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 美丽中国·国良地名诗选

封面新闻 2019-06-09 13:01 35892

诗人陈国良

□陈国良(北京)

之一 慢时光

一个盆地
一座天府
把历史载满
也把时光攒的满满当当
不管屈辱还是荣光
总不愿溢出少城的围墙

宽窄巷

日子缩成两三千米长
东边刚要日出
西边还斜挂着昨日的夕阳
一个慵懒的少妇
脸上抹着今天的香粉
发梢还留着少女时的花香
缠绵的情侣
刚要抬起前脚
又赶上昨日的后跟
栓马桩把一匹匹奔跑的日子
温顺地拴在静静的灰砖墙

恺庐门头

能否镇退各路妖魔
把少城的劫难一次次挡在门外
德门仁里
把生活泡成一杯竹叶青香
老井的水
只泡峨眉山的茶
蒙满八旗的满城
恋上巴蜀的青砖小瓦

我想收起这拖拽一地的慢时光
去穿越酣睡千年的老城墙
弥漫的茶香
搀着四季
搀着我
轻抚西华不屈的脊梁

之二 宣汉印象

揭开尘封的黄土
历史的返程
被演奏成一路马蹄嘶鸣
4700年的文明
迁徙在巴山巴水
尚武和剽悍
从高山峡谷植入血脉

薅草锣鼓
一年一年把春天点燃
撩得少女心醉
也唱得百花纷飞
把千年之恋吹送到眼前
巴山背夫
行走在秦巴古道
一声声号子
击穿一程风雨
一滴滴汗水
牵出一路山花
千百年来
牵肠挂肚的亲人
守望成马渡石林

回乡的汉子
跪倒在笔架山下
亲吻故乡的味道
离家的少年
把一朵山花带走
种在梦里
想家的时候
青山古城就会盛开

之三  达州印象

踏上这块土地
脚下还在发烫
枪炮在群山轰隆回响
这片血红血红的群山
被春雷唤醒
树木和山石忠诚地见证
良知向长眠的英烈致敬

血性阳刚
喷张巴人的信仰
重情重义
挺起巴山的脊梁
土家的歌谣
行走在巴河之上
万籁俱寂
且听马渡情歌在世界中心对唱

纤夫的号子
踏着州河的平仄
深情的河水
默送着远去的马影
一轮朝阳升到晨钟悠扬的高度
越过古老的传说
一个新的神话贯穿时空
以汉唐的节奏
奏响东方神韵

之四  红旗渠

到了太行山
才发现是它擎起这片赤霞天
到了红旗渠
才知道银河是从这里落九天

走进蜿蜒的大峡谷

如同走进久远的历史隧道
焦渴的风雷
撕裂了干枯的山川
我仿佛听到人们在祈祷
太行在呼喊
贴近深沉的天河
仿佛走进当年激情豪迈的画面
我听到锤在敲,钎在钻,炮声震翻天
10多个战天斗地的寒来暑往
巍巍的太行系上了蓝腰带
清冽的渠水洗净了万年灾

我把1500公里长的红旗渠抚摸一遍
水中映射着50年前的汗水、泪花和信念
渠水,因为昨天的热血而不息奔腾
我把1500里长的太行山
从北到南抚摸一遍
山体到处都在激荡着春天的律动
群山
因为明天的梦想而托起蓝天

想水、盼水、求水、找水
是林州人千百年生命的求索
水,给了这个地方最深最疼的记忆
水,也给了一个民族最坚最韧的力量
今天
一群群黄皮肤黑眼睛
正沿着一条渠的名字跨步向前

回望历史的长河
我总愿把低头当成一种仪式
同样,在这甘冽的渠水面前
我们要把头深深地低下
在我们抬头的瞬间
不要忘了曾经低头的千百年

之五  济南的秋天

深秋
被满城的泉水拦在黄河以北
夜晚
虽然看不清银杏叶几成黄
但能感觉垂柳已不再深绿

比起济南的冬天
我倒是愿意秋天多待些时日
不为山脚下虚伪的温晴
缘由那由绿而黄
由黄而红的枫叶
给乌涂的城市
带来一些清爽和色彩

枫叶没有红
倒是红了小龙虾
空气有些迷醉
趔趄地跳着广场舞
游走在黑虎泉,护城河,青龙桥
星星带着口罩
不说话

我静坐在大明湖畔
你我之间隔着一层雾
四面荷花一片残
三面柳色半树荫
满城山色云雾里
半城湖光旧梦中
虽然揉红了双眼
回忆起了从前
却看不清眼前

这片宽厚的土地
总想把自己奉献出来
却寒酸得衣不蔽体
满腹愁怨顺着泉眼汩汩地涌出
要流多少年
得看你能让她爱多久
但我知道爱得太久也会心累
趵突泉的水柱已有了疲惫

