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胡炎:嫦娥

小小说选刊 2019-06-11 11:04 30070

胡炎/文

嫦娥是我学姐。

大家别误会,此嫦娥并非广寒宫里那位艳绝天地的仙子。她姓“常”名“娥”,不用说沾了仙子的光,大伙儿索性把她的姓氏也改为女字旁了。

我从小学到中学,女生中叫“娥”的还真不少,像牙齿错落得很有想象力的刘娥、塌鼻子的方娥、头发像狗尾巴草一样的黄娥、姓如其人常闪腰岔气的高个子高娥……唯独常娥她娘送给女儿的这个“娥”字别出心裁。等到懂事以后,一听别人唤她“嫦娥”,我这位后来的学姐就禁不住脸红,暗地里直怀疑娘给她起名时是否正痴迷于《西游记》。

嫦娥对得起这个名字,人美得脱俗,气质更是清雅高贵,说是孤傲也不过分。高中到大学,追求她的男生如过江之鲫,可她对他们吝于一瞥;工作以后,各方男士争相示好,她照样视若无物,仿佛全天下的男同胞都是猪八戒的兄弟。

我和嫦娥相识是在我进入单位不久。嫦娥在机关人事科,我在二级机构搞业务。有一次嫦娥抽我过去帮忙整理材料,一直忙到晚上10点钟,早已饥肠辘辘。嫦娥请我到夜市撸串喝啤酒,我一直低着头不敢正视她。原因很简单,本人其貌不扬,比猪八戒也好看不了多少,所以在女士尤其是漂亮女士面前自卑是与生俱来的。

嫦娥把脸喝红了,随口问我:“你是平阳学院毕业的吧?”

我点点头,鼓起勇气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开出两朵桃花,更是妩媚得让人大气也不敢喘。

“我是你学姐,比你高三届。”

我惊诧不已。实话说,她看起来至少比我小5岁,让我对自己少年老成的面孔自惭形秽。见我狐疑,她补充了一句:“咱俩同岁。”瞧瞧,这不更叫我无地自容了吗?我不仅少年老成,还是资深的留级大王。如此这般才貌悬殊,我给嫦娥提鞋都没资格!

后来话题转移到了写作上。我这才知道嫦娥是一个忠实的文学爱好者,她曾想把“常娥”这个名字改了,比如改成“常青”“常红”,甚至因为从小喜欢桂花而差点儿改成“常桂花”,后来听说这是一个热干面的品牌,遂作罢。

咬文嚼字是我的专长,我一改矜持就“娥”字打开了话题:“娥自古即是貌美女子的象征,本义为王族女子,或贵族女子。《列子·周穆王》有云‘娥媌靡曼者’,姣好是也。学姐名唤嫦娥,自有清丽贵雅之气,用作笔名亦是再好不过。”

嫦娥如见知音,一个劲儿点头,脸上也有了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打这天开始我和嫦娥就熟络起来了,她工作之余写了不少豆腐块儿,常一脸真诚地请我“斧正”。遗憾的是,我这位“神仙姐姐”哪儿都好,可就不是写作这块料儿。我一次次违心地“欣赏”,却没法儿把她的文字搬到报屁股上,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好在嫦娥有自知之明,笔耕了两年后,偃旗息鼓,只要求我有新作让她先睹为快。我把作品送给她时总谦恭附言:“请学姐批评!”嫦娥看后也总是一句一成不变的评语:“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这让我不由联想起核桃,外表像个老太太,里面可都是好玩意儿。因此,本人虽然与白马王子无缘,却可以“核桃王子”自喻。

一晃几年过去了,女孩子扛不住岁月,嫦娥说话间就“奔三”了,大有希望升格为“剩女”。我知道追求她的人春夏秋冬从未间断过,像那些门第高贵的、财大气粗的、貌比潘安的、高知海归的,人人都眼巴巴地翘首望月,巴不得变成嫦娥怀里抱着的那只兔子,可她就是不为所动。嫦娥娘不干了,老人家急呀,这么个金枝玉叶要是耽误了,那不光是可惜,简直是暴殄天物嘛!

秋天的一个晚上,我刚撕开方便面的包装袋,忽然接到了嫦娥的电话,她说她买了几个菜,一会儿到我这儿说说话。末了,她嘱咐我:“准备一瓶好酒!”

学姐一声令下,我忙连三赶四整理了我的狗窝,在餐桌上铺了一面崭新的绒布床单,洗刷了三遍餐具,又去楼下买了瓶价格不菲的白酒。一切就绪,嫦娥到了。

见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我也没敢多问。嫦娥把酒杯推到一边,抓起酒瓶就往茶杯里倒,和我“咣”地一碰,不容分说仰脖干了。乖乖,这架势是要一醉方休呀!

我说:“慢点儿喝,学姐。”

嫦娥的眼红了,又干了半杯,酒红爬上了双腮。嫦娥说:“开电脑,我要看《西游记》!”

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因为我这位学姐一向不喜欢《西游记》,大约还是与她的名字有关。既然现在学姐一反常态,还带着酒劲儿,我只能顺着她,忙从网上搜出电视剧《西游记》。看着看着,学姐情绪上来了,指着显示屏说:“看见了吗?什么唐僧,什么孙悟空、沙悟净,什么各路神仙妖魔鬼怪,他们个个爱显摆,个个能装腔作势,个个都讨厌!”

唉,我算是明白了,嫦娥不愧是嫦娥,她眼里哪有“王子”呀!她是高处不胜寒,我是旱塘鸭子没水喝,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正感慨时,学姐突然语气大变,换上少有的温婉娇柔:“还是人家猪八戒能吃能喝、敢爱敢恨、有情有义,真性情真男人!”

我瞠目结舌,闹了半天心比天高的学姐爱的是猪八戒呀,这也太离谱太幽默了吧!我向嫦娥报以傻笑,嫦娥指着我的鼻尖问:“告诉我,那次我高跟鞋的鞋跟扭断了,你为什么要背我?我加班误了饭点,你为什么要给我买饭?那年在外地我被无赖欺负,你为什么要替我挡拳,连鼻梁都被打断了?”

我脸烫得像鏊子上的烙饼,嗫嚅着说:“因为……你是学姐嘛。”

“好吧,我是学姐!”嫦娥蛾眉紧蹙,“那你告诉我,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谈对象?”

“我……凑合着谈了个……”

“什么?”嫦娥大惊,“她是谁?叫什么名字?”

“她……她叫高翠兰。”

哪料想嫦娥勃然大怒,一把拎起我的耳朵:“是高老庄那个吗?你给我听好了,地球上没有高老庄!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叫猪——八——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fm2361r~ 2019-06-11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