歌》(领舞),以近乎完美的演绎,一举拿下少年甲组独舞一等奖、古典舞群舞一等奖。随后,第六届全国舞蹈比赛一等奖、第八届全国桃李杯舞蹈比赛青年组二等奖、第九届全国舞蹈比赛一等奖、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杯”舞剧舞蹈诗获荷花奖等各项殊荣纷至沓来。

余尔格

韧劲十足

23岁独闯异国他乡

“从对舞者传统的个子、身高、形象等要求看,我没有很好条件,不是标准那种。”的确,以专业的眼光,比同班同学个头小了不少的余尔格,并不具备一个职业舞蹈演员所需要的苛刻外在条件。甚至刚到舞蹈学校时,娇小的她在上课站队时都被安排到教室的角落边。但很快,余尔格的刻苦、认真、爱思考,引起了专业课老师的注意,站位也慢慢从教室角落调到中央,成为班里的佼佼者。

“我没有什么成功秘诀,就是不断地学习,不断重复,不断地想。”为了让自己的柔韧性更好,余尔格常常忍着疼痛,把腿、腰、肩、脚背压到非正常状态;为了让自己的技巧更加娴熟,她一次次的练习,一次次摔倒再爬起;为了让自己的表情到位,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她都会对着镜子练习百次千次。正是这股子韧劲,让纤瘦娇小的余尔格练就了一身真功夫。

因为出色的表现,2006年毕业的余尔格留校任教,主要担任舞蹈基本功教师。她一边教学,一边获得了更多邀请和机会。201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余尔格受邀到法国演出。那年,她只有23岁,不懂英文和法语,背个背包就“闯”进了陌生国度。“我还是挺幸运的,同行的有位马来西亚舞者,他会双语,经常帮我翻译,帮助我很多。”

在国外跳了一两年,余尔格决定到法国留学。“那时我已经开始学英语了,正当我的英语水平开始进阶的时候,联系好的学校告诉我说是全法语教学。”听到这个“噩耗”,余尔格差点放弃留学机会。但对舞蹈的热爱,让她决定继续坚持。“我重头开始学法语,周一到周五在学校上课,周末学10个小时法语,9个月后,考试过了基本线。”

《时轮》剧照

成功考进法国图卢茨CDC进修的余尔格,才上完第一节课就哭了,“完全听不懂。”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月,好在舞蹈有很多肢体语言,余尔格慢慢吸收、提高。“当你可以沟通之后,会发现特别精彩。”近十年来,她一直与法国艺术家合作,是法国Zerep肢体戏剧舞团的职业舞者。“《时轮》之后就要去巴黎驻留待三个月,做一个30分钟的独舞项目,和一个双人舞作品排练。”

语闻成都丨青年舞蹈家余尔格:突破框架 用肢体语言表达自我(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