护城河的水
流的有些让人心疼
虽然清澈见底
也印不出一轮镶银朗月
幸好还有小草在坚持大慈大悲
灵机一动
河里露出风的微笑

我仍然要感谢半黄的枫叶
还有清澈而深情的泉水
让我不至于跑到英伦
去看伦敦的冬天
阳光晌情小雪在天空
绿水藻蓝水晶在水中
我最担心
风一来,城就空
秋依然没有睡熟
岁已近冬

之六  要死的渤海

渤海湾的浪
打在了我的腿肚上
没有冲击力
我感觉到了她的疲惫

一层带油渍的水珠挂在小腿的汗毛上
又无力地流回到了海里
我承受不起这哀叹
原想和她来一个拥抱
却变成一场凄离
蜿蜒的海岸线是她的愁眉

是佛动了凡心
在海岛种下一片菩提
潮音寺的方丈
如今听到的不是潮音
是半夜里海的哭泣

渤海会死吗
鱼虾早已迁徙
是谁偷走了她的活力
望着漫天的雾霾
我紧紧扶住心中微倾的菩提

之七  月色西塘

谢谢夕阳
终于落在山影如岚的沟塘
这个月夜
是否也是等待了千年
静悠悠地照见黛瓦粉墙
照见我轻倚廊桥漏窗

我拼凑起橹桨搅碎的月亮
轻轻地安放在睡莲近旁
陪我在柳岸散步
穿过碧玉环
迈过马头墙
踏着青石的平仄
从西街相牵到望仙桥桩

麻石穹起的永宁桥
经历的风雨填满河港
把意犹未尽伸向北栅街,伸向烟雨长廊
却把如月的身影终身托付给了烧香港
月下晾晒一地旧事
任由世人凭栏弹唱

古宅檐口的瓦当
一片是滴水流云
一片是花边雕吉祥
屋顶上飘摇的瓦草
把岁月守成往事
一串两串流进荷塘

身着青衣布衫的摇橹女
有理由把古风当流行哼唱
把晓市早客摇到凤桥茶庄
酌二三两酒酿
听三四曲评弹
船上依着南泓夜泛的姑娘

我曾把影子留在河弯
月亮照见自己在水中央
偶或,我会想起西塘
西塘,是否会想起我
无廊桥,不西塘
无月色,不梦乡
昨夜,是谁月下凭窗
谁又遗梦西塘

之八  海南秋思

秋分
风从北吹到南
并没有因为来自北方
而撩动南方的心
海南
不仅是海之南
也是天之南
始终保持着与北方的距离和温差

多想带来一瓦秋霜
哪怕只染红一片叶
也好留下我的相思
不至于所有寂寞都是那么冷清

多想带来一弯秋月
哪怕只照见窗台一角
也好触摸从月光折射来的故乡
聊解心中的寂寞和忧伤

在海南思念寓居的北方
在北方思念南方的故乡
回了故乡却又想念心中的远方
是故乡在变
还是心在他乡

窗前,月夜静思
浮云像北雁南飞
南方可是大雁的故乡
风吹云散
风是否又去追逐下一个梦想
原来,故乡不是南方北方
是心不再流浪

之九  七里山塘

一条街
挂着一路灯笼
一条河
流着一港故事
一座拱桥
放过一江秋水
也宽恕了一江孽债

是谁给了你山塘七里
又是谁炮制了七里传说
本想亲偎传说中的你
却不小心坠入你的诱惑
像灯影一样
纠结在午夜的月波

是人们宠坏了你
让你成了夜不归宿的美人
一次一次的撩拨
一夜一夜的迷情
温氲的酒吧
传出了颓圮的声音

我跳不出这个传说
就让传说装满这条河
来了自然要走
走了自然会来
来的都是一个个脚步
离开的是一双双翅膀
留下的是一串串孤清

你没有招惹红尘
是红尘飞扬着你的传说
深夜
你用河水
把泪与全身
一遍一遍地洗刷

之十  福州那枚印

冬天
榕城的雨依然透着绿
穿过浮云陌陌地滴下
被温润一程
一滴落在榕树叶
一滴落在三角梅
一滴击穿我呼出的气流
飘过一丝陈年茉莉的味道

翻开一本书
嘈杂的过往静默如冥
读书声,江湖调,马蹄疾,战舰鸣
被艺人制作成软木画,寿山石刻,脱胎漆器
从笔尖刀尖上滑落
有了方言,腔调和韵律
还有海战,条约和屈辱的泪

三坊七巷
是一本倒扣在古城的线装书
泛黄的线
泛黄的纸张
拢着一沓泛黄幽深的岁月
一座宅迎送了几多兴衰
一条巷辉映着多少荣辱
一片坊维系着几多朝代
一个水榭戏台传唱了多少离合悲欢
历史的星空坠入湖中
在千秋万代被戏说的场合
许多的故事来不及触摸
被一一忽略

冰心提着小桔灯
惶惶走进林觉民的老宅
照见行楷书写的与妻书滴有泪斑
林才女的人间四月天
被古榕树裁剪出新式的浪漫
严复把天演论
刻在失落的海防线
透过虎门销烟
有人看清了世界
也看见天空中的倒影是多么悲悯
黄宅陈院的五科六子
捧着黄陈经典走进殿堂
又把文脉延续在宽窄不一的坊巷之间

马鞍墙头和屋檐翘角的彩绘
倒叙着妈祖的故事
青石将天井收留的风雨悉数导入沉默的大地
不管什么气候
二梅书屋总能溢出袅袅诗词古韵
不论什么色光
都无法映射出雕花隔窗褪去的漆光
坊巷墨香
熏染出一幅幅雍容典雅
尽在夕阳里抵御流年噬伤

游人如织
灯市如昼
南后街的红灯笼
拽着午夜的星光潇潇而下
坊巷在喧嚣落幕中恬然入梦
我游走在西湖左海
又是一夜朦胧
晨曦中
那片坊巷
被时光镌刻成一枚汉唐风骨的印章

再一次把海撑到无垠

之十一  七仙岭

是哪朝哪代
天廷把你们派遣至此
佑护那片生灵
一守就是千万年
是哪一次地壳运动
把你们送入云端
守着那片天地
一站即成永远

本想来岛上看海
却拜倒在你的膝下
一步一步往上爬
不是为了征服
只想拾级而上
细数你的沧桑

越过一个个山坡
也是跨过一个个心坎
哪怕可以继续攀爬
但越不过心中最后一道
不想登顶成峰
动摇你千万年的坚守

你的位置在高处
我的远方在心中
感谢你的坚守
让我看到了更远的远方
浮尘尽去,一如眼前

一座又一座的高山
不会激发我的心潮
我的山峰
崛起在心中
不想无休地攀爬
跨越只是幼稚的憧憬
抬脚迈过心坎
守心即成高峰

之十二  烟雨同里

未到江南
仿佛注定有一条路径
让我在久经千年的穿心弄鱼行
脚下
历史的足音在哐哐回响
注定有一个倒影
让我在三桥柳岸边痴恋
河中有摇橹不息的乌篷船

雨点河面
一圈一圈的涟漪
皱褶了老船家迷离的视线
南园茶社的馨香
缭绕了百余年
对岸
过街楼的红灯笼
映红了浣衣姑娘的脸
也映红了南行晓烟一片

雨梳粉墙
一滴一丝都不见
是飘离了视线
还是收进了叶茵的顺适堂诗卷
脊角黛瓦升起了曼妙云烟
屋檐,墙线,弯曲的河岸
寥寥数笔
勾勒了烟雨江南

退思园的檐角依然上翘
湖光山色依旧素雅清丽
今凭秋雨之绵薄
岂识畹香之退思
枕河而居的同里
被五湖温婉地环抱
烟雨同里
也温婉了如梦江南

缘聚同里
似梦回故乡
烟雨河弯是笛音绕愁肠
披雨而别
如远嫁他乡
东溪望月
仿佛泪眼觅故乡
雨中
我以淡淡的轻愁
为水墨同里评弹伴奏

无雨,不成烟
无烟雨,不江南
无江南,不梦牵

作者简介:
陈国良,江西丰城人,笔名良言、北斗、星北斗,爱好文艺,文学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日报》等刊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